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手/陳濤

陳濤

總以為父親的手啊
是那參天的大樹
為我遮住春雨、烈日
也為我擋住秋瑟、暴雪
年年又歲歲
歲歲又年年

總以為父親的手啊
是牢不可破的銅牆鐵壁
是我一生所倚
直到有一天,他的玫瑰花
還未盛開就已凋落
我看見父親悄悄抹眼淚
那手變得粗糙、皸裂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