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感,在於由衷地表達自我/丁鵬

丁鵬

兩個少年,在十字街口等紅綠燈時不期而遇。

其中,一個少年身穿寬鬆的跆拳道服,腰間已然系著藍帶,從跆拳道通過腰帶顏色的升級制度中,可以判斷已經小有所成。另一少年則身穿散打服,壯實的小身板和淩厲的眼神無不透露著練武者的逼人氣勢。兩位少年似乎都注意到了對方,摩拳擦掌仿佛欲要較量一番。

跆拳道少年率先出手,正踢,側踢,迴旋踢,一套組合腿流暢自如。散打少年冷哼一聲,脫下背包,隨後拳影紛飛,直拳,擺拳,左勾拳,右勾拳,迅捷的身姿劃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兩人誰也不服誰,絲毫不顧及旁人看熱鬧的眼神。

我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們,像是在看一場街頭演出。

少年感,就是在於何時何地都可以快意舒展身體,由衷地表達自己。

某天,我下班回家的路上,恰逢附近的小學放假。少男少女稚嫩的臉龐上浮現不諳世事的純真的笑容,一路上不停探討著假期的規劃,豐富的玩樂內容讓人頗為羡慕。也許是激動之情不勝言表,兩個女孩子手牽手蹦蹦跳跳,活力四射,仿佛四周都是她們的舞臺。路過的大哥見狀,或許是受到歡樂氣氛的感染,竟頂著啤酒肚有模有樣地蹦蹦噠噠向家的方向跳去。猛然,我頓生傷感,長大了,好久沒有如此舒展身體。即便是遇到天大的喜事,也只是莞爾一笑,再也不復少年般,由衷地表達歡愉之情。

我很羡慕舞者,他們可以借助身體和表情完成情緒的表達與傳遞,大汗淋漓之下,是酣暢的情感釋放。即使面對舞臺下無數的眼睛,也能撇開羞澀,毫無顧忌地完成情感投射與自我表達。

我的前半生,有過兩次舞臺表演的經驗。高中時期曾在眾人面前表演魔術,憑藉著自己台下刻苦的排練預演,自信地完成首秀。大學時期,我與隊員表演跆拳道,舞臺更大,觀眾更多,不免有些緊張,好在並非我一人單打獨鬥。再後來,隨著年歲增加,愈發不好意思在他人面前表現,也愈發在意他人的看法,生怕成為大家眼中的顯眼包。

長大了,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偽裝自己,希望以成熟的一面示人。鑒於此,我格外珍惜從前的回憶。在我年少之時,田野是我的舞臺,池塘是我的表演場,路邊是我們嬉戲的樂園,歪脖子老榆錢樹是我的天地。我們在路邊跳房子,玩石子,丟沙包,來了車就立馬躲在旁邊讓行。夏日炎炎,我爬上歪脖子老榆錢樹上摘榆錢,往兜裏塞的同時嘴也沒閑著,咀嚼著自然的味道。爬的太高,偶爾也會遭到大人的訓斥,可我們一窩蜂散開,沒一會兒又聚攏起來幹大事。想來真是懷念,年少真好,放得開,耍得開,笑得開,快樂的記憶像是一條線串起我的青春歲月。

何時,我們才能如年少一般,盡情得表達自我!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