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著魔,關於寫作的二三事

愛著魔,關於寫作的二三事


愛著魔,關於寫作的二三事


小檔案:陳依雯,2007年成為黃秋芳創作坊專任老師至今,著有《作文得分王》、《看小說學作文》。「純愛」是人生信念,專注落實於工作和生活中。2019年參與黃秋芳老師教授的「小說拾光寫作會」,勇敢跨足小說創作領域,意外變身為時下最夯的「斜槓青年」,展開為期一年的白天上課、晚上寫純愛小說的極端著魔人生情境。

1.「每個人身上都有太陽,主要是如何讓它發光。」--蘇格拉底

一直以為,「斜槓青年」這種無敵熱血名詞和我唯一的關聯,僅僅只是「重要的備課內容」而已,我必須堂而皇之地將它帶進教室,以各種激勵人心的奇詭華麗故事垂釣孩子的心,再光明正大地將「人一定要活得多元、活得有用處」的種苗植入孩子心底,期待他們在不斷翻覆變動的未來,設法活出有特色的人生。

猶記得2009年H1N1大爆發時,秋芳老師曾憂心忡忡詢問大家:「一旦疫情失控,沒人敢送小孩出門上課或教室停課,你們不能教作文之後,還可以做什麼?」只見夥伴們都有各自的特殊才藝,皆能侃侃而談轉業的可能性,唯獨我如執拗的悲慨壯士,斬釘截鐵回答:「除了教作文,我什麼都不會。」那乍聽帥氣極了的忠貞答案,仍然遮掩不住我沒有其他特殊才藝的困頓窘境。

創作坊是個有機的高級生命體,一旦祂偵測出哪位老師持續活在有毒的舒適圈環境裡時,祂必然會想方設法讓那位老師與最不想面對的人事物相遇,無論那相遇的方式是溫柔的或粗暴的,沒有人能迴避得了。那些生命中曾經錯肩而過的遺憾也好,恐懼也罷,也很可能是不捨埋葬過的快樂或最愛,它們全都會一一掘土復甦,挾帶過往或深或淺的印記,一個猛勁兒地翻越攀爬進那有毒的舒適圈,撕扯撬開出一道又一道的大小裂口,逼迫正慌亂從柔軟沙發上站起、表情看似相當無辜且明顯錯愕痛苦的人,做出正面對決的搏鬥姿態。


愛著魔,關於寫作的二三事


秋芳老師和創作坊配合得天衣無縫,天生自備一種神奇的馴獸魔法。當她瞧見那些被狼狽逼走出舒適圈正手足無措的小獸們時,她總有千千萬萬種激勵人心的辦法,讓一隻隻不夠大膽、頹喪自棄的小獸們慢慢鎮定下來,一步步篤定朝向未知的前方邁進。直到牠們真正抵達目的地時,小獸才恍然驚覺自己的身上竟有太陽,那曲折穿透重重雲層而來隱隱約約綻放的光芒,不只讓目的地的路牌閃閃發光,也照見臉上晶瑩剔透的感動淚水。

十年後,我淪落為倉皇奔竄出舒適圈、終日惶惑忐忑的茫茫然小獸,卻也在2019這一年,蛻變為照亮自己也點亮別人的熱血小說新手。

第一次知道,原來成為斜槓青年,並不一定要具有英雄或超人的非凡體質,也不一定要有可歌可泣的轉變契機,只需擁有珍惜他人與珍惜自我的情意,便已足夠。

2.「知道得越多,愈發現自己的不足。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蘇格拉底

2019年1月底,秋芳老師在網路上張貼〈「小說拾光」寫作會〉公告,當時,我心中只有雀躍的感謝:太好了,小說課是開在今年,而不是身體狀況不佳的去年!即便明知參與這課程,不只是單純聆聽、享受老師的課程內容而已,還必須艱辛產出小說,在報名時得先繳交一篇小說計畫,才算拿到上課許可證,我仍然毫無畏懼地投身其中。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