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屋空巷的啟示(一) 【布萊恩的胡思亂想】

萬屋空巷的啟示(一) 【布萊恩的胡思亂想】

從西元2020年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原本人潮不斷的商業大街、櫛比鱗次的特色小店,因為疫情陷入了無法發揮其長項之窘境。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依據傳染病防治法令及疫情嚴重程度,發布疫情警戒級數,因為政府的防疫政策希望走向清零,致使與人頻繁接觸的服務業首當其衝,旅遊業、旅館行業陷入哀鴻遍野中,牽連跨國旅客運輸的飛航、海運業失去客源;餐飲業、販售業也成了重災區,連與民眾生存相關的醫療業都因醫病之間的近距離接觸,驟失頗多成數的服務人次。原本人潮不斷的繁華景象,在一間間鐵門緊閉、貼上招租紅條的蕭條市景中,成為「萬屋空巷」的慘狀。

人類的經濟是循環加成的正向疊加效應,從思考需求、製造產生產品服務、至運輸 集散 分銷 交付到消費者手上,再加上產品服務的二次利用、正反向的再循環、附屬功能再發現使用,到回收舊有廢棄產品循環利用,這些過程都一再的生成價值,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將這些經濟產物讓消費者取得,千百年來的經濟行為多是消費者趨近挑選,所以造就了名店的群聚效應,許多商業大街因而形成。店頭生意需要人潮流動攫取消費者,從吸引顧客上門、製造氛圍營造消費意願、買賣雙方的心理攻防、產品服務落實行銷法則與供需平衡、消費之便利與售後服務對消費者的體驗觀感…無不是千百年來經驗法則提供學理與實務交相研究驗證後,產生許多顛沛不移的實證手法。

如今因政府想確保清零政策的施行,將有效降低民眾受到感染疫病導致等比級數傳播的恐慌。但任何政策皆是雙面刃,避免了人民因疫情傳播造成的恐慌,經濟卻雪上加霜的加劇了通膨與蕭條。台灣的GDP及經濟成長似乎在數據中顯現傲視全球的極佳表現,然則市況反映人民生活的真實面貌,滿街招租的店面、撐不下去的服務業、無薪假的兩面手法、壓抑多時的民眾交流情緒在屢屢衝撞法規限制中顯現。

台灣的疫情由於2020年控制得不錯,所以晚了歐美已開發國家幾乎一年呈現危機。看看英國的強生首相,為什麼在去年會發布「佛系防疫」? 反其道而行,不廣做篩檢也不關閉邊界下旅遊禁令,不下令封城、不停班停課甚至也不禁大型集會活動。因為若鎖國進入緊急狀態,英國人會以人權和自由的理由向政府抗爭,然後整個國家就內耗殆盡。權衡培育起媽寶似的國民,一切都由政府下令決定民眾的食衣住行育樂等行為,強生決定將這些決定權交還給民眾自身的選擇。背後的考量也包括經濟的因素,比起一次大戰時的西班牙流感,武漢肺炎的盛行率雖因全球旅遊及商務的密切聯繫而變高,但嚴重程度似乎不至當年的淒慘,而英國脫歐之後經濟更需活絡,任何消費衰減甚至中斷都會影響國計民生,老謀深算的強生利用表面的不作為,甚至演出一場首相自己染疫的戲碼,企圖用這些手段深化民眾的危機意識,讓國民自己決定如何防疫、做得多徹底、自行估量自身行為與親近的人的危險程度,進而達成減低耗損國力的防堵,只要在媒體上廣發疫情嚴重的各國慘狀,自然就會使得民眾配合。這不啻為管理的一手高招,將原先訂定規則、設立罰則、按時稽核、執行與檢討等防弊措施內化到行為人自身的考量,政府將力量集中在興利上,這樣得使組織運作不致因限制綁手綁腳,但每個組織內成員都自行發展出自己的運作方式來應對,成為組織內的潛規則,實在是高招。

回過頭來,萬屋空巷是因政府的防疫措施產生,所以各行各業都企盼政府紓困。然而政府的錢是全民集中的,等於挪用其他的運作經費來補貼政策的缺漏,如此除了經濟困窘缺乏民眾的活水注入以活絡,原先應該加強基礎建設的經費也因補貼而損耗,長期來看會減損國力。防疫到底是為民眾自身的福祉,將選擇權交付民眾自身的決定,除了減低民眾與政府的對立,也孕育了民眾自我承擔風險的能力,會不會萬屋空巷就成了整個社會的選擇了。

疫情的影響層面太大,下次來討論另外的議題。

(本文作者為台北市執業牙醫師、政治大學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