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上)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上)

五月初,疫情悄悄地在台灣展開了。猶記得,五月九日我們還在醫院大廳浴佛、恭聽上人的開示,平靜的生活好像都沒受到半點打攪,但才一瞬間,疫情就像巨浪般翻湧而至。

五月十二日,臺灣已有本土16例;十三日,和平醫院院內感染,病人外轉;到了十四日,台北慈濟醫院已經收治了12位確診病人。再隔兩天,本土病例已新增至205例,臺灣的確診人數不斷攀升。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上)

防疫會議上,我告訴大家,這是我們慈濟醫院的使命,我們一定要盡力而為!雙北是這波疫情的熱區,雖然早已準備好專責病房,但隨著確診病人蜂擁而至,病房很快就不夠了。

我們快速地清理可用病房,降載一般醫療量能,快速開立新的微負壓病房。但在當時很難找到工人願意進醫院施工,材料也短缺。所幸,專精此業的慈濟師兄林青華,帶著他的工班、女兒來協助施作,還因為搶時間趕做而受傷了,但他裹著紗布又繼續施工。在很短的時間內,台北慈院完成了第二專責加護病房,提供33張病床來承接確診的重症病人,醫護同仁也穿上層層防護衣,英勇地站上第一線。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上)

每天防疫會議中,我可以感受到上人為我們擔心。那時,大家才剛剛打了第一劑疫苗,而看不見的病毒是會讓人致命的。上人總是提醒:「要穿好盔甲,要保護好自己,才能夠照顧病人喔。」上人幾乎天天都如此叮嚀。

除了改建加護專責病房,為了因應大量的篩檢民眾,在戶外,我們也日夜趕工,感恩師兄與團隊「兩天兩夜」火速建立了「戶外篩檢站」,醫護檢驗同仁也在此篩出很多陽性病人。

和死神搶病人,不論白天與黑夜,救護車一輛又一輛呼嘯而來,許多確診病人被送到台北慈濟醫院。當時的確診人數,每天都是五、六百人,不過半個多月,就有高達六千人確診,讓人驚心動魄。而每個病人背後,代表的都是一個家庭,為了不讓家人心碎,我們拼命搶救,直到六月五日,台北慈院已經照顧了 510位病人。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上)

這些病人中,有些長者非常地喘,他們覺得累了,拒絕一切急救。有一位九十幾歲的阿公拒絕插管急救,就在七十多歲同樣確診的兒子身旁,往生了。也有些病人接到手機裡其他醫院的來電,告知家人往生了,只能拿著手機直流淚,連最後一面都無法見到,而自己是不是還有明天,也不確定,是如此血淚般般的難捨。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上)

有一位八十五歲的爺爺,雙耳重聽,他很愛他的太太,儘管雙眼幾近失明,但仍到萬華龍山寺買包子,要給剛接受關節置換手術在家休養的太太吃。但他卻不曉得,這一趟將可能迎來死亡之旅。這位爺爺染疫後非常地喘,他的家人無法進來病室照顧他,而我們的護理師就像他的孫女一般,在他耳邊加油打氣。爺爺告訴護理師,「我一定要活著回去,因為我還有個老伴要照顧。」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