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莆田才子陳裕清先生/李慶平

追念莆田才子陳裕清先生/李慶平
李慶平(前中國廣播公司總經理)

一九七二年,我在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快畢業時,進入中國國民黨中央四組工作,當時的主任陳裕清,是一位溫文爾雅的學者型長官,在他接任四組主任前,是一位老報人。抗戰勝利後,他曾任福建中央日報總編輯,1950年代到紐約,任中央日報駐美特派員,也在此期間獲得紐約大學政治學碩士及聖若望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

一九六八年他在美國發表了一篇“國民黨應往何處去”的文章,獲得蔣夫人宋美齡女士的賞識,推薦給蔣中正總裁,蔣總裁與裕清先生深談了一個小時,不久即發表他為中央四組主任,主管國民黨文宣工作。

裕清先生任職四組期間(1968-1972),正是中華民國面臨國內外多重壓力的時候。一九七O年初有保釣運動,一九七一年退出聯合國,一九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北京,台灣內部民主思潮風起雲湧,多年未改選的國民大會代表及立法委員,成為反對勢力要求改革的主要訴求。

1972年美國尼克森總統訪問北京、上海與周恩來發表上海公報,台北、華盛頓、北京的三角關係在大幅度的變化中。陳裕清主任以中央四組主任身份發表談話”兩岸關係是生活方式與制度之爭”,在當時是很先進的提法。

一九七二年我到四組第一室任職,擔任助理幹事,總幹事是龔聲濤先生,主要任務是各大報系的聯絡工作及國際新聞宣傳,任職不到六個月,中央黨部組織架構改組,陳裕清主任調任海外工作會主任,即原來的中央三組,而中央四組改為文化工作會,新的主任是吳俊才先生。我做了吳主任三個月的機要秘書,被調到海外工作會,參與聯繫海外黨部及文宣工作。

在中央四組工作期間,我還有一項特殊工作,因陳主任是中央宣外小組的執行秘書,命我為他的秘書做紀録。當時宣外小組的召集人是總統府張群秘書長,其他成員是外交部長周書楷、僑委會委員長毛松年、陶希聖、黨秘書長張寶樹、中央四組主任陳裕清等人。宣外小組不定時開會,主要是對國際局勢、外交、僑務有了重大事件進行討論。由於我做紀録,也增加了見識,受益良多。

在中央第四組工作期間,我參加了中國國民黨十屆三中全會大會,親睹蔣中正總裁的威儀,對於只有二十六歲的年輕人來說,是一個非常難忘的經歷。

一九七二年九月,我在海外工作會第一份任務,就是重新編撰釣魚台資料,這本書正式出版之前,陳主任要我先和外交部北美司司長錢復聯繫,請他過目同意後,才能出版。這是我第一次和當時全國知名的才子錢復先生的初次接觸。

一九七三年四月,我看到原三組的檔案中,有一份一九四九年鄭彥芬主任任內,有關對海外派遣幹部的計畫。我請教老同事為何這份計畫沒有付諸實踐?被告知因為黨中央經費無著落。我因此又另行擬了一份新的訓練及派遣計畫書,獲主任曾廣順及陳裕清主任的支持及核可。

第一梯次的訓練計畫,對象是台大、政大的十位僑生同志,我當班長,借用情報局三重埔訓練基地受訓了一個月,最令人難忘的事是,我們學習到如何寫情報,雖然海外工作的重點是群眾及文宣的工作,但是如何匯集僑情,必須要有判斷真實情況的情資素養。

受訓完畢,海外工作會確實沒有經費外派幹部,結果這些僑生同志,部份被大陸工作會(原中央六組)派遣到東南亞工作。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