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記/周桂芳

周桂芳

夏天太熱情,早早就出山了。我每天晨跑時間只能提前再提前,每天跟太陽比早起。

每天,在晨跑的尹家湖邊,一位大嫂比我起的還早,早早地就坐在那裏,一五一十地“剝”夏天。只見大嫂穿一身綠色的衣服,帶一個小馬紮,穩穩地坐在那裏,一個接一個地剝剛采來的新鮮綠蓮蓬。她面前堆滿兩大袋子的綠蓮蓬,蓮蓬一個個真是誘人,綠綠的,圓圓的,鼓鼓的,顆顆飽滿,還帶著清晨晶瑩的露珠,散發著荷花的清香。她低著頭,一直認真地剝著,面前依次排開三人綠色的小籃子,把剝出來的蓮子按老、鮮、嫩分成三個不同的品相等級,分裝在三個小籃子裏。看著她一身綠衣,一地綠蓮蓬,三籃綠蓮子,深深淺淺的綠,濃濃淡淡的綠,相互映襯,互相媲美,真的很夏天,真的很清涼舒服。當我跑過她面前時,總是忍不住多看幾眼,看她剝著夏天,也是一種享受。大嫂她還很環保,地上沒有丟一點垃圾,因為她身後還攜帶了一個蛇皮袋子,專門用來裝剝開的蓮蓬衣。

不一會兒,她的身邊就會集聚來一些附近農村出來賣菜的菜農。菜農們挑著一擔水靈靈的菜,有茄子、菜豆、黃瓜、南瓜,辣椒、苕尖、苕杆、毛豆、花生等夏天的時令瓜果蔬菜,都挨著她依次擺開。也許大家都想和她一起來剝夏天吧,都想沾點夏天綠色的清涼。

等我跑回來時,大嫂面前一排都被人團團圍住,都在爭著買她的蓮蓬、蓮子和菜農的各種瓜果蔬菜。早起晨跑、散步的人們,手裏提著蓮蓬、蓮子和蔬菜,笑顏逐開地滿載而歸,開啟一天一日三餐簡單自在的幸福煙火生活。

夏天,陽光熱情,雨水充沛,萬物繁盛。夏天,蓮葉何田田。滿湖的荷花映入眼簾,微風輕拂,荷葉搖曳著妙曼的身姿,仿佛一片綠色的海洋在蕩漾。綠荷中,或紅或白的荷花,星星點點,兀自開放,搖曳生姿,顧盼生輝。荷花與碧綠的荷葉相映成趣,真的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荷花年年開,蓮蓬年年摘,蓮藕年年采。采蓮蓬,剝蓮子,是夏天的美事,更是兒時的美味。

兒時夏天,在故鄉的荷塘,快樂地下水采蓮蓬,摘一朵大荷葉蓋在頭頂當帽子,抱一捧蓮蓬,席地坐在荷塘邊的樹蔭下,一五一十地剝,像是剝開一個綠色的世界,像是剝開了一個綠色清涼的夏天。剝開蓮子,去掉蓮心,丟進嘴裏,一口咬下去,清脆爽口,香甜酥嫩,吃一口,嚼一口,像是在嚼著香甜的夏天。整個夏天,時不時就去田畈采蓮蓬,時不時地就在剝蓮蓬,吃蓮子,像是剝了一個夏天,整個夏天都迷漫著荷花的清香味。

想起文武全才的辛棄疾,稼軒公一生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他一生以功業自許,卻命運多舛,壯志難酬。晚年寫的《清平樂·村居》,難得的充滿了夏天綠意溫馨的煙火氣。“茅簷低小,溪上青青草。醉裏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賴,溪頭臥剝蓮蓬。”好一個溪頭臥剝蓮蓬,這是多麼快活愜意地剝一個夏天。晚年的他,也許只有這溪頭臥剝蓮蓬的稚子,這平常人家的天倫之樂,就是這人間煙火味,最撫凡人心,才能撫慰他的心靈……

望著湖邊賣蓮蓬的大嫂,我終於禁不住也湊上去。“妹子,蓮子就剩這麼多了,便宜點都賣你,這是我大清早剛採摘的,還帶著露水呢,新鮮著呢。”大嫂連忙笑著和我打招呼。我笑著問:“還有沒有剝的蓮蓬嗎?我也想自己來剝。”大嫂笑著回答,“我一大清早就一直在這剝,都剝好了,你買去就可以直接吃啊。”“我每天看你坐這剝蓮蓬,剝的好有味,我也想自己來剝,也要剝蓮蓬”。大嫂聽了我的話,“哈哈”地大聲笑起來。大嫂站起來,抖了抖兩個裝蓮蓬的蛇皮袋子,還真找到了僅剩的三個綠蓮蓬。“買一送三,你把這蓮子全買去,這三個蓮蓬送你自己剝。”“好,好的”。我拿著這僅剩下的三個蓮蓬,圓頭圓腦,胖鼓鼓的,綠意滿滿,裏面的蓮子應該也顆顆飽滿可愛。我捨不得邊走邊剝蓮蓬,準備回家坐下來,一五一十地,認真地剝,小心地剝。我還要把這綠色的蓮蓬衣細緻地剝下來,剪薄,夾在厚厚的書裏,夾平整,做成三個富有禪意詩意的蓮花書簽呢。我提著半袋蓮子,還是忍不住,邊走邊剝蓮子,剝了一個蓮子,立馬丟進嘴裏,一口咬下去,脆嫩香甜,清新可口,滿齒餘香,香甜中帶著荷花的清香,我幸福地慢慢嚼著,像是在咀嚼一個綠意清涼的夏天。

這熱情的夏天,炎熱的夏天,有周敦頤的《愛蓮說》可讀,有千古名句“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可呤可誦;有《荷塘月色》可望可賞;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可親可愛,有“溪頭臥剝蓮蓬”可剝,整個人頓感神清氣爽,清涼愜意。

清涼自在的夏天,幸福甜蜜的生活,是剝一個夏天“剝”出來的。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