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與雄心並駕齊驅 仁者俠醫江守山揭關鍵

良心與雄心並駕齊驅 仁者俠醫江守山揭關鍵
製作人:張淯 社長|文:林淑妙|攝影:石雨鑫|責任編輯:林玟玟|核稿編輯:陳曉玫

學生時代便喜好閱讀武俠小說,單是金庸小說就看了至少10遍,或許是這樣的緣故,讓江守山在言談中隱約流露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個性,也就是這樣的俠義性格,才讓他成為臺灣腎臟科名醫、健康無毒飲食的推手。

但令許多人感到好奇的是,江守山是在什麼情況下,從醫學界跨足至全然陌生的商業領域,甚至上遍各大節目、出書,進而成為鎂光燈追逐、諮詢的對象?在這看似一路順遂的過程,他卻經歷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這一切都要回歸到「當初我為什麼會當醫師」的初衷。

從醫界跨足至商業餐飲界,進而成為醫學界網紅,其實江守山一路走來並不輕鬆,因為在他的觀念裡「健康很可貴」,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產生,就必須從他自身經歷開始說起。

健康可貴選擇從醫

早年聯考制度尚未廢除,因此高二升高三必須面臨選組的抉擇,當時江守山心想,自己從小身體不好,4歲時左髖關節壞掉,在病床上躺了1年半,即便上了小一,又因長短腳關係造成走路跛行得厲害,當時看在祖母眼裡十分不捨,也擔心到校會受到同學欺負,為此到校伴讀1整個學年;到了國一得了甲狀腺機能亢進(又稱凸眼性甲狀腺腫),因而造成一個眼球凸出,這次竟用藥了整整2年之久,也因為這些患病經驗,讓他更加體認到健康的可貴,於是在選組時選擇醫學系。

再者,他也考量到,家中有3位高齡8、90歲的長輩,若自己就讀其他科系,等將來有所成就時,長輩們恐怕早已看不到,更別說要享受,但若就讀醫學系,仍有機會在長輩人生最後那一刻回報他們;雖然江守山的內心這樣想著,但依然感到猶豫、徬徨,他回憶道,於是我觀察到同學的父母大多鼓勵自己的孩子就讀醫學,這才讓我放下心中那塊石頭,決定報考醫學院。

看似順遂的求學路,冥冥中老天仍是開了江守山一個玩笑。照理說,他在全校成績名列前茅、拿獎學金、也擔任臨床助教,理應可以為自己申請到首選—血液腫瘤科,他笑著回憶說,當時榮總的陳主任是國際知名學者,加上免疫染色的方式才剛萌芽,有很多研究可以做,因此申請單上僅填寫血液腫瘤科,怎知事與願違,意願申請單連被退了2次,經詢問後才知,原來部主任希望我到腎臟科,就這麼陰錯陽差我來到腎臟科當醫師。

良心與雄心並駕齊驅 仁者俠醫江守山揭關鍵
江守山醫師(左)與獨家報導社長張淯(右)合影,接受訪問暢談他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命運安排路更寬廣

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來到腎臟科,此時的江守山發現,原來腎臟科是「沒有腎臟的一般內科」,因為來到這門診的病患所服用的每一顆藥,都必須由醫師親自調整,有些藥一般患者一周吃21顆,但腎臟病患僅能服用一顆,劑量就相差20倍,有時也會看像腎臟發炎患者,僅需治療腎臟炎即可。他笑著表示,腎臟科比較沒有侷限性,好處是自己興趣十分廣泛,任何醫學藥物進展均須涉略,所以,自己也樂在其中。

由於江守山展現專業關心病患的用心態度,深受病人信任,因此,他37歲當選腎臟醫學會最年輕理事,期間擔任多屆包括諮詢委員會主委、政策協調正、副主委,雖然擁有如此多頭銜,他卻反自嘲,我就是在這裡誤入歧途,看到後來會害怕。

原來,他初到新光醫院任職時,當時病患是從0開始看起,一周看3診,一年後開始限制一診50號,3年後一周看5診,每一診限100號,就這樣看了10年,期間也升任為腎臟科主任,成立全台的2大洗腎室。當下他也驚覺,怎麼病患越看越多?之後便開始觀察、研究後發現,臺灣的食物與環境充滿了毒物,像前幾年爆發如塑化劑加起雲劑、毒澱粉事件、海產重金屬超標等食安問題,這些都是造成腎臟病發生的原因;當時江守山心想,難道我一輩子都要做這些事嗎?腎臟壞了就洗腎?雖然洗腎的利潤不錯,但難道當醫師就要因洗腎利潤不錯而讓病患洗腎嗎?一連串的問題不斷地纏繞著,這下該如何是好?

良心與雄心並駕齊驅 仁者俠醫江守山揭關鍵
  • 新聞關鍵字: 毒澱粉甲狀腺糖尿病金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