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過客變台客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情牽台灣30年

從過客變台客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情牽台灣30年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圖/財訊雙週刊)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即將結束5年任期,返回荷蘭任職。娶了台灣老婆,在台灣住了20多年的他,暢談對台灣社會的觀察,以及他與台灣密切的連結。

4月27日,鮮豔的橘色鬱金香和焦糖煎餅,擺在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面前,透過當時全民每天必看的記者會鏡頭傳達出去,讓荷蘭焦糖煎餅在全台狂賣,兩個月後依然缺貨;加上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當天加碼宣布,「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改名為「荷蘭在台辦事處」,讓台荷關係急速升溫,台灣人對荷蘭的認識和好感度也快速增加。

雖然因為中國的政治壓力,荷蘭在台辦事處改名、改換專屬識別標誌及更新官方網站後,對外不再談論此事,由此檢視,台荷關係愈來愈緊密,卻是不爭的事實。除了雙方在半導體產業的連結外,紀維德任職荷蘭駐台代表五年期間,致力推動台荷在經貿、文化與城市交流的努力,也功不可沒。

接電話的第一個招呼聲是「喂」,言談間常帶著「嗯」、「對對對」等台灣人慣用的語詞,偶爾還來一句「沒法度」的台語,紀維德的流利華語與道地的台灣腔,常會讓和他聊天的台灣人,忘了是在和外國人講話。他自己笑說,過去派駐上海工作時,只要一開口,聽到他語調較軟的台灣腔,中國人就會問:「你是從台北來的嗎?」

從過客變台客 荷蘭駐台代表紀維德情牽台灣30年
紀維德非常活躍,和政商界關係友好,也帶領荷蘭在台辦事處積極參與各項活動。(圖/財訊雙週刊)
台灣女婿結緣 為台灣各領域都感到驕傲

畢業於荷蘭萊頓大學漢學系的紀維德,因為結識了台灣籍妻子,為愛來台灣,從1987年到2009年在台灣成家立業,連續住了22年;後來才到上海擔任荷蘭駐滬工業事務領事、荷蘭經濟部外商投資局中國事務首席代表。2015年,紀維德返台擔任荷蘭駐台代表,到今年7月底任職期滿,即將調任海牙的荷蘭經濟部門工作。

「我已經申請延任一年,不能再延了。」紀維德說,大部分的駐台代表都喜歡台北的職位,很多人會申請延期,因為對他們的配偶來說,台北是很適合居住的地方,環境非常好,醫療也很好,「台灣很值得驕傲,各個領域都值得驕傲。」

紀維德和台灣結緣30年,與台灣經濟起飛與產業轉型的過程密不可分。他說,初到台北時,捷運工程剛開始,整個都市像一個大工地,但台灣經濟蓬勃發展,加上解除戒嚴,外商一直進來,開發台灣市場。紀維德在台的第一個工作是幫外國品牌做行銷,後來轉至荷蘭航空任職,一直做到亞太區行銷總監,他以台灣為基地,飛遍荷航在亞太區駐點的20個國家。

「台北對我們兩個是很理想的基地,兩人都可發展職業,小孩也在這邊長大受教育。」紀維德1990年代後期曾獲邀到北京擔任荷航中國區總經理,但為了太太的工作和兩個小孩的教育,他婉拒了該項職務。紀維德的妻子曾淑芬,一直在外商金融圈擔任要職,2013年自瑞銀集團退休。

俱為半導體強國 台荷經貿緊密不只海尼根

談起荷蘭和台灣的關係,紀維德滔滔不絕。台灣人耳熟能詳的飛利浦電子公司就是荷蘭企業,飛利浦曾是台積電的創始大股東,當年持有27%股份,2008年才出清持股。現在台積電的主要設備供應商艾司摩爾,也是荷蘭企業,是當年由飛利浦出來的員工所創。「兩個小國(指荷蘭和台灣)擁有半導體大公司,供應全球龐大的市場。」紀維德點出荷蘭和台灣的共同點。

半導體產業鏈,讓兩國貿易金額激增。台灣是荷蘭在亞洲的第2大出口目的地,僅次於中國;荷蘭則是台灣在全球第10大、歐洲第2大貿易夥伴。紀維德指出,台灣從荷蘭在亞洲第5大出口國,到這兩年急速成為第2大出口國,除了半導體產業,離岸風電也是重點。

荷蘭有很多海洋工程公司,從鑽油平台轉型發展離岸風電技術,台灣身為亞洲最早發展離岸風電的國家,全世界頂尖公司都到台灣,荷蘭便有25家荷蘭海洋工程公司來台灣。此外,化工也是荷蘭輸出的重要產業,包括帝斯曼集團(DSM)、阿克蘇諾貝爾塗料公司等在台灣都有很大市場,也都在這裡設廠。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