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被〉


〈被〉




〈被〉

或許可以理解家人為何不再有動作,以及對於不斷重複成了期盼成了倦怠。

殘障手冊鑑定為「肢障」的小明沒有讀過霍布斯《俱靈》的相關研究,也沒有打過電視廣告上四大名姬向國王獻媚的手遊《叫我君主》,當福利國社會補助出自於道德說教層面觸目所及的電視報紙網路對於「人」的臧否飽和的時候異於只有選舉造勢場合才會集體像是乩童不知道被什麼附身地以全身的精氣神去辱罵嘲諷光譜的另一端。

以為可以竇娥六月雪伸冤。

那些信心滿滿,沒有了。

造勢場合一樣也在復健室中:「加油、走過來。」,因車禍受傷復健二十餘年的小明,想起了自己在教學醫院裡被當成教學用具(笑)隨著教師們的指令觸摸鏡子上的Kitty圖案或者雙手平舉成單腳半蹲姿勢甚至逆向在跑步機上行走配合徐懷鈺〈我是女生〉的歌曲節拍擊掌地踢正步前進彷彿電視廣告金頂電池敲鑼撞鐃的玩具猴子……可否用本文第二段「像是乩童不知道什麼附身地以全身的精氣神」示之?

上述引文少了「被」(那些信心滿滿)。

告別了被父母親接、送到醫院的前期,有一段很久遠的日子是從住家搭乘台語還是「市內車」的公共汽車「被」載乘到高雄火車站,再轉搭另外一路到台語地名是「後驛」所在的教學醫院。回程的時候反其道而行,自醫院搭乘公車到火車站,再轉換另一路回到住家。

不知道第幾年的時候,說出口的台語竟然被變成「公車」了。

不知道何時。

復讎上述的返家路草,(這一句排列組合的陳述少了「被」),其實卻是無妨,小明一陣駭然。

竟然不同!?敘述相異,實況卻一樣!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