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往何方 雲南亞州象群千里跋涉寵成「小可愛」

「象」往何方 雲南亞州象群千里跋涉寵成「小可愛」

近日,一群大象成了全世界注目焦點,引起全球各大媒體追蹤報道,也引起廣大圍觀關注。這群萌萌的龐然大物全然不知自己成了最新網紅,大搖大擺,邊逛邊吃。同時拋給人們那個古老而深奧的哲學三大終極命題:我是誰?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 話說這群大象已經遊蕩一年多了。

二○二○年三月,十六頭原本生活在西雙版納國家自然保護區的野生亞洲象離家出走,一路向北,遊遊蕩蕩一年多,連續穿過中國雲南玉溪市、紅河州等地。

其間,一頭母象於去年十一月在普洱市墨江縣生了個孩子,象群壯大至十七頭。今年四月再次啟程不久,兩名成員擅自離隊返回老家,其餘十五頭像自由行上癮,繼續「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一度到達雲南省會昆明附近,長途跋涉行程五百多公里。

一路上,象群「個性釋放」,沿途共「肇事」四百一十二起:吃農民田裏莊稼,跑到高速路上散步,闖進農戶家猛造,不僅把廚房的東西吃光,還把人家門窗傢具又撞又踩搞得稀巴爛,也曾一腳把人類店舖的捲簾門踢得凹了進去瞬間變形……還鬧出讓人笑出眼淚的小花絮:五月二十四日晚上,一頭年幼小象在峨山縣偷吃了二百斤酒糟,大模大樣醉倒在村子裏睡着了,掉隊了整整一夜一天。直到第二天晚上,被帶隊的母象找回重新歸隊。初步估計,這群大象造成了直接經濟損失近七百萬元,直接破壞農作物八百四十二畝。

這還不算,為了這群大象的「安心出行」,人類操碎了心:當地政府立了由林草局、消防隊、亞洲象專家等人員組成的聯合指揮小組和七個專項工作組,派出人力物力監測、跟蹤、投餵食物,無人機、紅外相機全天候追蹤,指導民眾展開布防,提前預警,保障人象安全。

還動用卡車送吃的,甘蔗菠蘿玉米香蕉要啥有啥。僅六月四日一天,就投入人力六百三十人,動用車輛一百四十三輛、無人機十四架,疏散群眾四百六十四戶,儲備食物十五點五噸、投餵兩噸……只要大象開心,這些人工和花銷就不跟牠們算帳了。對於大象給農戶和車主造成的損失,政府也承諾給予補償。

網友調侃:報銷路費,提供團餐,全程保護……這趟旅行,值了! 這群閒逛的大象帶來了「全民觀象」,網友每天早晨醒來後最想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象去哪兒了?大象在幹嘛?大象也給人們上了一堂生動的生態文明教育課,人們重新認識了亞洲象作為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的生存狀況和國家為此做出的努力。構建人與動物和諧關係、不傷害、不衝突、科學保護成為人們的普遍共識。

這也是一堂科普課。一時間,網上成了學術討論課,學界民間紛紛參與,有關大象的冷知識成了全民熱學科。人們才知道大象的孕期二十二至二十四個月,是哺乳動物中最長的,剛出生的小象體重約一百公斤,不過身形龐大的小象卻是一個萌寶寶,五歲之前都依靠母親照顧。

剛出生時牠並不懂得自己鼻子「超能」,甚至還覺得鼻子礙事,要由母象一點點教會牠「一鼻百用」。一頭母象要每七年才能繁殖一個後代,按其壽命七十年、最佳繁殖時間二十年計算,一生中只能有三五個後代,成長過程中還要躲過疾病和猛獸威脅,長大並不容易。人們也才知道大象是躺平(不是站着)睡覺的,大象是純素食主義者,喜歡吃嫩葉、水果,每天有十六小時在覓食,吃下去的東西只有百分之四十被吸收,一隻成年象一天可以吃三十到六十公斤食物……還有人為如何「勸返」大象出主意。科普越多,越增加人們對動物的認知和關愛。

這也是民眾文明素質的現場展示課。自古以來象牙就是一種貴重的材料,正因為昂貴,國際上濫殺捕獵大象屢禁不止,人們為禁止象牙貿易進行了長期努力。中國內地在二○一八年全面禁止象牙貿易,香港也於同年通過議案決定在二○二一年底前,除古董象牙外禁止所有本地象牙貿易。

這次成群的大象送上門,「裸奔」幾百公里,甚至闖入人家跑上公路,完全不設防,所到之處不僅自由如入無人之境,還受到百般愛護寵溺。可見,在中國,無論政府還是民間普通百姓,對大象的保護意識已經滲透到骨子裏了。文明素質可讚可點。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