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宇剪黏工藝,傳承面臨困境【獨立特派員】

廟宇的屋頂裝祥龍翻雲、氣勢凌人,一個個歷史人物神態逼真、栩栩如生,這些細緻的工藝,如果不說實在很難讓人猜得到,其實它們都是由一個個破碎的碗片剪黏上去。

兩年來剪黏藝師葉明吉帶著團隊,在高雄代天宮進行剪黏修復,整個修復工程採以修舊如舊方式,保存原本藝術價值。拜殿上的祥獸氣勢軒昂,正殿上方的雙龍護塔顏色更是華麗耀眼,於其他公廟採取碗片剪黏不同,代天宮則是以玻璃作為材料。

剪黏最早源自中國明朝萬曆年間,當時匠師們利用陶瓷破片,經過繁複工序以剪黏裝飾,增加宮廟的莊嚴與氣度。後來傳至台灣,日治時期仍以碗片為材料,直到二次大戰後因有太多廟宇需要修復,碗片材料不足才改用玻璃替代。

葉明吉分析,以玻璃製成的作品相較活潑,而碗片則是更有古樸感。不過碗片由於不容易切割和裁剪的關係,因此在製作過程上會比玻璃來的麻煩不少。

廟宇剪黏工藝,傳承面臨困境【獨立特派員】

自動產生的描述">
葉明吉帶領團隊長期於高雄代天宮進行修復作業。(圖/獨立特派員)
受父影響辭退工作,接棒葉氏剪黏工藝兩年前接下案場,葉明吉對高雄代天宮有份特殊情感,因為這座廟的剪黏,當初就是由他父親葉進祿及祖父葉鬃所作。葉明吉原本在營建業服務,因家族傳承禁不住父親勸說,才辭去冷氣房的工作開始爬屋頂。

不過即使從小耳濡目染,父親對他的訓練依舊非常嚴格。葉明吉表示從業的第一天,父親就交代他要當個稱職的師傅,並不斷透過繪畫訓練筆路,讓自己腦中充滿畫面,才能成功做出作品的神韻。

擺放在工作室內的作品,無論表情、肢體動作都各異其趣、唯妙唯肖。家傳三代的葉家作品風格細膩精緻,最大特色就是人物神韻的掌握,如父親葉進祿的作品「關公斬蔡陽」,從中可看出葉氏剪黏的細緻功力。

一般剪黏除了在廟宇屋頂,還有在廟內壁堵也會使用剪黏。以歷史故事為題材,從封神榜到三國演義,每幅都具有著不同的典故。不過初始壁堵的剪黏都只有半面,後來是由葉明吉創新才將平面轉立體。

「手的長度跟身體的長度、腳的長度,以及整個頭部的配合,都具有一定的比例。」葉明吉說,剪黏越小越難做,不僅五官神韻得細緻掌握,就連骨骼構造也要十分了解,才能製作出生動的作品。

廟宇剪黏工藝,傳承面臨困境【獨立特派員】

自動產生的描述">
葉明吉父親葉進祿作品「關公斬蔡陽」(圖/獨立特派員)
以敲代剪隨緣創作,走出職業生涯新路途頭戴后冠、面容慈祥莊嚴,這是去年榮獲台灣工藝類最高榮譽「國家工藝成就獎」,由藝師陳三火所打造的作品。利用花瓶的弧度線條,展現媽祖衣襬的飄逸,和一般剪黏不同,陳三火擅長以敲代剪,再按照敲破的花瓶紋路隨緣創作。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