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悲哀(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雙十國慶日還有半個多月、國慶牌樓也還未設計完善,但一些統派人士已開始捕風捉影搶話題創造聲量,真是「假仙」也真悲哀至極;這些人那裡在乎主視覺看不到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若非政府嚴厲禁止,現在台北街頭還到處飄揚著五星紅旗呢?若有民眾想去質問干預還可能挨揍得滿頭包哩;大家若不健忘應該還記得去年總統與立委大選時有些國民黨候選人造勢場上飄揚著不少的中國五星紅旗吧!這才是他們亟欲表態給中國北京政權認知的立場與態度,而造勢場上那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子只是配角當遮羞布罷了,其目的就是掩護五星紅旗飄揚在台灣島上的意義嘛!就像郝柏村生前跑到中國大街上對著電視鏡頭高唱中國國歌;而當台灣媒體問他為何要唱中國國歌時,他竟答稱他是唱「義勇軍進行曲」不是唱中國國歌,這真是活見鬼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就明文規定「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這就是中華民國四星上將、蔣介石的侍衛長暨蔣經國的參謀總長對待中華民國及兩位蔣總統的「忠誠度」(在我看是不及格的);兩位蔣總統在世時郝柏村絕對高度積極反共的,兩位蔣總統一葛屁翹鞭子、郝柏村就流露那股苦澀的鄉愁跑到中國大陸去高唱「義勇軍進行曲」以向中共表露中國人心無二志的赤膽忠貞之忱;所以以前高唱「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也是唱給兩位蔣總統聽的、是為肩頭上的星星及高額豐厚退休俸而唱的,都是虛情假意又何足高談啥「忠誠」?諸君再看看有多少國民黨退將早就排隊爭先恐後跑到北京正襟危坐腰桿挺直聆聽習近平訓話,啥是「中華民國」?不是在1949年就滅亡了嗎?在這些統派人士眼裡「中華民國」只是雙十國慶日再拿出來創造高聲量的玩意,真要量他們的「忠誠度」可能和馬英九總統的施政滿意度9.2%相差無幾矣!這真是國民黨非常悲哀的事。

這也是兩位蔣總統瞎了眼錯看一群唯利是圖自私自利只會諂媚逢迎拍馬的愛將大將,蔣家父子地下有知一定痛心疾首痛哭流涕,尤其是蔣介石若知他的遺囑已無任何手下大將在聞問,啥事「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早就隨風而逝,現在蔣介石與蔣經國當年提拔栽培的那群愛將正「矢勤矢勇、毋怠毋忽」的和中共北京政權隔海唱和;想盡各種爛招去取悅北京中南海那群國家領導人〜就是1949年將國民黨蔣幫集團逐出中國大陸的那群中共領導人或其後代;今天國民黨蔣幫遺孽經過七十多年的生聚教訓還是要厚顏無恥的諂媚取悅他們,國民黨真的無限悲哀至極。最近國民黨正在改選黨主席,四位候選人的政見都看不到實踐蔣介石遺囑「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的意見,只有各種親中的高見,連蔣經國當年非常堅持的「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都無法在四位黨主席候選人的政見中聞到一點氣息;很多蔣經國曾重用的幕僚如宋楚瑜、馬英九、吳敦義都大力在推動兩岸交流,還談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呢?難怪兩位蔣總統迄今都無法入土為安嘛!徒子徒孫太不肖矣。

最糟糕的是現任黨主席江啟臣對民進黨政府正大力在改善台灣的國際關係向英美等國政府提出台灣駐其國代表處之名稱欲改為「台灣代表處」時,國民黨現任主席江啟臣竟說「改名字就有疫苗了嗎?」我不知江啟臣的邏輯是如何思考?駐美代表處正名為「台灣代表處」與疫苗之有無有何關聯性,難道沒有疫苗就不要爭取駐外單位的正名了嗎?難怪國民黨一直都不會進步,還一直退步,從中國退到台灣,從執政黨退到在野黨,從最大在野黨很能退為第二大在野黨,可見國民黨還正在不停的墮落中;有這種不思上進的黨主席那國民黨不墮落就很難了;當然這也不能全怪江啟臣主席,台灣現在在國際上的險峻環境就是兩位蔣總統「漢賊不兩立」的錯誤荒唐政策所造成的,結果人家毛澤東、周恩來是漢,逃亡台灣的兩位蔣總統是賊(其實早在1948年美國杜魯門總統就已如此認定了〜他們一家都是賊);自中國逃亡台灣的國民黨政府把台灣的國際空間搞得寸步難行,連中華航空運送口罩到國外援助別國都被誤認為紅色中國送的;而今民進黨政府大力努力致力於改善台灣的國際空間,國民黨主席還有臉再講風涼話,難道這就是國民黨對台灣的態度嗎?國民黨愛台灣的心是真的嗎?(我一直不相信唯利是圖的國民黨會真的愛台灣)所以台灣人民一定要深入了解國民黨「能混就混、能撈就撈、能騙就騙」的黨性本質,若台灣人再被國民黨所騙,那就變成台灣人的大悲哀了。

「促轉會」最近說要拆掉中正紀念堂內蔣介石的銅像,引來一幫國民黨蔣幫遺孽的聒譟抗議(包括蔣萬安在內),其中最引人側目鄙視的是有「高雄屠夫」之稱的彭孟緝之犬子彭蔭剛的一段謬論讓人難以理解蔣介石御用屠夫生出的犬子不但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而且還真是狼心狗肺;首先再來看彭孟緝是何許人也?其跟蔣介石千里落荒而逃到台灣後又幹多少槍殺手無寸鐵平民之壞事?

民國1947年當蔣介石在中國作惡多端暴虐無道而被中國人民解放軍滿山滿谷的追殺時,蔣介石又在台灣幹了一件「二二八大屠殺慘案」,台灣人有十四多萬人從全世界做得最好的日本戶政制度上消失,當時彭孟緝正擔任高雄要塞中將司令負責執行蔣介石的高雄地區大屠殺令,彭孟緝因而被台灣人民敇封為「高雄屠夫」;因執行蔣介石的大屠殺令有功而屢獲蔣介石的不次拔擢,從中將升為二級上將再升為一級上將,並兩度擔任參謀總長;可見蔣介石和彭孟緝等人雖在中國大陸被人民解放軍追殺得大江南北滿山滿谷抱頭死竄,最後逃到天崖海角的海上孤島台灣,但他們在台灣狠心槍殺手無寸鐵的台灣平民百姓還是昧著良心幹盡喪天害理的勾當,十四多萬的台灣人從日製戶政資料中消失就是如此喪盡天良的「中共逃犯」所幹出來的。彭蔭剛在最近面對「促轉會」欲拆台北中正紀念堂內蔣介石的巨型銅像所發表的謬論說「台灣人對一位保台、建台的恩人竟然不知感恩」,這位「高雄屠夫」彭孟緝的犬子還建議政府應拆掉象徵日本帝國主義統治台灣的象徵的「總統府」(當年的總督府)與「台北賓館」,彭孟緝這位犬子語無倫次的講了一大堆廢話其實完全泯滅天良,蓋蔣介石在中國大陸倒行逆施致而天地不容更失掉絕大部份人心之支持;故被中國人民支持的共產黨打出大陸錦繡江山才倉皇逃離大陸躲到海角台灣藏命在台北郊外的草山上,由此可知、蔣介石連自己的故國家園都保不住,他哪有何能力「保台」,筆者要很剴切的給彭蔭剛一些指教:「保台大業」是美軍顧問團與台灣人民所幹出來的好事,與逃到台灣藏命的蔣介石及其幫眾無關,他們只逃到台灣接受台灣人的供養,至於「建台」也無他們任何貢獻,蔣介石把台灣當成「反攻大陸」的基地,破壞的比建設的還多,所以「建台」工作方面蔣介石是沒啥興趣的;至於國民黨蔣幫集團很喜歡歌頌蔣經國所幹的「十大建設」豐功偉業,惟據國民黨大老與孫運璿同樣受台灣人民愛戴的李國鼎卻說「那是蔣經國好大喜功的偶然之作;後來我擔任台灣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後發現李國鼎先生所言不虛,蓋蔣經國搞十大建設時國家財政不健全、營建法規不健全、金融制度不健全、勞動法規不健全,完全是靠蔣經國的威權統治與白色恐怖統治就如秦始皇建萬里長城一樣全靠無限皇權建成的;至於國民黨為蔣經國吹牛的諸多豐功偉業都是欺騙社會的,例如蔣經國帶領退除役官兵去開發橫貫公路就是欺騙世人的,蓋橫貫公路早在1938年日治時代就由日本人開發出來了,當時叫做「橫斷公路」,蔣經國只是將其拓關一些而已;相反的,蔣經國在台灣也幹了很多暴政,例如制定「輔導條例第八條」讓退除役官兵輔導會經營的企業可以優先取得工程業務承攬權,害全國民間各類施工企業喪失許多業務機會;他為與繼母宋美齡爭權奪利而搞了一個「金碗冤案」害素有蕉神之稱的高雄青果運銷合社理事主席吳振瑞含冤入獄,高屏地區輸日香蕉價格因而大跌,從每公斤36元跌到10元左右,台蕉在日本市場佔有率從九成降到一成,兩者至今半個世紀都無回升過,大大害慘了高屏地區蕉農的經濟與生計,後來證明吳振瑞案是冤獄,國家還花錢賠償吳振瑞並由李登輝總統宣佈恢復其名譽;蔣經國最惡質的是豢養二十幾萬隻特務以遂行其白色恐怖統治之暴政而製造許多冤案與冤獄;蔣經國何以有如此大的「威權」?此亦是蔣介石一大荒唐惡政,蔣介石以總統身份提名自己兒子擔任行政院長,即而培育成接班梯隊,在總統老爸翹鞭子葛屁後接任黨主席進而接任總統大位,蔣家父子完全不顧國父遺教與遺囑之遺訓,把總統搞成世襲(這也是國民黨一大悲哀),蔣家父子在台灣為非作歹之事甚多,除那些深受其恩澤的親信心腹如郝柏村、彭孟緝之流外,其他都已眾叛親離,從蔣介石至死其內衛侍從人員大多是六十多歲浙江籍老人可窺探一般;六十多歲的老人都要靠別人保衛了哪還有何能力體力去保衛別人呢?何況是繫國家安危的元首呢?惟因蔣介石父子一生作惡多端無惡不作逃到台灣之後又殺人如麻、故已無可信任之人可資使用、不得已只好讓老人繼續冒險犯難賣老命去保衛老總統了;不過能一直在兩蔣身邊賣老命的也是老運亨通的,蓋只要「唯一效忠領袖」,其他的事就悉聽尊便任君胡作非為,所以這些蔣家親信通常都是國內外房產好幾棟,國外銀行存款都是億來億去(以新台幣計);1961年陳誠副總統訪美時,7月31日甘迺迪總統、詹森副總統及國務卿魯斯克在白宮接見陳誠,甘迺迪告訴陳誠「美國銀行內有大量的國民黨文武大員的個人存款,美國援助國民黨政府的軍事與經濟援助款項都被國民黨政府文武大員貪污走了,所以我已決定取消對中華民國的經濟與軍事援助,今後我們將鼓勵世界各地的美國商人多多增加到台灣投資,美國政府也將給予台灣最惠國待遇」(請參考陳誠回憶錄):我敢說彭孟緝就是符合甘迺迪總統所說的「國民黨政府文武大員」,而且這幫人自八年抗戰就開始發國難財,發到讓美國人都很瞧不起:這檔汙名鳥事一般都由孔宋家族概括承受了:其實蔣家父子的身邊親信心腹大將人人有份,大貪小貪而已,試想當年在軍事委員長侍從室當個小幹部的連震東被派回台灣當「接收大員」沒幾年就富甲一方富可敵國:連那個響應「十萬青年十萬軍」的馬鶴凌也被蔣經國的「三民主義青年團」派來台灣參加接收監督工作(很少人知道「三青團」也有參加戰後的接收工作)而在監督的過程中當然就可以分一杯羹:這就是在兵荒馬亂的亂世中馬鶴凌可以帶著秦厚修住進當年香港前三大豪華醫院「廣華醫院」生下馬英九的原因。

彭孟緝有無在軍需補給中中飽私囊還有待查證,惟從彭蔭剛在美國大學畢業後工作五年就可出來創業而且短短數年間就發展出一個十多間企業的企業集團,這裡面有多少彭孟緝的庇蔭或蔣家政權的恩庇恃寵,這些都有很多的欲蓋彌彰鳥事,彭孟緝從中國大陸逃到台灣就掛了兩顆星星,又身負省級保安重任,手握身殺大權,這種人手腳能乾淨者幾稀?

其實蔣介石對彭孟緝是有很大的恩庇恃寵的,逃到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已經一窮二白,雖然因韓戰爆發而意外獲得美國政府的巨額援助,但那是逐年分批撥款的;在這有限的資源中蔣介石還批准港台間政府物資都全部委由董浩雲(彭蔭剛岳父、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尊翁)的輪船公司全權負責運輸,這裡面蔣介石這位心腹愛將「高雄屠夫」之稱的彭孟緝當然發揮很大的作用;從這一點彭蔭剛出來幫蔣介石講幾句胡說八道的廢話也是情有可原的;不過後來董建華輪船公司財務發生危機欲向蔣經國主持的行政院商議借貸六千多萬美元周轉,卻遭蔣經國拒絕,而這時國家財政尚未臻理想的中國總理周恩來二話不說馬上責成中國駐香港單位幫董建華圓滿處理此一困難,董建華從此轉向親中而遠離國民黨政府;自此之後彭蔭剛亦隨郎舅大哥往來於北京台北香港之間;1997年董建華還在中國政府支持下當選首任香港特區首長,成為香港的「大哥大」。

由此可知蔣家父子的遠近親疏距離之看法,彭孟緝為蔣介石在台灣「處理掉」甚多首無寸無鐵的台灣人民,但當他們父子得到美國援助而在台灣站穩腳步時也就「狡兔死走狗烹、高烏盡良弓藏」,董建華公司遭逢財務危機時蔣介石已在台灣站穩腳步,也無再利用彭孟緝的需要了,所以董建華當然就難向蔣經國借貸應急了,其實那時台灣的經濟正在大發利市大展鴻圖之時。

對一位世界四大殺人魔王是否還有紀念的價值與意義,彭蔭剛應該知曉了吧!今台北有國父紀念館、林森主席紀念館、嚴家淦總統故居紀念堂、孫運璿院長故居紀念堂,沒有人要想去破壞他們遺像或遺物,而為何有那麼多蔣介石銅像遭到台灣民眾破壞呢?新店區也有胡璉將軍故居紀念館,民進黨籍的副總統呂秀蓮還親自光臨參觀,另外金門也有胡璉將軍紀念館供遊客瞻仰追弔;相反的卻有很多台灣人民要求自台北市的忠烈祠移出彭孟緝的靈位,彭蔭剛有無認真思考這些事的真正意義呢?如果國民黨還沒能力反省蔣介石帶給國民黨與中國的禍害,那就真是國民黨的極大悲哀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