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何去何從~往對的方向走

國民黨高雄市黨部的黨主席補選投票,以年紀大的老黨員為主力。


最近在某些場合,偶而聽到市區一位民意代表領袖在替選輸了的本黨候選人抱怨,現代子女或現在的年輕人對於本黨候選人不投與不認同的問題,成為開啟本篇我對於國民黨的未來有何看法的起始。

黨主席選舉投票老黨員居多

今早八點,一位黨員大姊把從黨主席與中常委選舉開完票後,失眠到三點才睡著的我挖起來,問她拜託的中常委昨日有沒有當選。她告訴我她的憂慮是昨天她去投票,看見的都是跟她一樣LKK的老黨員,並希望我們年輕的黨代表能多多帶領年輕的黨員進來國民黨。(是呀~昨天中常委選舉日,我也沒有在窩了半天的市黨部裡看見有多少年輕黨員出席本屆黨主席的選舉。)

不過,這類的事,我通常只是傾聽,不敢立即隨意發表我的意見。我也緊接的回報黨員大姊說,我不是那種跑婚喪喜慶紅白帖的議員助理兼黨代表。我的轄區都在網路上,其實,在網路上有認識許多年輕有熱情的泛藍選民。包括三月七日我也在市黨部前與一位年輕的黨員朋友相約見面,了解他在網路上與民進黨的網友攻防而被提告的事情,提出我這幾年經歷的法院攻防的建議,並介紹他可以去哪裡找律師做免費的法律諮詢與做他的心理支持。

其實,我當時是因為在追查農田水利溝被有機溶劑汙染成牛奶色的河水,我必須讓自己的頭浮出水面,期間我甚至還為此去考了三張職業安全與衛生丙級證照,以瞭解「中科」對於我居住的環境所產生的甚麼汙染與了解相關產業的可能汙染源與解決方法。為了讓我所說的話才有人看見或聽見,所以才參選國民黨黨代表。也就因為擔任黨代表的這六、七年,我爸對我的搞笑抱怨就是:再也沒有賄選的人敢上門來送紅包了。

我在三月七日晚上,在自己臉書發表的中國國民黨第二十屆第二任中央常務委員選舉預測報表從四十七位參選者中預測哪三十二位會當選,很不巧的我剛好猜中了二十五位,三位失準。其實,過去幾屆黨內選舉,我也做過幾次類似這樣僅供自己觀看的報表(有一次還不小心上了報紙),無非就是我自己想深入了解現在的國民黨有沒有隨著時代去改變,以及如果我有所謂對國家政策的建議,國民黨員該去找誰或組織發表或提出建言。恰好有《台灣公論報》的網友想了解我對此次選舉黨主席與中常委的了解與結果分析,和對於國民黨的未來有何看法,所以邀請我來寫這一篇。

泛藍不再被血緣或族群綁架

不只是最近,我對於台灣近代泛藍份子的組成自認有了一番深刻的了解。因為網路訊息的流通,這一些在選舉時游離在藍綠的白色票源越來越龐大了!變的更有組織性與理性化了。同時這些人也讓黨內無法接受的人批評為亂臣賊子。也因為我是在后里的眷村長大的,我認為台灣新一代的泛藍份子也不再因為血緣或族群關係而被忠誠二字給綁架,取而代之的是,他們會去分析當政者的是非對錯。當新生代的泛藍份子不團結在愚蠢的忠誠裡,這個比例,我認為大約已佔據了原本支持馬英九總統時期的泛藍選民的二至三成。接著,我們再來聊那些不明白自己為何敗選的國民黨籍候選人。個人認為他們以為他們所站的藍色圈圈裡,掌握了多數對黨無比忠誠的鐵票部隊,卻不知道真正能讓你當選的,是這接近三成能讓你超越當選門檻的新生代族群(圈子),隨著時間的推移,人數已越來越多。所以,如果連一個黨內選舉,如果只是在比誰掌握的鐵票部隊比較多時,那麼這個政黨在媒體上也將離社會期待越來越遠。

相對的,我也在這國民黨敗選後的這幾年,看見許多不同網路社團觀察到不少泛藍、泛綠及白色的理性年輕族群,因為理性思考而開始有所轉變與聚集。那麼這些人數聚集的中性地帶,才應該是候選人應極力爭取四大於二個三的區塊,也才能爭取到讓國民黨勝選的可能。

國民黨黨主席補選,江啟臣與郝龍斌的得票數。


農會團體隨時代變遷而弱化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