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勝“人工失眠”看中共的殘忍

從戰勝“人工失眠”看中共的殘忍

在2017年5月30日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是腦控受害人,可是幾年都不讓我睡覺,有時是整夜都不讓我睡著,有時又是每過一小時弄醒我一次。我不知道這就是電子騷擾(腦控),電磁波隔空攻擊我腦部造成的“剝奪睡眠”。

說來也很巧,那段時間呢,我總是看到關於曝光腦控迫害的文章。腦控受害人們還在網上交流對抗迫害的方法。一些腦控受害人,發出的帖子內容全都是罵的,難道這種方法有效嗎?想起這一點的時候(2017年3月30日)已經是淩晨4點,又是一夜沒睡之際。反正也不讓我睡覺了,我何不試一試他們的經驗!我就把他們寫的拿過來,整理一下,大聲錄音之後在自己家裡播放不就行了嗎?很快就寫好了稿子,我沒錄過音,我想可能要多試幾次才能錄好,沒想到一遍就成了:

“中國國家安全白癡狗部!全世界都要草他們娘!中國網警白癡狗!白癡狗部長陳文清!白癡狗廳長周穎石!白癡狗副廳長張彧!白癡狗局長王勇!白癡狗局長林軒!白癡狗部長陳文清!白癡狗廳長周穎石!白癡狗副廳長張彧!白癡狗局長王勇!馬列雜種中國共產黨亡!斷子絕孫習近平、毛澤東不得好死!腳踏國安部!閹割習近平、陳文清、周穎石!特權畜生家庭滅種!你們形神全滅!”

因為我當時還不確定這辦法行不行呀,所以我心裡打算著,重複播放幾遍試一試。沒料到,剛播了不足1分鐘,我整個人砰一聲倒在枕頭上就睡過去了。等我睜眼的時候已經早上8點多了,我醒的時候胳膊上的肉被身子壓得生疼。我睡的多沉啊,倒在枕頭上的時候是右側臥的姿勢,這4小時一點沒動過,連翻身都沒翻過。幾年沒讓睡覺了嗎,一次性睡飽4小時,那連續播放的錄音完全沒能吵醒我???哈哈!真正的失眠症,罵一罵就好了?都不用看醫生?我就是這樣戰勝了“人工失眠”。

我醒來時聽見員警在門外敲門呢,也是我家裡重複播放一段話長達4小時,他們竊聽、監控的肯定知道了。就派員警來了唄。我趕緊暫停了錄音,並不出聲、也不開門。員警聽見屋裡沒什麼動靜,也就走了。

吃了一大碗麵條作為早餐,我可是幾年都沒吃過早飯了。因為腦控帶來的電磁輻射對人體干擾很大,我很多年都沒胃口吃早飯,從今以後改變了。

其實這種破口大駡的方法,我以前就想過,總覺得是不是不太好啊,沒想到作用這麼大。原來這種電子迫害對人體的傷害這麼大!此後,每當睡眠被剝奪時,我就播放一下罵語錄音——以“人工失眠”為令播放罵語錄音。每次都沒像第一次播放4小時那麼久,從幾分鐘到幾十分鐘不等,反正播放到能我能睡覺為止,這樣的拉鋸戰持續了1~2年吧。到現在我能睡的很好,也就是偶爾半夜醒一次,就不怕了。

我忽然覺得這個國家很殘忍啊。我好好的一個人,國家力量幾年不讓我睡覺、沒法吃早飯,也就是我體質好,否則早就被折騰出病了,可能從此沒法過正常人的生活了。這個國家怎麼這麼殘忍啊?!就是真有罪的罪犯,你能這麼害人家嗎?何況我是完美受害人,我一點沒錯啊,我人畜無害的呆在自己家裡,就被國家害成這樣!這個國家太殘忍了!國家太殘忍了!國家太殘忍了!


從戰勝“人工失眠”看中共的殘忍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