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藝大師吳嘉文半路出家後半生樂陶陶

進入陶藝的世界到現在二十七年,吳嘉文本來是玩票性質,直到很多朋友說想學陶找不到好的老師,於是兩年多前才成立陶藝教室,現有學生十餘位,來自各行各業菁英,雖然有些人只是把它當成興趣,而不是謀生的工具,但這又何妨,只要快樂就好不是嗎?當種子已播種,就讓它慢慢的成長茁壯,等待有朝一日開花結果。

吳嘉文表示,做為一位陶藝家,一定要有自己的堅持,不能隨波逐流,也不能對世俗的標準照單全收。自覺不好的作品就敲掉,當然心會痛,但還是要敲。他覺得就是做自己,不討好別人,作品沒有過度的修飾,遵循自己的個性去做。

他說,做陶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玩陶就是跟內心的對話,透過頭、手、腳配合去完成一件作品,從玩黏土去呈現自己想表達的理念,去傳達自己的理想。

柴燒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和電燒可以利用電窯控制溫度截然不同,作品的味道自然也不同。柴燒要靠經驗累積,從木頭的選擇、什麼土放什麼位置,如何設計火路,甚至天氣也會影響燒陶的成敗。在日本陶界,如果柴燒成功率達到六成,就是不錯的成績了

吳嘉文是極少數懂得柴燒的陶藝師。


吳嘉文燒了十幾年的陶,自認柴燒的技術並不差,但很多時候還是無法百分之百拿捏火候,尤其是碰到梅雨、颱風或低氣壓。他說,一旦空氣無法對流,柴火溫度無法上升,因為溫度不足,很可能造成作品脆化或達不到自己的要求,失敗率也高。

吳嘉文很認同日本陶藝大師神山清子曾說的「作陶需要一個半輩子的時間」,當心中充滿了創作慾望和靈感,你就會覺得時間永遠不夠使用,常常往內心去探索挖掘,掏空自己的想法,有時是件相當痛苦的事。但「憑一口氣,點一盞燈」,在孤寂的創作過程中,要記得念念不忘,有燈就有人,就會有迴響。【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 本文出處: 臺灣公論報
  • 新聞關鍵字: 梅雨颱風
梅雨:梅雨,又稱黃梅天,指長江中下游平原、臺灣、日本中南部和韓國南部等地的鋒面雨,即每年6月下半月至7月上半月之間持續天陰有雨的自然氣候現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