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火,與希望的光:2021索羅門群島首都為何失序?

(※ 文:郭佩宜,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24日,索羅門群島首都發起示威活動,從原本的和平抗議變調,出現為期3日的失序狀態。之後情勢很快平靜下來,主要是許多國內意見領袖的冷靜呼籲、地方社群自發的維和努力,以及在索羅門政府請求下,澳洲迅速派遣數十澳洲軍警支援(之後巴布亞新幾內亞、斐濟也出手幫忙)。許多社團、教會、青年、公司在週末自發清理街區,首都荷尼阿拉市(Honiara)迅速啟動了復原的工作。

主流的媒體論述,將此次事件直接連結到2019年9月索羅門政府決定與台灣斷交、與中國建交,在國內引起很大反彈,尤其是人口最多的馬萊塔島(Malaita),以及其反中親台的省長蘇達尼(Daniel Suidani)。索羅門群島的總理蘇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也將事件歸咎於此,並暗示有外國勢力介入,澳洲總理則有不同看法。中國因素的確扮演重要角色,但背後原因更為深遠且複雜。本文將試著從幾個不同於主流媒體論述的斜線,敘述本事件為何爆發。

觀點/火,與希望的光:2021索羅門群島首都為何失序?
澳洲軍警28日在索羅門群島上荷尼阿拉市街道巡邏。(圖/美聯社)
都是太平洋運動會惹的禍?索羅門的島民很重視運動競賽,反映在兩大報《索羅門星報》(Solomon Star)與《島嶼太陽報》( Island Sun)。這兩大報的版面與摺疊編排方式與台灣報紙不太一樣,可以從整落的正、反2面讀起。報紙頭版多半是國內外大事,但背面頭版(以及接下來兩三版)都是體育新聞,報導國內、國際的賽事新聞。足球尤其是最受歡迎的運動。

索羅門群島從20世紀末的內戰中重新站起後,希望能再次建立在區域內的地位以及國家光榮感,2012年成功地舉辦太平洋藝術節即是很好的例子。因此2016年索羅門取得了2023太平洋運動會(Pacific Games)主辦權時,成為國內備受重視的大事。

太平洋運動會是國際奧會下的分區運動賽事,以大洋洲島國為會員,相當於亞運,4年舉辦一次。然而就像奧運已然被批評是過度燒錢的活動,太平洋運動會也有類似問題,許多大洋洲國家財政原就困難,舉辦這麼大型的賽事除了活動經費,更要建造多種體育設施,很可能造成鉅額負債。

最清楚的例子,就是2019年本來是東加取得主辦權,卻發現無法承擔,後來由不久前曾舉辦過、已經蓋好體育場館的薩摩亞臨時接手。近年舉辦太平洋運動會的薩摩亞(2007、2019)、巴布亞新幾內亞(2015)都靠中國資貸建造體育場;事實上,中國熱衷在大洋洲邦交國蓋各種體育館,被稱為「場館援助外交」(stadium diplomacy)。

索羅門於2016取得主辦權後,就開始找經費。台灣當然想幫忙,但這麼大筆的經費需要斟酌,立法院也不會沒意見;即使資助建造場館,之後會不會變成蚊子館?後續維運也要考量。

總之,台灣外交部盡了很大努力,設法跟索羅門政府討論、好擬出一個財政上可行的方案,2019年已經規劃準備開始建造。然而,台灣的出手或許不似中國那麼豪氣,似乎也是不得不壓縮到某些項目援助的金額,這也可能是蘇嘉瓦瑞政府2019年9月決定改與中國建交的一項重要變數。

中國建交後,最大的工作就是蓋體育館。2020年COVID-19疫情之後,索羅門群島快速關閉邊境,航班幾乎都停擺。在國境封鎖期間,曾特別准許建造體育館的中國工程師及工作人員入境(有施打還在實驗階段的中國疫苗),以免進度來不及,當時引發索羅門群島大量批評,擔憂會從中國帶入病毒。 整體而言還是延宕了,因此2023年7月的運動會延到11月。

前陣子終於舉行了體育場動工典禮。新聞照片相當有趣,雖然是在索羅門群島,但活動看板印上非常多中文,而且中文先於英文,字體也比較大,好像中文才是主體一樣,或許是要作為大內宣之用。此外中英文內容也不一致,例如大標題中文是「中國援索羅門群島⋯⋯」,但英文就只有“Ground-breaking ceremony”。

觀點/火,與希望的光:2021索羅門群島首都為何失序?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