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大外宣電影與禁片來台憑籤運?放寬陸片配額制看見真實中國

(※ 文:翁煌德,台灣影評人協會常務理事。臉書粉絲專頁、部落格「無影無蹤」經營者)

今年文化部選在11月24日辦理一年一度的「陸片配額抽籤」,此時剛好娛樂、文化界的媒體與意見領袖都忙著討論金馬獎,因此討論熱度比以往都還低得多。無論這是刻意安排還是單純巧合,這一年一樣有10部中國電影中籤,而這個制度的尷尬與僵化,也依然擺在那裡。

陸片配額制防不了中國大外宣入台「陸片配額制」是在2000年確立,基於保護台灣市場原則,規定一年僅允許10部中國電影在台上映。早年是以排隊送件順序來決定,但以「送件順序」決定總會被質疑有黑箱可能,才在2013年改為「抽籤制」來辦理。之所以仍不使用逐部作品審查方式操作,也是因為很難找到一個解釋「誰能上、誰不能上」的標準。

「抽籤制」聽來固然很怪異,但的確是所有方式之中最公平的。因為所有片商都會派出代表參與抽籤過程,至少可以排除內定可能。但問題是,配額制度的設立之一是基於政治因素,可避免中共主旋律大舉入侵台灣。

結果這些主旋律電影長年來也都仍然照常參與配額抽籤,包括《長津湖》和《中國醫生》等作在去年甚至中籤。諷刺的是,一向與台灣關係良好、不受主旋律意識擺佈的導演如婁燁的作品卻沒有機會在台上映。許多作品的意識型態甚至就是批判中共暴政的作品,也得乖乖去抽籤,最後名額甚至可能輸給為中共歌功頌德之作。

這個窘況未必代表抽籤制不可行,但確實凸顯配額制度理應存在配套措施。

觀點/大外宣電影與禁片來台憑籤運?放寬陸片配額制看見真實中國
中國電影審查曾要求《浮城謎事》剪去性愛與暴力部分,婁燁直接去除自己導演名字抗議。(圖/IMDb)
《絳紅森林》值免受配額限制2014年,文化部影視司修訂法條,新增中國電影若獲得三大影展坎城影展、柏林影展、威尼斯影展以及奧斯卡獎等競賽單元獎項,或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的電影,則可不受10部配額的限制。

但實情是,三大影展與奧斯卡獲獎的難度極高,而在2018年後,中資電影全面抵制金馬獎後,該法條也成了名存實亡。推到極致來說,除非習近平垮台、中國民主化,否則恐怕再也不會有中國電影獲得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或最佳導演。

在稍早金馬獎頒獎典禮結束後,中國紀錄片導演金華青在個人新浪微博發了一段話,使各界產生不少聯想,內文寫著:

直到今天還有人問我,金華青你的影片最後撤賽了嗎……想對你們說的是,《絳紅森林》的金馬夢魘,今晚,這一刻終結了。

金華青的作品《絳紅森林》在今年金馬獎入圍最佳紀錄片,作品描寫四川亞青寺數萬名覺姆(藏族的「女尊者」,即佛教所稱的比丘尼)遭到中共政府迫害驅趕的歷程,只是表現作品略為隱晦,並未過於直接的指控當權者。作品藝術含量高,也具人道主義精神。除了在金馬獎提名,該片在紐約新導演/新電影展等國際影展首映,在全球各地都受到歡迎。

無論如何,《絳紅森林》是一部選材大膽,也有觀點的紀錄片。導演選擇報名金馬獎,勢必也知道風險為何。透過他的發言,也可預料他可能真的在入圍之後受到了一些刁難。先不論導演本身意願為何,這樣已經獲得金馬獎入圍認定的優質作品,難道不值得文化部給予一張免受配額限制的門票嗎?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