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考古新發現:古蜀國的一「絲」遺痕

三星堆考古新發現:古蜀國的一「絲」遺痕
三星堆四號「祭祀坑」灰燼層取樣中發現的紡織品痕跡。(中國絲綢博物館供圖)


近日,三星堆遺址出土一件經緯組織明顯的絲綢實物殘留物,並在7個三星堆「祭祀坑」中都發現了大量絲織物遺痕,印證了在3000年前的古蜀王國已經開始使用絲綢。這成為此次三星堆新發掘中最激動人心的發現之一。

紡織品文物保護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中國絲綢博物館)主任周旸介紹,目前除了五號「祭祀坑」,在包括35年前出土的一、二號坑在內的7個三星堆「祭祀坑」中都發現了絲綢遺痕。

3月20日以來,繼此前在三星堆四號「祭祀坑」的灰燼層中首次提取出絲素蛋白後,考古工作者又通過檢測從一號至八號坑提取的大量樣本中,再次發現大量絲織物遺痕。其中,樣本包括青銅人頭像、獸面具、青銅尊等器物,以及「祭祀坑」中的灰燼和泥土。

「非常刺激,但也在意料之中。」周旸根據自己的積累和經驗判斷,古蜀之地是一定有絲的,這也是她一開始堅持將三星堆青銅器殘片帶回杭州實驗室檢測的原因。但如此大量的發現,尤其是在35年前出土的樣本中也發現了絲綢痕跡,依然讓她十分驚喜。

最近,八號「祭祀坑」又出土一件青銅殘片上附著的絲綢實物殘留物,表面有一層類似於塗層的附著物,尺寸為1.8×0.8釐米,是目前三星堆發現的最明顯也是最大面積的絲綢殘留物。

據考古研究人員介紹,青銅的銹蝕物具有抑菌作用等特性,為保存絲綢殘留物提供了條件,因此絲綢等有機殘留物在青銅器上保留下來的可能性很大。

「我們的研究已經從肉眼可見的器物層面,延伸到了肉眼不可見的分子層面。」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副院長溫睿認為,此次三星堆有機殘留物的發現和研究有賴於科技的巨大進步和多學科團隊的有機協作。

三星堆出土文物中大多有燒灼痕跡,考古學家推測這是一種「燎祭」方式。溫睿介紹,這種燃燒和高溫狀態對有機物的保存非常不利。同時,有機殘留物和坑內的灰燼、泥土與各種器物混雜在一起,要把原本的目標和污染物分離並提純難度也極大。

在此次三星堆新考古發掘中,從防護嚴密、恒溫恒濕的考古「發掘艙」的建立,到現場實驗室與後期精細研究的聯動,都有利於提升有機物研究技術。溫睿期待能通過三星堆考古,建立一套新的有機殘留物分析研究體系,形成「三星堆範本」並向世界推廣。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