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富案進入收網階段 高銀開了第一槍

市議會慶富案專案調查小組說明追查進度。


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之初,信誓旦旦要好好查前朝留下來的多項弊案,其中債留台灣銀行界超過兩百億元的慶富冒貸案,是各界最關注的一件。慶富案不只因為金額龐大,攸關台灣國艦國造的國防自主政策,也因為牽涉其中的人不但無人因此遭到追究,甚至繼續跟著主子陳菊進京吃香喝辣。是可忍,孰不可忍?正義不得伸張,讓人徒呼呼負負。

調查小組由時代力量林于凱任召集人

韓國瑜將查弊的尚方寶劍交給了市議會議長許崑源,責成他成立慶富案專案調查小組,並由新科議員時代力量的林于凱擔任召集人。經過了一年多的調查,正式由高雄銀行根據議會慶富案專案調查小組調查結果,再次把慶富案相關新事證移送法辦,但目前提告的對象只有前總經理王進安,在慶富放貸案中具有重要決策關鍵的常董、獨董都未在移送之列,遭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指「打假球」。

韓國瑜辦事處則回應,對於慶富案的調查工作,正在積極展開當中,市府團隊已竭盡全力還原當時高雄銀行的決策過程,同時,針對所有應該負起法律責任的高雄銀行成員也絕對會全面移送檢調單位進一步偵辦,請黃國昌委員放心。

其實,外界以為韓國瑜似乎動作太慢,或者未盡全力,但以慶富案牽涉範圍之廣且深,幕後利益掛鉤集團之複雜,不只銀行圈、立法院甚至軍方也都脫不了干係,這難道是一個直轄市市長的職權動得了的嗎?高雄市充其量只是高雄銀行的最大股東,面對中央的擺爛及民進黨十三名立委聯名要求不要再查慶富案,韓國瑜恐怕也是充滿了無力感。

就如林于凱所說,銀行的常董會有放貸的決策權,獨董有監察權,高雄市議會慶富案專案調查小組調查出,二○一四年慶富公司就承造獵雷艦案,向高銀貸款及後來的銀行聯貸,常董會不是非嚴謹的評估審核,貸款之後的用途是否與申貸相符,常董會也不管,當慶富已逾期還款時,常董會則常用一個理由護航,指慶富過去是高銀良好的客戶,而且在高雄擁有雄厚的政商關係,所以展延還款的時間,高雄銀行可以收取更多的利息。

高銀認列七點九億呆帳是二年的盈餘

林于凱表示,因一再讓慶富展延還款期限,結果積欠貸款十一點九億元,變賣擔保品之後,高雄銀行仍認列七點九億的呆帳,幾乎是高銀一年半到二年的盈餘。

慶富案關鍵起頭是高銀,不管慶富資本額從五點三億元增資到五十億元,承造獵雷艦履約保證函十七點四六億元,慶富都找高銀,履約保證函還在四天內取得,連高銀都說這是二十年來沒有的事。這些貸款案最後決策都在常董會,其中如果沒有鬼,誰會相信?

林于凱表示,二○一七年聯貸銀行都要跟慶富解約了,高銀還有常董說慶富是高雄銀行的良好客戶,高銀要幫慶富想辦法解決問題,如果國防部長不出來協調,讓慶富走下去,國防部長就是不適任。但他想問那位兼任獨董的常董:「你適任當高雄銀行常董嗎?」

林于凱說,慶富案發生之後,如根據銀行法規,三個獨董要成立一個審計委員會來調查,他問過高銀,到目前為止 這個審計委員會成立沒有?答案是沒有。獨董一個月爽領十八萬,但沒有開過有關慶富的調查會議,什麼事都沒有做,根本就是失職。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