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系列之布袋戲:吳榮昌與黃武山的傳習故事令人喝彩

記者陳木隆/專題報導

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系列之布袋戲:吳榮昌與黃武山的傳習故事令人喝彩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接班人駐園演出計畫,邀請文化部登錄重要傳統表演藝術保存者陳錫煌授藝的結業藝生吳榮昌、黃武山、陳冠霖、陳韋佑到宜蘭傳藝園區駐園演出。繼之前介紹年輕世代的陳冠霖、陳韋佑的習藝人生之後,本文持續與大家分享吳榮昌、黃武山的傳習故事,二人投入掌中世界超過30個寒暑,為功夫紮實且能延伸創作、注入活化元素的中生代演師,在布袋戲的傳承與推廣扮演承先啟後的要角。

戲棚下長大 吳榮昌從小就愛布袋戲

55歲的吳榮昌,從小在臺北市松山一帶長大,孩童之年,每有節慶廟會,街頭巷尾就會有布袋戲、歌仔戲演出。他不僅愛看戲,演什麼看什麼,也喜歡戲棚下,擠滿人潮與各式攤販那種熱鬧氛圍。

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系列之布袋戲:吳榮昌與黃武山的傳習故事令人喝彩
吳榮昌演出〈濟公傳─梅花山〉後,走到臺前與觀眾互動。(圖∕陳木隆攝)

他不僅愛看戲,還比別人多了一份好奇心與觀察力!無論是歌仔戲各個角色的妝容、五顏六色的戲服,或是布袋戲偶的雕工彩繪,都是他注目的焦點。尤其喜愛布袋戲偶,那種「古早尪仔」的美感,讓他無法自拔,常會趴在後臺邊,緊盯著心中最愛的那一尊,看得出神!

然而,那時的吳榮昌愛偶卻沒錢買偶,只能想方設法尋關係找偶玩。有戶鄰居每年都會請布袋戲團來演出酬神還願,團主會送給那戶人家的孩子一尊戲偶,吳榮昌就會借偶來玩,想像自己是個操偶師,有模有樣地過癮一番。

因美工與戲偶產生微妙關係 同受李天祿父子授藝

因為喜愛美工,吳榮昌國中畢業選讀臺北私立協和工商美工科,因為家境無法支撐昂貴的學費,半工半讀地完成學業。本身的興趣加上求學時期的專業素養,更讓他與布袋戲產生了微妙關係!他說:「布袋戲本身就是工藝、美術,還有音樂、戲劇的綜合,看到傳統布袋戲偶覺得很美,那造型可以用畫、用刻的,多變又有趣。」1985年高職畢業就去一代宗師李天祿的家學操偶,依照自己的感覺去學,並且愈學愈有趣。

傳統藝術接班人駐園演出系列之布袋戲:吳榮昌與黃武山的傳習故事令人喝彩
吳榮昌解說操偶技巧。(圖∕陳木隆攝)

李天祿於1989年當選教育部「重要民族藝術藝師」,那時的吳榮昌已經學藝多年,他又去報名李老師和幾位藝師開辦的傳習計畫,並以不錯的成績錄取了,在學藝之路更上一層樓,不僅受到李天祿的重點指導,還有李的長子陳錫煌(從母姓)、次子李傳燦和其他後場師父的從旁襄助;及至文化部的傳習計畫推出後,他又成為陳錫煌的第一屆傳習藝生,功力持續精進。

「我第一天學操偶,李天祿大師就教我『翻跟斗』,約只兩分鐘就學會了。」吳榮昌記憶猶新的說,然而困難卻在後頭!光是戲臺上的戲偶一舉手一投足,臺下觀眾看似簡單,但對操偶師而言,可能是花了很多時間與精神才竟其功呢!像舉手擦眼淚的動作,他就學了半年之久!此外,口白亦是一大難題!剛從學校畢業時,不太會講臺語,聽不懂師父的口白,師父們又都沒劇本,必須靠强記與筆記,從中理出頭緒才慢慢進入狀況,學、演過程實在不輕鬆。

亦演亦教 道具自製

1994年,吳榮昌與一群熱愛傳統布袋戲的同好組成「弘宛然古典布袋戲團」,擔任團長的他,是第一屆十大傑出青年薪傳獎「地方戲曲獎─布袋戲類」得主。他先後在莒光國小、新埔國中、平等國小、格致國中等社團傳授布袋戲技藝,現為平等國小布袋戲及臺語老師,也在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歌仔戲科任教,加上研習班的開辦,亦演亦教地延續傳統布袋戲的香火。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