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就勿再肖想首都市長了(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我因勤於閱讀論述立說寫文章,生活圈可謂不大,且吾個性極端嫉惡如仇,在我以行為科學研判為惡人者皆概而「敬鬼神而遠之」;在半個世紀前讀經研究所經客觀公正中立的學術研究訓練後我就以此方法判斷處理事理學理與人際關係,尤其在私領域方面更是嚴格自律,絕不輕易苟且,當然縱使循此「哲理」還是會有看錯人做錯事說錯話的狀況,很難「放諸四海而皆準、衡之百世而不變」,所幸錯誤還不算多,惟近二十年熱烈支持本土政黨民進黨執政和重返執政都可列為很嚴重的錯事之二事,很讓我痛心疾首。

2000年我支持陳水扁是因他出身南部貧苦家庭,算是昔日「南部七縣市」「鄉親」之一,都是同受國民黨政府漠視的「偏鄉子弟」,而且國民黨執政太久又嚴重貪腐、再加上威權專制獨裁與白色恐怖統治的陰影、警總與八大情治系統濫捕濫殺無辜良民的極端惡劣印象讓我對腐敗的國民黨深惡痛絕,特別是國民黨提名的連戰家族龐大的財產來源不清不楚,連震東擔任接收大員竟幹成「劫收大員」的嫌疑很大,讓一向正義凜然的我很難昧著良心去支持不公不義的後人,蓋我一向不願為虎作倀、養虎為患也,我是基於上述理由支持陳水扁;後來連戰連敗後竟然拋棄國民黨一向反共的理想跑到中國去媚共舔共當中共在台的最高附庸份子,這讓我慶幸沒有支持國民黨候選人是十分正確的,因為國民黨已開始一步一步走向滅亡之途,無可救藥了。

2008年我又支持民進黨提名候選人謝長廷和蘇貞昌,那時陳水扁貪腐劣跡已露,但因他污的都是大財團的錢,而台灣大財團很多也都是取自不義之財或行不義之事,而陳水扁拿他們的錢很多是在幫民進黨人競選發展民進黨,所以對陳水扁的「義行」吾人還是以較「社會大眾利益」觀點來看待,何況那些大財團會給他錢絕大部份是有非份之想,很少是真想幫民進黨財務發展黨務的,而總統手上又掌控太大太多公共資源可讓那些大財團產生很多聯想與企圖,故民進黨內沒人比「總統」更方便向各大財團資本家「募款」,故以當時政治時空背景吾人很輕易合理化陳水扁的「貪腐」行為;另一個支持謝長廷和蘇貞昌的理由是蘇貞昌是屏東鄉親,而且他在屏東縣長與台北縣長任內真的頗有建樹、政績斐然,我不但自己力挺他還幫他拉了很多票包括我那從不投民進黨票的外省籍老婆和他的父母;可惜那次民進黨內亂加上馬英九用他千秋萬世也做不到的「六三三大騙局」騙走了總統大位,民進黨在貪腐與內亂中失去台灣民心也失去繼續執政的機會;就如毛澤東最後寫給周恩來的詩「父母忠貞為國酬、何曾怕斷頭,如今天下紅一片、江山誰來守?」,民進黨因貪腐與內亂而再次失去不易得來的江山。

2008年民進黨大慘敗,蔡英文教授意外的被相中並被推選為黨主席,2010年蔡英文被逼出來親征剛升格為院轄市的新北市長,也是由於屏東鄉親的緣故、尤其他父親蔡潔生是屏東熱心公益非常有名的慈善家大善人,是台北市屏東縣同鄉會創會理事長、很熱心照顧旅北鄉親及屏東家鄉事務,所以很多屏東鄉親都出來支持她,那是她出生以來第一次親自參與選舉,而她的對手朱立倫則已選過一次立法委員及兩次桃園縣長,而且政績都非常出色亮麗;兩強在新北市PK結果,蔡英文以十一萬票敗給朱立倫,這個戰績讓民進黨是人心異常振奮的,畢竟蔡英文的首次參選就大舉拿下一百多萬張選票,這是打破民進黨在台北縣的最高得票數;因此次年的總統大選就眾望所歸全黨一致推舉蔡英文再度披掛上陣對抗競選連任的馬英九與吳敦義;結果在行政院長吳敦義指揮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惡搞一齣莫須有的「宇昌案」擾亂選情下,蔡英文再次以600多萬票落選,比2008年的謝長廷多了將近60萬票;這一役讓民進黨信心倍增,咸信距總統府只差最後一哩路;蔡英文再接再厲,吾人也看在老理事長面子鍥而不捨追隨奮戰到底;終於在2016年攻進總統府,稱心如願走完最後一哩路。

筆者寫了這麼多過往歷史旨在提醒民進黨人今天民進黨的勝利打贏選戰並非全靠民進黨自己就能克盡其功的,而是「八方風雲會九州」是靠各路英雄豪傑同心協力才能推翻貪腐成性作惡多端無惡不作的國民黨的;可憾者是民進黨一執政一掌握治國權柄也開始學國民黨貪腐的惡習、毫不避諱明目張膽的爭權奪利,和國民黨一樣的假公濟私,真是應驗那句「權力使人腐化」的格言;故在2017年民進黨執政滿一年時我就開始寫文章批判民進黨的開始爭權奪利學國民黨的貪腐惡習,而且學得很快,國民黨花七十多年才腐敗爛透的黨魂黨德民進黨只花一年多就腐敗殆盡;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寫一篇逆耳忠言告誡民進黨人,可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隨著執政時程的累進、民進黨的爭權奪利的功力日臻進步、其貪腐也日益嚴重、足堪與國民黨等量齊觀相提並論,平分秋色不分勝負。

由於國民黨已爛得無藥可救,吾人多少還將台灣國家希望寄託在民進黨身上,希望它能幡然悔悟,讓台灣有一點點發展壯大的機會,可惜民進黨執迷不悟還變本加厲,竟然連集吸毒、販毒、詐欺、開槍、逃兵於一身的重刑嫌疑犯都能當首都市黨部的黨代表,而他那有案底的父親還當到市黨部評議委員會總召集人,他的姑姑還是現任位高權重的市黨部執行長,「一門三傑」盤據市黨部各要津,聽說姑侄兩人都想問鼎市議員,如此強烈企圖心讓市府上下無不想盡辦法趨炎附勢,如此讓黑幫強力掌控在中央執政的首都市黨權,這就難怪黑道小弟敢成群結隊攻進派出所,而派出所主管卻只能和他們把酒言歡握手言和,因為誰又會知道這些黑道兄弟哪天會搖身一變成為市議員大人;更糟糕的是這些黑道大哥跑進市黨部晉升為政黨領袖都直接或間接與國家領導人有關係,試看已被收押的當今重刑嫌疑犯趙介佑24歲就擔任蔡英文總統競選顧問,他姑姑更偉大、曾經擔任蔡英文總統台北市競選總部執行總幹事,他父親更是台北市民進黨選對會負責人兼選務總監,包括蔡英文在內的所有台北市公職參選人都要靠其大力輔選、否則都有落選的危機,趙氏一家都是蔡英文的輔選大將,連現任國策顧問黃承國在內都是蔡英文及所有公職參選人所得罪不起的黨國重量級人物,沒有這些黨國要員支持,那現在台北政壇舞台上指點江山的議員、委員、圓圓等可能都要山河變色而淪為街友或去跳街舞、國標舞了,回想當年多少政壇英雄豪傑如王雪峰、游月霞、廖學廣、李慶華、李慶安、林益世等當年都是不可一世的頂尖大人物;「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一些混黑幫都混成總統或市長的兄弟姐妹了,那叫這些中小公務員又如何安然繼續圓滿混下去呢?

台北市為台灣的首都,以前都被稱為天龍國,蓋蔣介石剛逃亡台灣藏命時、為鞏固領導中心故把許多重兵都擺在台北市,後來再慢慢湠傳到台北縣,造成早期台北縣市聚集眾多外省逃台難民,人數都超過兩縣市之半;由於蔣介石「二二八大屠殺案」造成嚴重的省籍情結,因此在每次選舉都讓外省人大量包辦兩個「天龍國」縣市,直到現在都還留下未定的殘局,尤其是台北市幾乎是讓國民黨蔣幫遺孽穩坐釣魚台,民進黨幾乎無法成功叩門(除了一次因泛藍分裂而讓陳水扁賺了漁翁之利外),因此一般不明就理者都認為是「天龍國現象」而造成民進黨無法攻克首都,只能以「鄉村包圍城市」的毛澤東思想來打總統選戰,六年前民進黨更放棄提名候選人去支持無黨無派的台大名醫柯文哲全力對戰國民黨連戰連敗的兒子連勝文而大獲全勝;當時大家都認為此戰略非常成功,其實是連家龐大不明來源的財產在台灣已聲譽完全破產,加上連勝文又無任何其他動人的公共服務資歷,而且過去十六年在馬英九和郝龍斌兩位外省權貴子弟主政下,台北首都建設一落千丈,不但被國內的高雄、台南、台中逐漸超越,連原來十分落後的上海、北京、青島、天津、大連都大幅超越台北,日治時代留給台北市許多「超前」的建設都被遠東一些新興城市所超越;台北市有很多人專門在跑「國際線」(包括筆者在內),看到這種情況當然非常痛心疾首,咸認「國民黨不倒台北不會好」;當時真是國民黨最吃鱉的時候,可是民進黨還是沒信心能打贏國民黨;如今我才完全了解其中的真正原由-因這時民進黨市黨部已由黑幫背景所掌控,有「黑案底」的人士竟然在人文薈萃的台北市主持黨務,一些比較正派的市民當然就敬鬼神而遠之,這樣的中間選民也就不會力挺台北市的民進黨了;如今隨著民進黨在中央執政,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原有黑案底的主任委員也進總統府榮任「國策顧問」(比國民黨的白冰冰國策顧問還誇張),他在市黨部提拔栽培的幹部也升起來當市黨部靈魂人物的執行長了,然後她那有黑案底的親屬家族也都搖身一變成市黨部的領導人物,三不五時在總統前面行走(古時候叫做「御前行走」)或和院長、部長吃飯照相把臂共飲;連集吸毒、販毒、槍殺、逃兵、盜竊、詐欺於一身的重刑嫌疑犯都是部長的貴賓,黑道混到這種等級就和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差不多了(這也是蔣介石敗逃台灣的原因之一,故蔣介石亡命台灣後不再混黑道,反而三不五時邀請大學教授吃飯);所以後來國民黨又勾結黑幫也在台灣日趨沒落走向懸崖邊面臨滅黨的殘局;如今民進黨也大舉拜黑幫碼頭、進用黑幫領袖進總統府擔任國策顧問,這分明是在鼓勵年輕人「混黑道也可出人頭地崢嶸頭角進總統府當總統顧問」,如果從這角度來看丁允恭進總統府當部長級領導人也沒啥問題嘛!他還獲得「時報文學獎」哩,他也只不過是必較好色比較不尊重女性而已嘛!蓋「寡人有疾」也!如此說來他在高雄市將局長辦公室充當砲台在裡邊放炮更不是啥大事了,娛樂一下調劑一下身心嘛!看看蘇聯前總書記列寧怎麼說的,他說「不會休息娛樂的人就不會做好工作」。所以當今世代不管染黃、染黑、染白、染藍、染綠、染紅都很有前途,條條大道通羅馬、條條大道通總統府、條條大道通中南海,只是依愚管見就是不通台北市政府市長室,所以民進黨也不用再肖想選台北市長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