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向前行(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高雄市民自動自發發起的「罷免韓國瑜市長案」(簡稱罷韓案)又進入一個歷史性的新階段,韓國瑜市長主導掌控的「高雄市選舉委員會」(主委是韓國瑜提名任用的副市長陳雄文兼任)日前審查通過第二階段連署書將近38萬份,比法定的22萬8千份多出甚多,韓國瑜接獲報告立馬緊張起來、馬上指派貼身親信心腹帶著國民黨慣用「御用」律師火速前進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企圖以法律阻止「罷韓案」投票,韓國瑜此一行動是在玩火自焚,因這將更激發高雄市民「罷韓案」的動能與決心,也顯示韓國瑜的極端無能確已難以勝任高雄市長之工作,蓋韓國瑜竟然要到第二階段審查通過才發覺發起罷韓連署有「偷跑」的嫌疑,其第一階段甚至更早時間內都在「苦民所苦、睡到中午」,那韓國瑜不是太混了就是太無能太大草包了;整座高雄市民都在寫歷史在為高雄市爭取世界性的「民主地位」,而韓國瑜竟然還在大做「總統夢」、在苦民所苦睡到中午,韓國瑜真的要自己覺悟自我了斷和高雄市民好聚好散,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市長自己掌控的市選委會第二階段都已審查通過了、那麼「罷韓案」是勢在必行了,為了市民防疫「武漢肺炎」的安全性及為市庫節省二億多元「罷韓案」投票經費,韓國瑜就自己辭掉市長再繼續向前行吧!韓國瑜若繼續在高雄市做困獸之鬥勢必魚死網破,若自己請辭則海闊天空、前途無限光亮,這在歷史上已有很多例子。

首先看當前最偉大的華人開國英雄人物毛澤東也曾經被王明(蘇聯派回中國的黨中央最高指導)罷免失掉對中央紅軍之主導權(當時雖是以黨領軍但實際是以軍管政,掌軍者才有實力管黨政),直到長征到貴州召開「遵義會議」才又回到黨中央三人小組(但實際等於是周恩來的助手),最後毛澤東打敗手握中國巨大軍權財政的「孔宋蔣家王朝」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另外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在新中國革命建國時期亦「三上三下」,最後在葉劍英、李先念協助下第三度復出發動中國史上最偉大的「對內改革對外開放」政策,建立現在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最多外匯存底國家、與美國並列世界前二強之地位,現在全世界學者在研究鄧小平者不比研究毛澤東者少(研究蔣介石和蔣經國的就少之又少了,大家上網一看就知道這對父子在世界舞台上已是Nobady了);雖然這對父子已微不足道,但蔣介石還是可能被選為「台灣共和國國父」之人選之一,那就來看看這個被毛澤東追殺得大江南北到處逃竄日藏晝行的衰尾道人:蔣介石吧!

蔣介石和韓國瑜很類似都是小混混出身、及長、也都和黑幫關係異常密切、也都幹過軍人,一個是幹總統幹到死一個是想總統想到胡說八道、兩人都為求總統大位而不擇手段,兩人對女人都很有興趣、腥氣甚濃,兩人都非常自私自利嗜財如命;所以韓國瑜若再學一點蔣介石的「知所進退」,那麼將來必定北面為王或南面為大臣無疑。

蔣介石一生亦是起起落落,他前後也有三次下野的紀錄,民國27年第一次因各路軍閥所逼而下野,不過他還利用下野無公務軍務纏身的時機解除與元配毛福梅(蔣經國的生母)的婚姻關係並全力去搞定與第四位老婆宋美齡的「關係正常化」,讓他在日後的政治勢力更增添孔宋家族的鼎力相挺,這對他日後的政治前途開啟另一道非常光明遠大的前途,所以蔣介石第一次下野就開始因禍得福;第二次是在1931年因蔣介石於2月28日(又是二二八)將國父生前秘書長胡漢民軟禁在南京湯山,引起國民黨一群黨國大老之不滿,遂以蔣介石「竊奪軍權、盤踞中樞、把持國炳、潛植羽翼、威脅老成」,致這群黨國大老及廣東方面遂不再支持力挺蔣介石,經過半年左右的協調乃無結果,蔣介石遂於12月15日再次宣佈下野,後來蔣介石與汪精衛達成秘密協議,蔣主軍汪主政,蔣以軍事委員會(這是為剿匪在南昌行營成立的)委員長兼黨總裁,汪精衛以行政院長兼黨的副總裁,有名無權的國府主席(虛位國家元首)則由林森擔任,其實林森也很討厭蔣介石的專權霸道跋扈,曾領導一批國府委員及監察委員彈劾蔣介石,最後竟被蔣利用了十二年擔任國府主席充當中央政壇的公正人士,這就是蔣介石耍的政治手段;第三次下野則是在1948年底國共內戰的三大戰役國民黨軍敗得一蹋糊塗,尤其是淮海戰役(國民黨叫做徐蚌會戰),國民黨軍八十萬竟然不敵六十萬的共軍,原來有上百萬民兵因厭惡國民黨的貪汙腐敗魚肉鄉民而自動自發協助共軍造橋鋪路挖戰壕搬運武器裝備甚至提供後勤補給,這真是一場「得民者昌失民者亡」的民主聖戰,最後是國民黨軍大慘敗,共軍的永遠總司令朱德說這一戰不是共軍打勝的而是人民打勝的,從此毛澤東將共軍取名為「人民解放軍」;在「遼瀋戰役」大敗與「淮海戰役」大慘敗後,國民黨軍一聽到「共軍」或「解放軍」就兩腿發軟,一遇到共軍不是調頭逃跑就是投降,故國共內戰輸贏已定,所以「平津戰役」只在天津打一天就投降、北平更沒打傅作義就開城門迎接共軍入城,面對民心如此向背軍心如此懼共,國民政府也無心再戰紛紛要求蔣介石下野負責以換取國家的和平,蔣介石被逼不得已叫兒子蔣經國把國庫黃金及故宮國寶全部轉運台灣,自己於1949年1月21日宣佈第三度下野,但不久就在台灣北部的台北草山上成立國民黨「總裁辦公室」、以黨領政領軍,這是蔣介石第三度下野;下野後的蔣介石每天帶著第四位老婆宋美齡「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並於1950年3月1日自己鼓動輿論創造「復行視事」的條件然後就自己恢復總統職務,然後就在台灣一再連任一生幹總統幹到葛屁斷氣再傳給兒子蔣經國也幹總統幹到葛屁斷氣,要不是後來發生美國「江南案」,搞不好現在台灣總統還是姓蔣,當然韓國瑜也就沒機會參加2020年的總統大選了!

所以韓國瑜一定要抬高志氣向前看,高雄市長幹到今天這副德性是沒法在鬼混下去了,雖然總統敗選回來裝成一副乖兒子乖孫子模樣,但沒啥用,因為全國人都知道這是因有「罷韓案」在後面鞭策才會誕生這位乖寶寶市長,這只能騙騙那些智商較低的黃復興老人,一般市民是騙不了的,所以韓國瑜就甭再裝了,拿出勇氣勇敢面對下台一鞠躬(還比蔣介石少兩次),只要下台離開高雄就又是一條好漢,前面的路就很寬很廣很海闊天空,不管黨主席或台北市長或桃園市長都是最佳首選,都比遠征高雄在別人屋簷下討生活簡單得多了;在高雄最大的困難度就是得罪了王金平與楊秋興更得罪了廣大善良樸實老實的高雄市民,把高雄市民當笨蛋在玩,而明明自己卻是一個對高雄完全無知的大草包,只會振臂高呼「高雄發大財」,市長這樣玩法不是太瞧不起高雄市民了嗎?高雄市民一覺醒來發覺被騙豈還會再陪你草包玩下去,再玩下去自己就也變成大草包了。

韓國瑜現在自己辭掉市長不但救了自己也救了國民黨不必為艇韓問題而傷透腦筋,其實罷韓裡面有很多都是藍營的,這些人為了國民黨不要繼續墮落也為自己的政治前程當然義不容辭的力挺罷韓行動,因2020年有太多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因大力挺韓而壯烈犧牲了,試想韓國瑜在高雄當市長還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而高雄市竟然連一席立法委員都選不上,他們現在唯恐再挺韓對抗罷韓行動,那將來還能在高雄政壇繼續混下去嗎?搞不好連市議員都很難保全了,故他們大義滅親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所以為自己為同志也為黨的永續發展,韓國瑜還是自己辭職以節省二億多元的罷韓投票經費,留下最後漂亮的身影讓高雄人懷念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