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的我們〉

〈現場的我們〉


〈現場的我們〉




〈現場的我們〉

或「我們的現場」?

瘟疫(COVID-19)橫行的今日,吃到飽火鍋店已經全面「改裝」成兜售火鍋料冰淇淋冷飲當時店內現場炮烙的牛排也在各縣市禁止內用的今天改作店家門口甚至人行道上紅磚擺攤市招林立的外食了。

回家享用,故意關上了大放光明的場燈,小劇場似地亮了微熨鵝黃的桌上檯燈,陸上颱風警報的前夕,紗門紗窗室內依舊鬱蒸成昔日在認養的咖啡廳內以術(述)語點選了Doppio Espresso,燃上了蚊香假樣在深山古剎內的靜謐依稀彷彿可見的逐漸熔化消逝的時光暈成冉冉可視的光陰迴繞室內隨著手機外接廉價耳機破鑼地偽裝成微型音箱吳金黛金曲獎最佳製作人《我的海洋》置身蘭嶼專輯下一秒墾丁七星潭甚至當年在陽明山上遠眺淡水河親像ti7高屏溪口泥濘地上水筆仔野餐秋葵颱風警報發布的前夕。

現場的我們,好似在我們的現場。

瘟疫的時候,紅嘴黑鵯的啼叫聲彷彿仍然與舊情人偎依上一秒纏綿過了之後不到片刻毫秒剎那轉瞬彈指霎時永恆間,浪濤拍岸碎裂的漣漪波紋各自曲折成白雪紛紛何所似地撒鹽空中差可擬記得曾經欣賞動畫《櫻桃小丸子》年節時分從窗外門外揮灑著潔白如綿匹喊著鬼出去福進來!

鬼出去。

被情人推擠排拒。

無知影是講無對什麼話,回想如實引述了什麼事件彷彿置身於暢銷世界數十年至今漫畫《JoJo冒險野郎》忘了第幾部也忘了角色的名號以及其背後靈似的替身使者,可以把片段「記憶」製作成光碟,抽離人的實體。

被抽出了。《笑傲江湖》的令狐沖不在華山派了,故事卻依然可以繼續。

人物的記憶被抽出光碟作成不是早期文學以錄音帶錄影帶比擬人的記憶電影剪片卡Cut數位攝機妳是導演妳是編劇妳是演員妳是燈光師妳是音控妳檢索妳自己如何地不合宜。

或者複製。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