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溫柔而堅定!當部長像帶孩子 鄭麗君:要懂得放手

專訪/溫柔而堅定!當部長像帶孩子 鄭麗君:要懂得放手
暫離政壇的鄭麗君沒有擔任任何重要公職,只不過和她聊起家人、聊起自己、聊任內、聊卸任後的生活,談話內容卻依舊離不開政治。(圖/記者葉政勳攝)
民進黨在2018年年底的地方縣市長選舉中大敗,隔年,時任文化部長的鄭麗君以敗選負責為由請辭,最後在超過1500位文化界人士連署,以及閣揆蘇貞昌3次大力慰留下,決定「留下來再拚一段」。2020年蔡英文帶領民進黨贏得總統與立委大選,鄭麗君這回辭意堅決,在5月份正式卸下部長身份,回到家庭成為全職媽媽。

如今,暫離政壇的鄭麗君沒有擔任任何重要公職,只不過和她聊起家人、聊起自己、聊任內、聊卸任後的生活,談話內容卻依舊離不開政治。

用部長態度來養兒子!鄭麗君的奇特媽媽經

「我覺得我從高中起就比較像個怪咖,很多心思不在生活裡。」鄭麗君談起過去30年的日子時,竟然用「怪咖」來描述自己。

據了解,鄭麗君從大學開始就參與學運社團,而極積投入公共事務的她,也體會到「人可以不為自己而活」的道理,更成為她過去30年重要的驅動力。只不過,5月份決定離開文化部時,她決定要把全部的心思都留給家人。於是從卸任到現在,鄭麗君開始「野放」自己,把時間都花在剛上小學的兒子寬寬(小名)身上,陪著小朋友玩泥土、爬樹。

「我覺得,我是在陪孩子,但現在回過頭來看,他(寬寬)也在用他的方式在陪伴我,我好多年沒有這樣的生活了!」

鄭麗君在陪伴小孩的同時,也有更多時間可以「思考」,這時她才發現,這些陪伴孩子的活動,好像並不全是為了小孩,反而像是「為自己安排的」,因為過程中讓鄭麗君重新學習「做一位母親」,這讓她彷彿是重新成長。所以鄭說:「與其說我陪伴他(寬寬),不如說是他陪伴我。」

重新學會做一位母親,鄭麗君也獲得最重要也最深層的心法,「就是溫柔而堅定!」

專訪/溫柔而堅定!當部長像帶孩子 鄭麗君:要懂得放手
鄭麗君談起過去30年的日子時,竟然用「怪咖」來描述自己。(圖/ 記者葉政勳攝)
鄭說,「你不用言語大聲地對小孩,但你要協助他,在給他規範的時候要有很堅定的意志。」她認為,每個孩子都不一樣,都有自己的個性,父母不用一直打擾小孩,因為越是「跟著」小孩,會讓他越沒辦法培養自己安全的能力,反之,父母如果放手,小孩就開始「長」出自己的能力。

然而,這個心法和鄭麗君擔任文化部長有關。鄭回憶起擔任部長時,文化部在各部會中相對弱勢,她認為文化部在爭取預算或思維上,就需要有堅定的態度,即使被現存制度挫敗,還是要「非常地堅持、非常地堅定」。但許多工作又必需和各部門相互合作,所以除了堅持與堅定外,還要夠溫和。

當立委沒在怕吵架 父母身教學會溫柔

至於如何學會「堅定」?她笑著說:「堅定的基礎就是要能據理力爭……,當立委讓我不怕吵架。」

鄭麗君表示,擔任立委時,自己深信只要自己多質詢一分、多講一句話,可以為他人多爭取一份權益,而這也是她監督政府的最大動力。「當自己是為了公共利益,那就可以堅定!」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