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匠人魂 用指尖與霓虹共舞

燃燒匠人魂 用指尖與霓虹共舞
臺灣少數僅存霓虹燈師傅黃順樂。(圖/記者林天佑拍攝)
你有曾被五光十色的招牌吸引過嗎?你腦海中最印象深刻的光線是哪一種?對臺灣少數僅存霓虹燈師傅黃順樂來說,再也沒有其它光源可以媲美夜幕下的霓虹,但花無千日好,曾經被廣泛應用在招牌上的霓虹燈逐漸被LED所取代,黃順樂看著曾經親手打造照亮夜晚的霓虹招牌,在如今卻面對等著被拆下的命運,他決定要為了自己心中最美的光源再奮力一搏,讓霓虹持續展露它的光芒於世界面前!

霓虹燈師傅門檻高巔峰時期月薪破十萬

黃順樂是鄉下小孩,因為親戚在電影院工作的緣故,讓他有機會來到城市一睹霓虹的風采,當他第一眼看到海報牆上被做成槍型的霓虹燈時,猶如看到世界奇觀,在鄉下他只知道鎢絲燈泡、日光燈,第一次接觸霓虹燈才發現,原來還有這一種獨特的光源,它可以隨心所至變化出各式各樣的形狀,一把會發光的槍,影響了黃順樂將近半世紀的霓虹人生。

燃燒匠人魂 用指尖與霓虹共舞
霓虹燈製作過程中被燙傷、乾眼症更是家常便飯。(圖/記者林天佑拍攝)


製作霓虹燈的技術牽涉範圍非常廣,包含電學、光學,還要了解氣體的化學特性,工作環境需忍受噪音與高溫,被燙傷、乾眼症更是家常便飯,黃順樂13歲開始跟著親戚學做霓虹燈,通常一位可以獨當一面的霓虹燈師傅訓練至少3到5年不等。民國70到90年之間,是霓虹燈在臺灣最輝煌的時期,當時的霓虹燈師傅接案子接到手軟,不得不挑案子做,以件計價的情況下月入10萬是常態,直到90年後,低技術、低門檻的LED燈被引入臺灣,由於組裝LED燈並不需要太難的技術,變成只要懂一些電路原理的人都可以進行組裝,這樣的方便性讓LED燈很快的被普及於招牌與照明,許多霓虹燈師傅也逐漸轉型,但黃順樂卻依然對霓虹燈情有獨鍾。

燃燒匠人魂 用指尖與霓虹共舞
製作霓虹燈的技術牽涉範圍非常廣,包含電學、光學,還要了解氣體的化學特性。(圖/記者林天佑拍攝)


黑暗中看光影共舞藝術創作延續存在價值

燃燒匠人魂 用指尖與霓虹共舞
黃順樂用霓虹燈創作,將霓虹燈作品定位在展覽、藝術裝置。(圖/記者林天佑拍攝)


看著滿街的霓虹燈招牌被拆的所剩無幾,黃順樂開始思考,如何讓霓虹燈不要走向被淘汰的命運?既然贏不過商業競爭,或許改用藝術創作的方式,是提升霓虹燈價值的另一個奇幻旅程!起心動念後黃順樂開始用霓虹燈創作,將霓虹燈作品定位在展覽、藝術裝置,1999年黃順樂的霓虹燈作品《神氣活現》獲美國洛杉磯霓虹博物館典藏,隨後更獲邀世界各國參展,這些肯定不僅證實他將霓虹燈轉為藝術品的想法確實可行,也讓世界看見臺灣霓虹燈師傅不被時代所淘汰的韌性。

燃燒匠人魂 用指尖與霓虹共舞
黃順樂不放棄對霓虹燈的追求,仍在嘗試用不同的氣體配方製作出不同的霓虹流動光線。(圖/記者林天佑拍攝)


事過境遷,黃順樂並不放棄對霓虹燈的追求,他仍在嘗試用不同的氣體配方製作出不同的霓虹流動光線,在黃順樂形容下的霓虹燈,就像是一位多情似水的美麗佳人,每日的溫度、濕度都會影響它綻放的光芒,黃順樂只能付出耐心與堅持,一探霓虹最深處的情感,幾番研究下他發現藉由電子的撞擊,觀賞霓虹的人還可以與之互動,綻放不一樣的光線變化,黃順樂的堅持讓他的信念成真「相信霓虹燈這麼美麗的光線是不會被淘汰的,我們用藝術創作的方式,可以延續霓虹燈存在的價值」。

【Tag人物小檔案】

●姓名:黃順樂

●年紀:61

●簡歷: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