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米花裏憶童年/曹建龍

曹建龍

一日,我與妻子逛超市,櫃檯上的爆米花,吸引了我的目光,妻子心領神會掏錢買了一盒。回到家裏,開蓋分食,脆甜芳香,滋味悠長。我吃著爆米花,不禁想起兒時爆米花的事。

我出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那個是物資匱乏的年代,能夠吃上爆米花,感覺特幸福。那時,冬天一到,就有人挑著爆米花機來村裏,走街串巷,吆喝爆米花。

老式爆米花機子極其簡單,一個小風箱、火爐、像葫蘆狀的爆米花鍋、長布袋,就是爆爆米花的全套設備。爆米花占的地方不大,只需要一個小小的角落,能放下爆米花的設備即可。

爆米花的食材,主要是大米和玉米,也有爆蕎麥的。爆一次爆米花需要約一斤的食材。

“爆米花喲,爆米花。”有一次,村裏來了爆米花的師傅。父母不在家,我就從家裏拿了些乾菜,帶上一斤大米,交給爆米花師傅,再給他三毛錢加工費。

只見師傅擺好設備,捋好長布袋,先擰開爆米機蓋子,把大米倒進黑黝黝的爆米花機肚裏,加一勺白糖,扣好蓋子,擰緊。然後生爐火,架上爆米花機。

師傅一手拉動風箱,往爐裏加柴,一手轉動爆米花機的手柄,時不時反轉幾圈,眼睛看著氣壓錶。約莫過了十分鐘,爆米花師傅說:“好了,小孩讓一讓。”他一手握著爆米花機的手柄,一手用鋼管穿進爆米花機鋼管另一端的圓孔,拿出鋼管,移動爆米花機,使有蓋一頭伸進長布袋裏少許,套住,再用鋼管插入開蓋位置凸出的鐵柱,然後,一只腳踩在爆米機上。

見狀,我急忙躲開,雙手捂住耳朵。師傅用力拉動鋼管,“砰”的一聲炸響,濃濃的霧氣,從布袋周圍冒出,爆米花的香味撲鼻而來。一分鐘後,布袋裏盛滿胖胖的白色爆米花,愉悅心情油然而生。

我奔過去,抓一把爆米花往嘴裏送,熱熱的,脆脆的,甜甜的,滋味悠長。一斤米換來一臉盆的爆米花,足夠我當零食吃上半月。可是,爆米花容易受潮,要用塑膠袋紮緊保藏,否則,兩三天後,爆米花就不脆了,味道也不那麼香甜了。

後來,叔叔買了爆米花機,叫我早出晚歸,來回到周邊村莊爆米花,賺點日工錢。那時,我還是一個孩子,卻已掌握了爆米花全部流程,也會安全操作爆米花機。

因我年幼,村民好奇,都來圍觀,或來爆爆米花,排隊照顧我的生意。一會兒,我拉長聲說:“這一鍋好了,我要炸炮了。”我提起爆米花機起身,將爆米花機一端伸進布袋一些,一手托住爆米花機另一端,一手插入鋼管,扳動鋼管,“砰”的一聲巨響,白色煙霧彌散開來,彌漫狹窄的空間,香味四溢。

沒有見過爆米花的小孩,捂住耳朵,躲得遠遠,聞到爆米花的香味,歡呼雀躍地跑過來,看到白白的爆米花,就抓一把爆米花往嘴裏塞,咀嚼,幸福得可愛。

爆出的爆米花,可以直接吃,也可以用茶浸著吃,相當美味。春節期間,多少家庭還把爆米花當美食招待客人。

如今,我已到五十知命之年,離兒時爆米花四十餘年了,看到超市出賣的黃色爆米花,我的思緒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個爆爆米花的年代,想起童年記憶中爆爆米花的快樂日子,心裏依舊彌漫著爆米花的香甜,永不消逝。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