〈出家〉(我一直想問高雄縣旗山人 思想邏輯有問題的是誰!?)

〈出家〉(我一直想問高雄縣旗山人 思想邏輯有問題的是誰!?)


〈出家〉(我一直想問高雄縣旗山人 思想邏輯有問題的是誰!?)




〈出家〉

出山的時候,手機的皮套些許稍微蔭影地掩蓋住了攝影的鏡頭自動對焦的同時也運轉了光源不足的夜間攝影功能啟動手電筒從鏡頭映射出萬丈光芒打在皮套映射出總是泛黃赭舊的相片上方。

雨絲,飄零。

在南下的尊龍客運中,反復地檢視著留影;彷彿命運之神早已預示了這是一趟沒有結果的旅程,一切的述說都是無力可回天。

背光的相片。從桃園中壢到馬祖;在非洲豬瘟成為全民警戒的今天,偷渡的不只是蒜味臘肉,而是自己。

小明自己。

從屏東潮州搭乘區間車到高雄火車站,出站不再是過度時期所走的那一段長長天橋仿似風景名勝地(沒有連鎖牛肉麵店的偏鄉)天空步道瀏覽名山大川蒼穹視野無盡與萬化冥合氣吞八荒睥睨六合心中默唱著鄧麗君〈情人的關懷〉(……妳曾經告訴我/光陰不再來……)一邊環視鐵線紗窗外高雄市火車站的施工現場。

不再是了,高雄市轄內火車站已經全面地下化了。

日前的新聞是:三年內的台灣搭蓋了八十座彩繪村、十三座天空步道、四座玻璃教堂,尤其內地南投就號稱有五座天空橋。

那些不斷增生的偷渡。

世界盃足球賽和蹴鞠?比薩被偷渡成武大郎的豬肉餡餅?原本在巷弄中的巷弄中的大台北士林夜市偷渡了古人的市坊分離遷徙橫的移植到了廣場集中再縱的繼承為我鉅高雄(比較大)的凱旋夜市後來併入了鳳山青年夜市?

轟隆轟隆的工地聲響隨著日光投射在穿梭如織旅人身軀上溢出了狼狽相疊的身影不斷不斷地無語置焉彷彿始終無法踰矩,這一方水土,以前也有過別人的身影吧?如同無法精準地描繪出旅人的神情,身影所貼附的過往依詐曩昔,也無從知影。而我們正行經其上,所欲抵達,所謂出發。工地之外,巨幅的廣告看板旅館休憩。

(真正被看清楚的是旅宿棲居窗口望出的外面?)鄧麗君這首國語吟唱,其實是改編自日本歌曲出於自己心口的〈空港〉。

Airport。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