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終身奉行的一個字—承〉—101指考考題變小說】

【〈我可以終身奉行的一個字—承〉—101指考考題變小說】

「老師怎麼說?」我接過母親手上大包小包的餅乾和水果問道。

「老師說你爸命帶飛刃,前年又逢流年羊刃,才會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故。再加上命中帶殺,上輩子是個武官,殺業太重,摔成這樣是因果輪迴。應該要幫他多辦幾場法會,積些功德迴向給冤親債主,他才能過得輕鬆一些。」母親將手上一袋又一袋的供品交給我,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顯然累了。

「還要繼續拜啊?幾個月以來,我們已經辦過好幾場法會了,每一次都要不少錢。老師有說要拜到什麼時候嗎?」我覺得有些無奈,卻也希望透過祭解與將功德迴向予冤親債主能助父親的身心狀況得到改善。

「老師沒說。但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多多益善,多幫你爸積一些功德與福報,也能幫你爸多化解一些業障。老師今天還親筆畫了幾張符要給你爸,這張要貼在他的床頭避免冤親債主來騷擾他,這張則是燒化以後要把灰浸在陰陽水裡,讓你爸擦身體用的。」

母親從包包裡掏出兩張摺得整整齊齊的符令,珍而重之地攤開以後,將其展示給我看。土黃色的符紙上有數道黑色與紅色的線條,如蝌蚪那般歪歪扭扭,又似蛛網一般爬滿紙面,至於寫的是什麼,實在叫人「有看沒有懂」。

「拿去。晚上記得把符紙燒了,泡在水裡幫你爸擦身體。記得要用陰陽水喔!一半是冷水,一半是熱水,這樣才有用喔!」母親將符令遞給我,十分慎重地再三叮嚀。

我接過符令,對老師的方法是否有用心存懷疑,卻不忍違拗母親,只能順從地回答:「好。」

父親受傷至今已有年餘,雖然花費了不少醫藥費,父親仍必須坐在輪椅上,無法自由行走。一年多來,母親不僅四處求醫,也四處求「仙」—只要聽說哪裡有高明的骨科醫師或通靈老師,即不辭勞苦地前去求助,經年累月也耗費了許多的時間與金錢。

幾個月前,有人介紹母親在隔鄰縣市的隔鄰縣市住著一位道行高深的「老師」。那人說:「那位老師真的很厲害,大家都知道他會『通』。上回我什麼都還沒有講,他就能說出我先生從事的行業,說我先生喜歡亂投資,又說我和先生經常為了孩子的教養方式爭吵,還說中我婆婆很喜歡干預我們夫妻的事情。老師說那都是因為我們家祖墳前面的磁磚裂了沒有修導致的。妳知道怎麼樣嗎?今年清明節掃墓的時候,我們發現祖墳正面的磁磚真有一塊裂開了呢!」向母親介紹那位「老師」的阿姨說得眉飛色舞的,神色間盡顯崇拜。

「妳也趕快去找那位老師問問看。說不定妳先生的意外是受到什麼神秘力量的影響才造成的,不然怎麼會那麼倒楣?老師神通廣大一定有辦法處理,看是要祭解還是什麼的,一定能夠幫助妳先生。」母親接過阿姨遞來的名片,愣愣地瞅著名片沉思。

自那以後,母親經常一個人拎著大包小包的餅乾和水果開車或搭乘客運到隔鄰縣市的隔鄰縣市,回來的時候又會帶著符令或是背上蓋有紅色篆印的衣服,接著叮囑我記得將符令放在父親的床頭及床邊或者讓父親將衣服換上。

然而,大半年過去了,燒化的蓮花早已堆擠成小山丘,父親卻依然不良於行,依舊哀嘆著自己是個沒用的廢人,責怪自己拖累了母親與孩子。

* *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