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秋後算帳?

政府為了鼓勵原住民鄉鎮護林,在原住民鄉鎮實施「禁伐補償金」制度。總統大選過後,屏東縣三地門鄉的原住民發覺禁伐補償金大幅縮水,有人原本一年可以領到六萬元,今年卻領不到一萬元,相差的金額太大,整個三地門鄉的禁伐補償金總額,驟減了一千七百多萬元。

族人懷疑是否民進黨政府在總統大選後開始秋後算帳,因為這次總統大選,蔡英文橫掃千軍,勇奪八百一十七萬票,唯獨在原住民鄉鎮吃憋,國民黨的韓國瑜在原住民鄉鎮囊括了七成至七成五的選票,蔡英文只獲得二成至二成五的選票,相差不可以道里計。是否因此讓民進黨政府秋後算帳,技巧性修理原住民,給原住民一點顏色看看,否則每次選舉票數都開得這麼看。

原住民不堪損失,一方面申請複查,一方面向縣府陳情,要求比照往年標準發放補償金。針對爭議,屏東縣議員江金妹特地在三地門鄉立體育館舉辦「一○八年禁伐補償減少補助說明會」。

會中,原民會經濟發展處科長高文斌提出幾點保證,族人對於補償金核發金額有異議,可向鄉公所提出複查申請,如有不應扣除情況,將如數補發補償金。

這是在演哪齣?

現為民進黨最火紅的縣市長潘孟安主政的屏東縣政府,針對轄內原住民禁伐補償金的審查發放作業,竟然被上級單位的原民會出面補正,直接承諾可以申請複查、延長複查時間、若有不應扣除情況,將如數補發補償金。

這不是直接打臉潘孟安嗎?如果,中央政府是國民黨執政,原民會如此直接干預地方事務,兩邊一定吵翻天。然而,今天不論中央與地方政府都是民進黨一條鞭的執政,所以,既不是兩黨惡鬥,也不是中央與地方反目齟齬,更不是民進黨窩裡反、兄弟鬩牆,而是一齣更精采的政治歌仔戲!

民進黨在收服與民進黨政治立場不同調的異議份子,很有一套,以此為例。先是讓縣政府大砍補償金,而且砍得兇,刀刀見骨,讓你心痛。但是,他又留一條「你必須有求於民進黨」的活路,由中央的原民會出面協調,一口答應族人的請求,重新量測,如有不應扣除的情況就地補發補償金。把業績做給原民會與出面協助的民進黨籍山地原住民立委,博取族人好感。但是,當事人必須申請複查,全縣申請複查案件就有五百多件,這不是存心找碴是什麼?實際上被砍的人不只此數。

族人為了確保既得利益,既然申請複查,難免又想盡辦法央請各級民代或與民進黨關係良好的地方人士、樁腳出面向屏東縣政府疏通,拜託潘縣長手下留情,希望保住與往年同額的補助款。

這樣一路運作下來,一方面提醒原住民如果要領到原來的補助,爭取最大的利益,還是要看我民進黨的臉色,找國民黨沒用啦!而且,也讓這些原住民深感欠了民進黨政府、民代與地方樁腳一份人情,日後再圖報。

為什麼相差一年,針對禁伐的檢查結果會差這麼多?這當然是人為因素。

在原住民鄉鎮實施的是「禁伐」,不是「獎勵造林」,如果是後者,當然要檢查所造之林是否存活?但是「禁伐」,只要原住民沒有砍伐樹林,政府就要照碼付錢,有何好勘驗的?誠如新科的民進黨籍山地原住民立委伍麗華所說,「禁伐補償」的精神,就是當原住民族為了環境生態需求,讓土地維持原樣,族人土地利用遭受限制時,政府給予合理的補償。這麼淺顯的道理,伍麗華懂,難道屏東縣政府不懂?【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