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先揭騙子嘴臉

名家論壇》吳崑玉/先揭騙子嘴臉
民進黨立委嘉瑜家暴案的主嫌林男被起底,他四處宣稱自己是國安會高層幕僚多年,事出之後國安會才予以否認。(圖/記者陳明安攝,2021.12.1)

高嘉瑜家暴案的主嫌林男被起底,他四處宣稱自己是國安會高層幕僚多年,事出之後國安會才予以否認。實際上,這種事和這種人江湖上習以為常,而且多半放過了事,但這些騙子經常是隱藏的危險人物,政府應該有個處理原則與辦法,提早制止這些騙子橫行江湖。

這些假託高層的狀況到底有多普遍呢?茲舉數例如下。

某日半夜,接到有人來電,他在Piano Bar遇上一個酒客嗆聲,起了衝突,對方自稱是國安局人員。友人機警留下他的名片與電話,次日我通報國安局朋友查證。國安局朋友馬上打電話到他手機,質問他是不是在外偽稱為國安局人員?如此違反法令,將予送辦。對方嚇得一直道歉否認,以後也再沒看見他出入那間店。過了幾年,聽說他與某名女人結婚,後來又涉及家暴送辦,與這次案件主嫌行徑如出一轍。

在台北縣工策會服務時,某日勞工育樂中心董事長來電,告知某具律師身份的前縣府官員,帶了兩個自稱是調查局人員的年輕人,到勞工育樂中心視查。宣稱他是奉黨政高層之秘密命令(當時是馬政府),來追查蘇貞昌縣長時的弊案。這位老實董事長,當場被嚇到了?便讓他看東看西繞了一圈。

當下我便打電話去調查局,找來海山組組長,約陳董在我辦公室碰面。除告知調查局沒有這個人也沒有這項任務外,也說明調查局查案,會有正式的文件與流程,不會用這種方式。同時,調查局要求勞工育樂中心調出監視錄影帶,要控告此律師冒用調查局名號。但錄影帶只錄到律師老爺帶兩個愣頭青進門的畫面,無法作為證據。後來陳董大概也是怕惹事,搞清楚各種證件與文件樣式後,便回去交待工作人員特別注意,並留下海山組幹員連絡方式,如有類似人員再上門立即通知幹員逮捕。此事便大事化小,不了了之。這位律師老爺後來繼續在黨政圈裡廝混,還去幫忙驗票,看來還混得不錯。

江湖上辦事,九成是用「唬」的,偏偏台灣人黨國威權遺毒未淨,法律觀念薄弱,既沒有驗證手法,也沒有查證管道,經常被這些自稱「我老大是誰?」「我是XX人員」的人給唬住了。不要以為只有村夫農婦無知小民會被騙,連半官方的董事長也會被瞬間鎮住,甚至後來在黨團,也遇到黑白兩道自稱多麼威的人馬登門唬爛,甚至出言恫嚇。還好我平日交往複雜,遇上這種人就挑個他嗆聲的單位或什麼會的電話出來,問他要不要報個訊?對方馬上就慫了。

深入研究一下這些冒用官方或黑道老大名號騙子的心態,無非是想假託威名鎮住對方,恐嚇對方就範。這種行為的背後,本身就是一種暴力邏輯,他不是假託名號讓你羨慕欽敬那種騙子,而是另外一種恐嚇,意思是我認識某某某,或我擁有某種權力或武力,「你如果不聽話,我就把你…」。這種人如果回到他覺得安全的地方,面對他覺得可以為所欲為又不會被舉發的人物,潛藏的暴力傾向很容易傾瀉而出。所以,這種人會家暴父母、女友、小孩,一點也不讓人意外,而且只要有一次成功,便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再犯。法律上的保護令與輕罪,讓他更加肆無忌憚。把他拖出去一暴還一暴,雖然在道德和法律上不被允許,卻是最簡單有效的對應方式。

台灣經常有個觀念,來自當年青幫老大杜月笙的說法。有人報告說很多人假借青幫名號在外招搖撞騙,杜月笙回答的大意是,有人要借我們的招牌,表示我們的招牌還有點用,睜眼閉眼就算了。這套邏輯在幫會裡還有點用,但嗆到政府單位便完全無法忍受。畢竟國安、檢調這些單位,有其法律上的權威與嚴肅性,不能容許假冒行為的存在。但現行法令卻沒有有效制止假冒官方單位名號的辦法,或因抓不勝抓而睜眼閉眼,從而縱容這些騙子橫行江湖。

事實上,即使在江湖行走,亂嗆老大名號也是會出事的。某討債集團嗆聲他的老大是某甲,不還錢就要耍狠對付他。被討債人受不了,找上某中部Y老大出面協調。Y老大把某甲找來,第一句話就問他老大是誰?然後打電話去找他老大協調。還好某甲的老大是真的,如果是假的,可能當場就被處理掉了。

所以,我一直覺得,每次出了事,就喊喊「跟暴力說不」,其實滿廢話的。如果政府單位認真處理這些假冒名號的詐騙份子,也許就沒那麼多無辜女性會被騙了。政府也不必全用法律伺候這些騙子,公佈姓名與詐騙行為,專線接案並轉警察追蹤驗證,也許更能有效遏止這些歪風。許多潛藏的家暴俗辣,也可能早就被揪出在案,使其無法再在江湖行騙。

這位老兄已經騙到國安局的上級國安會秘書長了,情況還不嚴重嗎?因為他假冒的是國安人員,就把他當成國安問題來處理,不算過份吧?!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