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高考詩年華/張勇

張勇

34年前,我在家鄉新野參加高考,毫無疑問那一次以落榜告終,當時就讀於一所普通的高中,我們班當時能考上大學的也就三五個,可謂寥寥,說是珍稀動物大熊貓那確實是一點也不過分,就連當時的重點高中重點班級也只有最頂尖的學生才能上榜。

好在我生活於農村,本身要求就不高,沒考上還可以從頭再來,考上了就能吃上商品糧了,對生活在農村的我來說,也是一次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抱著這樣的態度,我走上了複讀之路。

同桌心理素質比較好,當被人問上高幾年級時,常常調侃自己正在讀高四、高五或者高六,這或多或少減少了外界對自己的壓力,從一方面說明了當時的複讀情況非常普遍,也從另一方面告訴我們這樣一個樸素的道理,人生只要有明確的目標和方向,持之以恆最終都能考上一個適合自己的大學。

後來據我觀察和瞭解,只要能堅持下去,最終都上了大學,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工作,甚至有人走得更遠更惹人羡慕,走到了省城和京城,現在我的發小有四個都在京城工作生活,他們也都不是天賦異稟,和我一樣平凡,智力也一樣,沒有一點特別出眾的地方,都做到了中層甚至高層的幹部或者是某一方面的專家和學者,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國家的棟樑,有時候我們老同學見面還不是掛在嘴上、津津樂道並引以為傲。

記得班上有兩個同學例子反差特別鮮明。一個是特別優秀的女同學,每次考試都能考級段前二名,遇到高考卻一塌糊塗,讓人咂舌;另一個男同學,衣著邋裏邋遢很不講究,政史地特別好,數學差得一無是處,總分一百五十分每次能考到三四十分,老師同學誰都不看好他,然而數學意外地超過平時的水準,結果高考卻過了一本線並被順利被高校錄取,讓老師同學都大吃一驚,甚至疑惑是改卷老師是不是弄錯了。

經過三次高考,勉勉強強擠上獨木橋,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感覺高中終於熬到頭了,再也不用複讀了,那種感覺真爽——如飲瓊漿。隨之而來的神經衰弱、心理脆弱等症狀全被治癒了,那種感受倍感輕鬆愉悅——如沐春風。大學入學後,和同學們交流才知道這帶有一定的普遍性,生活充滿了偶然性戲劇性,這也許就是人生。

22年後的2015年,兒子參加高考,一次性考上武漢大學,讓我徹夜未眠,思緒萬千,感慨良多。當天晚上,一直等,等到第二天的1點多鐘,當我查到他的成績時,超過一本線140多分時,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再也不像我當年那樣複讀煎熬了,這種煎熬有時候還時不時出現在我的夢裏面,讓人難以釋懷。沒想到的是,兒子倒是風淡雲輕地說:“高考不過是幾張薄薄的試卷,人生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試金石,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沒想到他有自己的精神支柱和信念,更有自己獨到的思想和觀點,看起來堅如磐石,這讓我羞赧不已,當然了,更多的還是為他而自豪和驕傲。

現在又逢高考開考,往事歷歷在目,過往的一切經驗和感受告訴我,所謂一考定終生最易被時代的大潮沖刷得無影無蹤,實際的情況是,但凡功成名就、有巨大發展潛力的人,都有著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無一不有堅韌不拔的意志力,有著養成終身學習的習慣,更是善於學習新知,善於堅持,善於總結失敗的經驗教訓,並能吸收學習他人的長處用以彌補自己的不足。

現如今,對於高考制度的詬病見仁見智,各有道理,但高考畢竟是凝聚和積澱了幾千年傳承下來的一項選拔制度,承載著國家富強與民族復興的重大歷史使命,關鍵是我們要把握高考的本質,為了更長遠的目標和更宏偉的事業,調動我們民族、國家所有人的潛能、全力以赴,使命必達。

試想一下,如果我們都能以迎考的心態,踏踏實實做好我們的本職工作,認認真真對待遇到的人和事,則天下就沒有我們處不好的人,更沒有我們做不好的事。那麼,我們國家的振興、民族的復興是不是指日可待?!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