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決策「鄭智化」

鄭智化是台灣九○年代廣受歡迎的勵志型歌手,借用他成名曲《水手》中的一段歌詞「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擦乾淚不要怕,至少我們還有夢」,來激勵這段期間飽受新冠肺炎威嚇的民心士氣,無關「政治化」,合先說明。

大敵當前,防疫戒嚴,政府的防疫決策此時此地還搞「鄭智化」一定讓人倒盡胃口,因為「鄭智化」一定是小鼻子、小眼睛,不利於防疫的小動作;而且,可能是與專業背道而馳的逆反措施;甚至違反一般常識,所以令人生厭。

防疫決策第一個極具爭議的政治化,乃是到今天還沒有定於一尊的口罩之亂。此處的口罩之亂倒不是口罩配售生產脫序之亂,而是「要不要戴口罩之亂」。「要不要戴口罩」到現在還是莫衷一是,統一之中有太多的「但書」,很多事情,一「但」就亂了。

「要不要戴口罩」最佳的說明乃是確認第三十二例趴趴走的非法外籍看護。正當大家提心吊膽追蹤這名確認患者的傳播路徑,調出公車的監控錄影帶,發現她竟然有戴口罩時,眾人如釋重負的歡呼「好險!好險,她沒有無罩」。這就是戴口罩的價值與意義:消極的意義是保護自己,積極的意義是保護別人。

而一般認為掀起這波「要不要戴口罩政治化」爭議的起點是,一月廿四日除夕夜,法鼓山舉辦「除夕撞鐘跨年祈福」,蔡英文總統與馬英九前總統一起參加,當天馬前總統有戴口罩,蔡總統則沒戴口罩,從此,行政單位護主心切,就推翻了要戴口罩的鐵律,而有各種「罩不罩」的官方說法。

防疫決策第二個爭議的政治化,是大甲媽祖百年遶境進香活動是否延期?本來疫情期間,類似的人潮聚集活動就該避免。可是之前有一千萬人參與的台中燈會與元宵節的鹽水蜂炮,通通如常舉行,著實令人捏把冷汗。不只如此,民進黨籍鄭文燦主政下,桃園龍德宮四媽祖到鹿港天后宮的祈安遶境活動,也不見防疫單位出面關心,偏偏到了「標哥」手上,各種「鄭智化」的歌曲就響徹雲霄。

這還不打緊,怪的是,大甲媽祖廟方表示遵照政府的指示,只要政府基於疫情需要,下令停辦,廟方絕對配合決策,這麼守法的宗教團體,到哪去找?問題是,防疫的總指揮硬是不敢做此決策,而是發動輿論攻勢讓廟方知難而退,自行宣佈延期。廟方這樣的決定,破天荒招來民進黨政府上下對「標哥」的肯定,準副總統賴清德甚至口出「我台灣,我驕傲」之語,搞錯了吧?應該是防疫單位有下令廟方停辦的Guts,才是「我台灣,我驕傲」吧?

最不可思議的是,湖北武漢迄今還有一千多位臺灣同胞因為兩岸政府僵持不下,無法如願返回台灣避疫。台灣可以找出各種理由譴責中國大陸,以各種手段阻遲撤離作業。但是,那不就是正好證實或襯托民主政治與共產制度的差異嗎?我們講究民主,民主的最高境界乃是「以民為主」,最在乎的是我們百姓的人身安全與維護生命。不論對方如何刁難,我們就是要把我們的子民在第一時間撤運回台,對方開出什麼條件,概括承受,人先回來再說。如今只為了由誰派專機撤運,而僵持不下,各不相讓,而讓撤運作業停擺,讓身陷疫區的台灣人,望穿秋水,有家歸不得。

這次前往以色列旅遊的十一名旅行團,在遭到以色列遣送出境後,是怎麼回國的?是拚盡全力與土耳其航空溝通,以一架專機載運十一人立馬返台。「土耳其模式」為什麼不適用於武漢疫區?唉!廢話少說,一起來聽「鄭智化」的歌吧! 【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