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城”裡建機場 民航建工新疆塔什庫爾干機場

“石頭城”裡建機場 民航建工新疆塔什庫爾干機場

【常魁星 特稿】

新疆是個好地方,從喀什市向西驅車5個小時,經過帕米爾高原上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就到被稱為“石頭城”的塔什庫爾干縣了。民航機場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第九總經理部施工的塔什庫爾干機場便在這個充滿異域風情的地方。

戰“高反”保施工

塔什庫爾干機場是新疆首個高原機場,是國家、民航局和新疆自治區“十三五”重點機場建設專案,跑道長達3800米,平均海拔3253米。機場建成後,將進一步改善高原縣城各族群眾對外交通條件,促進區域經濟社會協調發展。2020年4月26日,“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的重大專案塔什庫爾干機場開工了。民航建工公司負責飛行區土石方、混凝土道面施工等任務。

在冰山邊上建機場,專案面臨著高原、高寒、缺氧、降效、交通不便等諸多問題。初上高原的建設者們無一不出現了“高原咳”、“高血壓”的症狀。主管施工員劉剛跟隨專案首批建設者,第一次來到高原,還沒從興奮中緩過來,“高反”就給他首個“下馬威”。“落地之後一直‘高反’,反復低燒,吃了很多藥不見好,當時的塔縣還是冬季,白雪皚皚,鼻子塞著,喉嚨乾澀,就差抱著加濕器呼吸了。”劉剛說道。

5月的淩晨5時,沒開燈前的機場營區內一片漆黑,時不時還會“忽忽”地刮起大風,令人不寒而慄。記憶力下降、心室偏大、心律不齊——塔縣機場的員工普遍患有上述“高原病”。有著多年高原機場工作經驗的副指揮長陳勇說:“晚上睡不好,一晚上要驚醒四五次。睡著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流鼻血,早上起床後經常發現鼻子裏有血塊。”針對高原反應,專案部制定了應急救援預案,加強了日常施工人員的健康情況檢查,組建了所有人員的健康檔案,採購和儲備好應急專用物資。

夏季有暴雨,冬季有大雪,春季還有沙塵暴。“那時,我們的臨時道路多是土路,一下雨就變成了泥巴路,穿著雨靴去現場,腳出來了,雨靴還陷在裏面。”劉剛說起主管施工技術工作時的遭遇。但是為了保證土方工程按時完工,現場人員24小時輪流堅守在工地。

攻堅克難黨旗紅

由於當地冰凍週期長,全年的有效施工期僅有半年,工程的排兵佈陣是一個不小的考驗,而另一個考驗來自於施工原材料,由於所需建材、勞動力要從300公里以外的喀什市運輸到現場,車程需5個小時,工程量巨大。當地材料短缺,均要從喀什採購,有的甚至需要從內地定製,很多村莊運輸材料也只能使用小型貨車,運距遠、耗時長、成本高。專案部加大人力物力投入,克服重重困難,加快推進專案建設,為圓塔縣人民藍天夢盡心盡力。

“必須打贏這場硬仗,每個人都要時刻保持戰鬥姿態!”專案常務副總經理計政華牽頭成立道面施工黨員突擊隊,發出號令,層層壓實責任,全力推進工程進度。專案所在地高寒、高海拔、太陽輻射量大、紫外線強、易引起瀝青老化和性能下降,使瀝青複合封層施工對鋪裝層材料要求極高。塔什庫爾干機場採用瀝青複合封層技術,這是首次在國內高原機場應用,也是在新疆地區首次應用。該技術的應用避免了“動水、凍水”對跑道水穩層的破壞,提高道面的使用壽命。

在瀝青攤鋪施工前,道面施工黨員突擊隊實施瀝青攤鋪全過程管理,在瀝青和石料選材、攤鋪速度、灑布量、壓實遍數,以及前後場施工人員作息時間安排等方面強化管控、優化調整,在高寒環境下確保瀝青隔離層性能、施工構造深度和平整度達到設計要求,在高原彰顯了黨旗紅的風采。

6、7月的塔縣,晝夜溫差高達20攝氏度。白天強光暴曬,夜間低溫,建設者們原本就被“高反”憋得青紫的臉,又加了一層“高原紅”。由於供氧不足,加之工作強度大,很多員工開始脫髮,頭髮也慢慢變白了。“艱苦的環境讓整個專案部都凝聚著一股吃苦和團結的勁頭,每名員工發揮主觀能動性,付出加倍的努力來把工作做好。”計政華欣慰地說。道面澆築到1100米施工段時正是三伏天,卻僅有晴天中午的兩三小時能換上襯衣,早晚時分從雪山深處吹來的大風仍然寒冷刺骨。“一年中只有一周能穿短袖,也僅限於中午,早晨起床屋裏冰涼,晚上睡覺被褥冰冷還要開著電暖氣。” 劉剛對此記憶猶新。

時冷時熱的溫差也造成了一會下雨一會颳風的天氣晴雨難測。劉剛負責和當地塔縣氣象局聯繫,取得所在地的氣象年報、月報、週報和三天內的詳細氣象資料,依據即時的雲和風向情況做出判斷,安排組織施工。計政華說:“7月1日,為避免人員和機械的超負荷作業,專案部增加混凝土班組至78人,組織滑膜攤鋪機和人工配合小挖機兩個班組24小時作業,衝刺總工期,為建黨百年華誕獻禮。”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