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族布紮:求新多變“盤活”非遺

白族布紮:求新多變“盤活”非遺
新華社照片, 這是一對鯉魚造型的布紮作品。


新華社記者嚴勇

在漿糊的作用下,布料沒有了柔軟的“性子”,經張四代的巧手,變得有棱有角,有了小老虎的雛形。她特意留下一個口子,往裏填充了些艾葉,再選用各色絲線加以縫製。

“這是一針一線一布後的完美轉變。”集齊了“十二生肖”後,張四代特意給它們拍了“合影”,發到了朋友圈。

在位於雲南省劍川古城五馬坊的小巷子裏,張四代開了一個布紮工藝體驗館,取名“四代布紮”。從事布紮製作近十年來,這裏見證了很多她在傳承中不斷創新發展的布紮新品。

布紮的製作工藝十分講究,選好色彩鮮豔的布料後,按預先設計的圖案縫成雛形,填入艾葉等,再用刺繡針法精心製作。無論是造型還是配色,都帶有濃郁的民族特色。2009年,白族布紮入選雲南省第二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專案。

“凡圖必有意,有意必吉祥”是布紮獨特的文化特徵。張四代說,很早以前,白族姑娘就有做布紮的傳統,劍川縣一帶尤具代表性。選取的題材多為十二生肖、白族民間傳說、歷史人物或寓意吉祥如意的物品。

按當地習俗,每逢端午節,大人都會在孩子胸前佩戴一串“猴子串”,用以驅邪鎮惡。傳統上,一串布紮通常由猴子、繡球、八卦等3到8件小飾物組成。“繡球寓意吉祥,猴子表示機靈等等。”張四代說。

很多布紮藝人發現,傳統意義上的布紮,因製作成本大、受眾少,市場化程度偏低,傳承發展之路一度受阻。劍川縣文化館館長楊萬濤說,端午節一過,基本上就沒人戴這些東西了,一年也就這麼一次集中“上市”的機會。

如何讓傳統的布紮物件更貼近生活?這讓張四代開始去探索全新的創作模式。在跟當地老藝人學習一段時間後,她成功設計出布紮系列的卡包、鑰匙扣、胸針等日常用品,頗受年輕人歡迎。此外,一些適合放在汽車、臥室的小擺件也吸引了不少消費者。

“無論是佩戴時間還是使用空間,我們都進行了拓展,這讓布紮工藝有了更廣的銷路。”張四代說,主動求變已經成了多數布扎手藝人的共識。

在劍川新仁村,同樣敢於突破傳統的楊銀梅經常和同村婦女圍坐一起討論布紮創作。農忙時下地幹活,一有空就趕訂單。最近,她們接了一個大訂單,要趕做1000份布紮新品。
  • 新聞關鍵字: 館長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