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應記起歷史教訓(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中國國民黨為了向中國表示效忠之赤忱而以極大的力道在大力反美,國民黨這群少不更事的年輕幹部可能不知道當年蔣介石反美反到差一點無立足之地;在當今美國還是全世界唯一超級強國的世代,中國國民黨的「反美親中」路線恐怕要再重新檢討一下;台灣宜蘭鄉親國際傑出的經濟學家林毅夫博士說「中國再十年就可趕上美國了」,可惜這場「武漢肺炎」及「美中貿易鬥爭」再加上未來世界各國若成功對中國「武漢肺炎」的求償,那中國經濟恐怕要倒退二十年,再加上林毅夫博士所估計「再十年就可趕上」之差距,則中美就要相差三十年了;其實林毅夫這十年差距我是很存疑的,因過去中國官方常說中國約有八千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害我過去四五年常應用中國官方這個數字充當寫作資料;可是今年初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又說出一個驚人的數字:「全國有六億人月收入千元人民幣」,依照世界銀行的統計中國人均所得不到一萬一千美元,就是每月不到一千美元,如果真是如李克強總理所說的有六億人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人民幣,那這六億人的生活水準也差不多全在貧窮線之下了,由此可證中國只是因14億人的生產量與消費量之總和而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並非第二大強國,其「國力」差美國、日本、歐盟都還差得甚多;但因窮兵黷武每天開著飛機到處橫衝直撞就顯得軍威壯盛,就像北朝鮮三不五時發射個飛彈或搞個核試爆就顯現像軍事強國的樣子,其實人民生活水準都是奇低無比(據聯合國2017年公布資料北朝鮮的人均所得是全世界倒數第18名、亦即177名);這是我以一位經濟學徒積四十多年研究之經驗的粗略了解;所以國民黨蔣幫遺孽若認為親中就能仇美,那可能會大大的「走鐘」失誤的;因為中國在三十年內都還很難與美國相抗衡,惟很遺憾的是國民黨蔣幫集團可能在十年內就會從地球上消失或轉化成財團企業體,所以要靠中國從台灣政壇再創生機顯然「時不我予」,而再繼續反美就會加速國民黨從台灣政壇消失,就像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在中國大陸不自量力的與美國對抗,等美國不再力挺「剿匪」,這對父子只好夾著尾巴拖著滿地尿布逃到台灣,最後也因為北朝鮮金日成大統領發動「朝鮮半島統一戰爭」、美國再回頭援助逃到台灣的蔣幫集團來牽制東南面的共軍,蔣幫集團才能繼續苟延性命於台灣、在台灣作威作福濫殺無辜無惡不作。

蔣介石自「七七事變」被日本人打得昏頭轉向不知何處可藏身後就一直期待「一戰」後新產生的世界數一數二強國美國總統關愛的眼神,還派他美麗且英文流利的四姨太宋美齡親自到美國去當「公關」,讓美國羅斯福總統和很多國會議員都混得很開心,加上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後美國正式對日宣戰,美國羅斯福總統希望以美國強大的經濟生產力配合中國眾多人口一起合作對抗日本軍國主義(就是美國出錢出武器中國初人來對日本作戰),羅斯福總統這個偉大策略正中蔣介石的下懷,反正死的是別人的兒子,他自己一天到晚訓示部屬要捨身取義要壯烈成仁,但他自己從不幹這種「取義」「成仁」的傻事,敵人還在三四十公里外他就腳底抹油溜掉逃走了;像毛澤東那種「為有犧牲多壯志」的事對蔣介石來說是傻子才會幹的事,所以日軍追到華中的武漢他們夫妻已逃到重慶黃山山洞躲藏了;毛澤東剛要下令解放軍渡過長江向全國進軍,他已躲到台北的草山中以國民黨總裁身份用電報向中國戰場「越級」指揮作戰,搞得戰事亂七八糟,許多國民黨軍隊只好紛紛棄械投降投共了。

抗日戰爭發展到「二戰階段」,蔣介石靠著美麗的四姨太搞好了美國關係,也利用中國巨量的人口搞好羅斯福總統的私人關係,蔣介石也被羅斯福總統委派為中國戰區統帥,並派史迪威將軍為中國戰區參謀長,從此美金彈葯槍械大砲源源不斷運到中國,從此蔣介石就更意氣風發不可一世了,可是他畢竟只是日本士官學校肄業生,知識常識通識都非常缺乏,更由於他剛愎自用、專制獨裁個性而喜愛以自我為中心,他在軍中拉幫結派也以他的黃埔軍系(當時黃埔軍校在全國有三十幾間分校形成黃埔軍系,所以蔣介石最多時同時掛三十七間大專院校校長),他分配武器彈藥也親疏有別,最好的分配給黃埔軍校嫡系門生領軍的部隊,然後再依照桂系、粵系、排到馮玉祥西北軍、閻錫山部隊最後才是朱德領軍的八路軍,其中八路軍時常沒分配到或分配一些不良的武器彈藥;蔣介石這種作法時常遭到史迪威參謀長的抗議而引起兩位領導人的爭吵,史迪威將軍甚至在收到美國的軍需裝備補給時就自己逕自分配下去,此舉當然激怒專制獨裁的蔣介石,乃再三要求羅斯福總統撤換中國戰區參謀長,且在美國總統未更換史迪威將軍之前就架空史迪威參謀長工作,還自己逕自拔升陳納德為少將(陳納德在美國因公受傷而退伍時為上校,後組織飛虎航空志願隊要了十幾架淘汰的飛機維修後到中國戰區協助載運軍需品,剛到中國時只是民間人士,後來蔣介石請羅斯福總統給他恢復軍職而為了牽制史迪威將軍自己給他晉升為少將);後來史迪威是如蔣介石之願調回美國,但羅斯福總統卻將它提升為上將,先後擔任兩大軍團司令(這是美國少有的上將級軍團司令,其他都是中將在領軍);二戰結束後兩年史迪威因胃癌病逝於軍團司令任內;他逝世前說「此生最大的遺憾是未能和朱德總司令並肩作戰」;因蔣介石與史迪威水火不容的關係驚動羅斯福總統派出包括副總統華萊士及多位高階將領到中國調解,其結果都對蔣介石治理國家及領導對日作戰給予很低的評價,羅斯福甚至要求蔣介石將中國戰區軍隊(包括美軍在內)全部交給史迪威參謀長負責指揮,蔣介石告訴羅斯福總統如果是這樣他寧願脫離軍事同盟自己獨力對日作戰(其實那時日本已展開「一號作戰計畫」,蔣介石夫婦整天躲在重慶黃山山洞內躲避日軍日以繼夜的空襲,妄談自己獨力對日作戰就和後來在台灣高談「反攻大陸」一樣可笑)。

史迪威回到美國後整個美國軍方甚至美國政府對蔣介石集團已反感至極,所以後來國共內戰時宋美齡再到美國求援已被視如街友來「要飯」的,杜魯門總統甚至說「他們全家都是賊」;若非金日成的「韓戰」無意間救到蔣介石的逃亡政府,今天全球局勢就都要全部改寫了;這就是得罪世界第一強國美國的淒慘下場;若蔣介石不要剛愎自用不要專制獨裁,要調動部隊也要尊重史迪威參謀長意見,不要任意越級亂指揮(這是蔣介石最常幹的事,國共三大戰役的大慘敗這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只要有美國的支持,人民解放軍亦不可能這麼輕而易舉地大贏三大戰役,將國民黨軍隊這麼輕易的消滅殆盡,那麼國民黨就是無法贏得國共戰爭,若想要隔江議和劃江分治也比較有可行性,就像現在的朝鮮半島以38度線分開南北韓一樣,蔣家父子也不致輸到脫褲子貽笑國際遺臭萬萬年的。

所以江啟臣及國民黨的當權派定要記取歷史教訓,美國現在還是世界唯一的超級強國,是得罪不得的,若得罪美國那就會比蔣介石父子還慘兮兮,以後國民黨還有沒有機會在台灣政壇混下去還有待國民黨革新改造堅強奮鬥,但國民黨絕無機會再回中國鬼混了,因為中國也有一個比國民黨蔣幫集團還正派甚多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簡稱民革),當年這些比較正派的孫文信徒就追隨宋慶齡留在中國與共產黨合作建國,而那些比較亂七八糟的就隨著蔣介石逃亡台灣,現在再回去一定邪不勝正,所以在台灣這群蔣幫遺孽還是趕快革新改造為妙,否則就熄燈打烊關門大吉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