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中)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中)

當時台北慈院床位已不夠,但我的手機群組裡,卻不斷傳來一則又一則的求救簡訊,像是:「板橋區某段,5/21確診,自述5/16開始發燒、拉肚子,5/20手指發青,現在咳嗽會出血、胸痛,急需協助,我剛打給他,已經無法正常講話,講兩、三個字就會劇烈咳嗽,後來就沒接電話,急需後送。」「請問院長,這一案可以收嗎?」

五月下旬是確診高峰期,當時很多急診室都無法再收病人,但求救簡訊始終沒斷過,台北慈院盡量收,但是我們的壓力是,病房已收滿了,急診室仍不斷湧進很多病人,要怎麼辦呢?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中)

我急中生智,想了一個辦法,「那就把所有病房都當作急診室吧!」當急診雍塞時,陽性病人就直接進病房急救,努力多接一個病人,就有機會從死神手中多搶回一條人命。

洗腎的確診病人在此非常時期,更是被多數醫院隱性拒絕,在專責接收洗腎的和平、松山醫院都已滿床後,有位27歲的先生,不僅是確診的腎友,還患有身心障礙,他被遺棄在台北慈院的急診室外,醫護發現他已經兩周沒洗腎了。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中)

當天晚上,台北慈院立刻為他洗腎,之後,全面消毒,但這不是辦法,我們得趕緊在病房內為他特製、安裝洗腎裝置,還要接RO清淨水,才能為他洗腎。數日後,他插管,進入加護病房仍繼續洗腎,還好他年輕,搶救後又能回到一般專責病房。被遺棄的他,沒有家人,洗腎的護理長對他非常照顧,不只幫他洗腎,還為他洗頭、洗澡,當成自己兒子般照護。直到他出院時,社工才終於找到他的家人,但失業多年的爸爸無法照養他,仍要幫他找康復之家來安置。

台北慈院趙有誠院長分享疫起守護生命(中)

還有位懷孕32周的確診孕婦,因為肺炎嚴重,可能須提早剖腹,但其他醫院沒有正壓手術室可以接手,她找不到醫院願意收治,輾轉來到台北慈濟醫院。這是她第一次生寶寶,卻遇上世紀大疫情,家人都在隔離中,她獨自帶著簡單的行囊前來,難免恐慌不安,我們的醫護同仁為她緊急召開家庭會議,有婦產科、外科、小兒科、重症科、感染科、麻醉科等主治醫師、專責護理師......等,陣容堅強的團隊成員全都一起參與視訊會議,向這位孕婦及她的家人保證,「她(孕婦)就是我們的家人」,一定全力照顧。媽媽還在插管前,為寶寶錄了一段話,因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順利醒來看顧寶寶。

剖腹產當天,1565公克的早產千金,在大家的祝福下出生了,母子均安。媽媽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起平板電腦看著他的寶寶,母愛真的很偉大。更開心的是,她們最後都平安出院了。

口述:趙有誠院長,文字紀錄:楊金燕,照片:慈濟基金會提供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