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優先順序,真理要放在上帝之前還是之後?/俞劍鴻

就優先順序,真理要放在上帝之前還是之後?/俞劍鴻

俞劍鴻(一個退而不休的特別聘任教授)

2022年7月29日,筆者在《台灣好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得出合乎邏輯的結論為:先要有一點理論/太極(示意)圖,緊接著才是無、上帝(有可能為複數)和空。在此一脈絡/context 之下,我並沒有深入地琢磨如何處理真理這個抽象的概念。

本文的重點是放在集結研究人類的政治、經濟、社會等等的社會科學。就真理,起初我只想到 truth 這個翻譯。

2022年8月1日,吾師熊玠提醒我說要區別知識論/theory of knowledge/epistemology 所講到的 The Truth (每個字的頭一個字母為大寫)(或者之後我所謂的 The Ultimate Truth/終極的真理)和 truth (頭一個字母是小寫)。筆者的解讀是:真理有以下的兩個層面/dimensions:truth 是人間的/humanistic/human world/world of mortals 或者接地氣的/grounded/down-to-earth,而 The (Ultimate) Truth 則為非人間的/non-human world/non-world of mortals 或者非接地氣的/non-grounded/non-down-to-earth。

我的一位同學,他認為就優先順序要先把真理放在第一位。當然,屬於自然科學界的他並未區分大寫和小寫的真理。如果帶進 truth 這一個概念到社會科學,我倒是認為要這麼地排序:一點理論/太極圖、無、空、。。。、truth 和(放在最後而非首位或者前面、代表100%的)上帝。就“。。。”,它們代表其它成千上萬但是少於100%的有形的和無形的東西,比如(自古以來的全世界的)文字、阿拉伯數字、符號、片語、出版品等等。

須知,社會科學研究者沒有必要探討 The (Ultimate) Truth。故,The (Ultimate) Truth 會去哪裏了呢?它有可能等同於100%的上帝,但是一旦上帝消失了,The (Ultimate) Truth 也就不見了。

就社會科學的方法論/methodology,大多數的西方學者和專家欣賞演繹方法/deductive method。對他們而言,歸納方法/inductive method 並沒有解決邏輯上的根本問題,因為作品中還是存在著矛盾。混合演繹和歸納是所謂的溯因方法/逆推方法/abductive method。辯證法可以歸類屬於第三種方法。

對演繹者如同我的同學而言,當講 truth 的時候,他的意思是百分之一百的,不論是在第一個時間與空間和環境還是第1,000個或者第一億個時間與空間和環境。問題就來了,一旦談到社會科學,誰知道聖經上所提到的亞當的心理狀態和人的品格?

既然無法知道有關100%的亞當,吾人就只能夠說我們知道50%或者1%的第一個人類了。更何況,愛因斯坦所推出的相對論/質能等價公式(E = mc2)也只反映出自然科學界的一小部份事實。

也因為如此,社會科學的 99.99%的 truth 無法放在第一位,亦即在一點理論/太極圖之前。

筆者反而認為應該把99.99%的 truth 放在。。。之後但是在上帝之前。為何?這是因為我們要認識到說社會科學的 truth 是有過去、現在和未來的。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