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志恩與陳其邁(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國民黨提名柯志恩教授競選高雄市長,以我對國民黨長久之觀察這應該是最佳人選,有人說國民黨內的民調第一名其實是李四川,以我四十多年來在國內營建界產官學研各方之了解,李四川是一個標準奉公守法的營建官僚典型,不擅於交際應酬,在朱立倫尚未邀他出任新北市副市長之前,連全國營建界都沒幾人認識李四川這號人物,他的民調會略勝於柯志恩大概是他曾在高雄擔任幾個月的副市長吧!總地說來他對選舉的爆發力絕難勝過做過電視節目還拿過金鐘獎的柯志恩;我從他家鄉小琉球一件往事來說明他的家鄉情義之微薄;以李四川今日的成就及地位在小琉球應該是一枝獨秀無人能及的,小琉球面積不到七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一萬二千多人,李四川在此小島上應該是婦孺皆知的大人物,尤其是他被發表為行政院秘書長這種全國前十大掌權的大人物,那鋒頭之健應是不亞於小琉球的海風吧!可是當時全島到他家貼慶賀紅榜的只有一人就是他們村長,其他如鄉長、縣議員、鄉民代表會主席副主席或各代表、農漁會理事長總幹事、甚至民眾服務站主任和理事長、衛生所主任還有許許多多國中國小校長竟無一人前來送個秀才人情慶賀鄉親或校友出了這麼巨大號的國家棟樑之材,由此可看出李四川平素專精於工程施工管理而疏於社會關係之經營,讓偏遠離島家鄉的鄉親對他巨大的成就都無法產生光榮感,或許小琉球的鄉親是覺得「行政院秘書長」是天高皇帝遠帝力於我何有哉吧!;筆者旅北已五十餘年、自蔡潔生先生籌組台北市屏東縣同鄉會既參與至今也沒見李四川參加一次;台北縣自蘇貞昌擔任縣長開始籌組台北縣屏東縣同鄉會、第二年我亦開始參加、至今也沒見過李四川的身影,如此不喜歡參加社會團體不善於交際的工程人員甚多,但這也是競選的大忌,所以李四川在黨內民調第一應是曾經短期擔任過高雄市副市長的緣故。

這幾天也有綠營的說柯志恩是「空降」到高雄競選,持這種論調者是非常膚淺無知而不懂台灣史地的,柯志恩是屏東縣人,高屏本來是一體的,在國民黨尚未於1950年10月1日設立屏東縣並將原省轄市屏東市劃入屏東縣之前(比中華人民共和國晚一年成立),屏東縣這塊地方都是屬於「高雄州」管轄的,只是國民黨政府將高雄市規劃為國際工商港市,高雄縣規劃為工業縣兼農業縣,屏東縣則規劃為農業縣,這三縣市基本上是具互補性功能的其間之競爭性很少,而且三者基本上是一個生活圈,例如我讀初中時就常在週末週日和同學跑到高雄看電影,屏東人要往中北部也要到高雄搭飛機或搭「對號快」以上的火車,我到讀大學時的光華號、復興號、觀光號、莒光號火車都還沒行駛到屏東,所以只要有到屏東縣外讀書、當兵、就業、旅遊的人對高雄都很熟,因為高雄是我們屏東人「出外」必經之路,插翅也難飛,所以柯志恩到高雄競選不是「空降」而是「回歸」,就像柯志恩在海外學成歸國的「海歸派」一樣;其實講這些只是要讓台灣年輕人多了解一些台灣文史,在我逾四十多年來對世界各大城市建設發展之研究來看,台灣的六都甚至台灣都應該國際化而不應只侷限在本土本地的狹隘思想觀念之中,大家都應好好研究毫無資源的新加坡、杜拜、以色列、荷蘭是如何建國如何發展出來的,北歐波羅地海四國丹麥、瑞典、挪威、芬蘭等是如何在惡霸俄國強權欺凌之下發展成已開發國家的經濟大國的,過去二十多年我寫過很多這方面的文章建議國人與政府多多學這些國家,尤其是以色列在沙漠中在阿拉伯世界環視之下竟能以精耕農業自給自足外還能成為農產品出口大國;當柯文哲首次出訪以色列一下飛機那張臉驚惶失措的臉色我就知道柯文哲絕對想像不到以色列的進步程度,台灣首都市長國際見識如此膚淺、台灣如何面對國際嚴峻的競爭;蔡英文在競選總統之前就自費到以色列取經,這是她有準備承擔台灣重任之覺悟,所以我建議六都市長都要有國際化意識,絕勿侷限在本地本土的小小框架之中而當井底之蛙以管窺天,那台灣將永遠無法進步到國際的最高水平(這幾年一直在二十名左右浮動),這一區區管見謹拜請諸方賢達指正。

柯志恩與陳其邁即將要進行一場激烈的政治鬥爭,其實按照馬克斯的的階級鬥爭理論來看,這兩位台灣本土孕育出來的政二代之「階級成分」是非常相近類同的,首先他們原生家庭成分都是台灣鄉下農民子弟也都不是富裕家庭出生,他們的父親我都認識尤其是柯志恩的尊翁柯文福縣長生前在海華基金會他的董事長辦公室我們曾有很多次深入詳談討論,從家鄉到國事、天下事都談,真的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他原是屏東縣新園鄉烏龍村人氏,與現任央行總裁楊金龍及八大國際影視集團創辦人楊登魁總裁都是小同鄉,我家在媽祖廟前他老家則在媽祖廟後,不過他三歲就隨父親遷居到潮州鎮上,所以大我十幾歲的柯文福我原並不認識,惟他的二叔「柯長」時常到我家「開講、聊八卦」,在柯文福擔任縣長時每次他到屏東市縣長公館探視小孫兒女(就是柯志恩兄妹)回來都會到我家「匯報」,那時是戒嚴時期那縣市長就是天大地大的父母官,所以一開始大家還會關心的問他「您一個農夫光著腳丫到城市去見縣長姪兒、您姪媳婦會不會看不起您啊」,他說「不會不會,我姪媳婦不但弄點心給我吃還給我錢,回來還要叫車送我到車站,我每次都說不用不用,我自己走路過去就好」,縣長公館離屏東車站約為15分鐘路程,比他家到田裡近太多了,每一次他騎著腳踏車經過我家門前去田裡我都會大聲叫他一聲「長伯」,他是一位和藹可親常掛著笑臉的老農夫,柯文福就是在這種農村家族中成長的人,我們這一代和台北文武權貴官宦家族中成長的一代有很大的差異性,我們除了上學讀書外課餘都要到田裡幫忙農作或幫忙家裡的小生意,所以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股農村鄉土風味,大家看看當今央行總裁楊金龍雖留學英國又在倫敦擔任央行倫敦辦事處主任多年,但是至今即將邁入古稀之齡的他身上還是存有那股屏東農村非常濃郁的風土味,這就是我們這一代「鄉下畢業生」的特質;柯文福就這樣一直讀到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畢業;畢業後他接受母校屏東中學校長之聘到屏中擔任教師,後來娶了崁頂鄉港東村望族羅家女兒為妻,這改變柯文福的後半段人生,羅家有一位在東港鎮上開診所的羅燦醫師是張豐緒縣長的四姊夫,柯文福在省立屏中教沒幾年就被張縣長派去籌辦縣立潮州中學,後來政府開始推行九年國教,柯文福又被派去擔任縣內最大的「中正國中」,不管是縣立潮中或中正國中對師大教育系畢業的柯文福都是專業專家游刃有餘,因此治校辦學績效都是超優;後來教育部又推薦他到世界童子軍總會亞太分會擔任高級專員,工作地點在菲律賓的馬尼拉(當時是東南亞最重要的美軍基地、比新加坡還繁榮進步),柯文福在此一東南亞當時最先進的城市吸收很多國際知識與見聞,而這時候在屏東的張派已準備推派還在馬尼拉工作的柯文福接繼張豐緒的縣長大位(在張豐緒被蔣經國調到台北市擔任市長後屏東張派既由羅燦醫師負責指揮);在縣長任內他當然要大量配合派系運作,當時張派內有一位大將邱連輝省議員在省議會質詢省主席謝東閔弟弟謝敏初所經營「花蓮輪」在省屬銀行的大額超貸案而得罪謝東閔,邱連輝在競選省議員連任時便沒被國民黨提名,邱連輝只好違紀競選;邱連輝在擔任縣議員時便與張豐緒縣長合作無間也被張縣長安排進入張家經營台日合資的「台畜公司」擔任營業部經理(張豐緒夫人擔任董事長日本人擔任總經理),當時張派即有意培養邱連輝競選縣長,因此在柯文福縣長連任後也配合張派此一安排協助邱連輝與國民黨提名的「林派」陳恆盛對戰,結果邱連輝大贏五萬多票,後來柯文福兩任縣長任滿卻只安排擔任省府委員而沒兼任廳長聽說與這個有關,反而是縣長落選的陳恆盛後來被國民黨安排去擔任監察委員;不過此一安排很快被蔣經國發覺不合情理會傷到國民黨在屏東縣與全國教育界的支持度、故很快將柯文福調去擔任行政院僑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這是台籍人士擔任僑委會主委或副主委的第一人;據柯縣長親自告訴我、蔣經國要他多聯繫海外異議人士,讓這些「台僑」多瞭解政府在做啥事?也將這些海外異議人士對政府的意見帶回來給政府,所以柯文福因這個工作而結交很多海外的民進黨領袖人物,2000年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2004年僑務委員會張富美委員長還聘請已離開公職的柯文福回來擔任海華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就可知他被當時「海外異議人士」的信任與雙方所建立的交情;另外柯文福擔任屏東縣長時蔡英文的尊翁蔡潔生理事長也大舉回屏東做公益,他響應柯縣長重視教育政策回楓港國小捐建活動中心、圖書館等大型建設工程;2010年柯文福殯天仙逝,當時民進黨許多人士參加告別式公祭並由縣長曹啟鴻主祭,會中還大量宣揚柯文福在縣長任內諸多至今還讓縣民感念分享的政績;從中央到地方都可看到柯文福愛台灣愛鄉土不分黨派的「公天下」從政態度、真的到「四海一家」的境界,值得後代政治人物的效法。

無獨有偶的陳其邁的尊翁陳哲男也有很相類似的背景,他畢業於屏東師範後又到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深造,與柯文福是前後期數屆的校友,在當時家境較好又能讀書的大多是去讀省立高中,沒幾人會去讀師範的,陳哲男教了幾年書後便去開升學補習班協助南台灣學習心智較緩慢的青年加強補習教育,後來竟發展成南台灣最大的補習班,陳哲男成為補教業大亨後便「學而優則仕」,他開始參加教育團體立法委員競選,進入立法院後他加入本土派的「集思會」以對抗外省掛的「新國民黨連線」;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他在行政院大罵郝柏村、李煥、沈昌煥、許歷農為「賣台四奸」;結果當時還身處「虎口下的總統」險境萬端的李登輝不得不在國民黨中常會將他開除黨籍;離開國民黨後的陳哲男卻開始「鯉躍龍門」的精采人生;1994年當選台北市長的陳水扁邀他擔任台北市政府民政局長,陳哲男在此開始大顯身手大放異彩,他採用他的好友師大教授郭生玉設計的一套親民便民措施,將全市戶政事務所櫃台全部下降,櫃檯前擺上椅子讓洽公民眾坐著寫字申辦戶籍資料(之前櫃台很高讓身材較短小的民眾蹬著腳尖還看不到辦事人員的臉),而且民眾一走進戶政事務所便有女職員親切招呼引導到主辦業務的櫃台後還奉上一杯熱茶招待,真的是以客為尊賓至如歸;這套不用花很多錢的改變大大改變了昔日官僚高高在上的形象,從此官民平起平坐平等對話;後來地政事務所也改善了,沒多久全國各縣市長紛紛有樣學樣,現在全國民眾民主意識大興與這些基層政府單位的服務革新有很大的關係,很少人知曉這一全國基層服務大改造是陳哲男開端的,而幫他設計這套體貼民眾的服務方式的郭生玉教授是我的族兄,後來也被陳水扁市長「挖去」擔任教育局長。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又重用陳哲男擔任總統府副秘書長,他一進總統府又在那裏「興風作浪」,他在此大大鼎故革新大大改變總統府威權的風氣與作風,首先他就簡化總統府的公文程序並推動自動化業務,推動擴大開放總統府讓平民百姓入內參觀,然後又不忘教育家本色創辦「總統教育獎」由總統親自頒獎給那些克服環境困難力爭上游而能崢嶸頭角出類拔萃的各級學生給予最大的鼓勵,這可說是陳哲男學習教育又一生從事教育對教育界最大的貢獻;到現在他還在國立屏東大學(前身的前身是屏東師範學校)設有「陳哲男校友文學獎」以鼓勵學弟妹文學創作。

陳哲男曾經長期擔任「屏東師專全國校友會總會長」給予全國校友不分黨派的照顧與服務,伍澤元在土城「進德修業」時陳哲男也不忌諱綠營權貴身份多次前去探視,還用台灣的「五字經國罵」罵那些司法人員而聲名大噪,可見他與伍澤元的同窗交情絕無黨派隔閡,伍澤元二弟伍錦霖和曾永權都是柯文福屏東中學的得意門生,伍錦霖在台北市政府擔任張豐緒市長秘書及機要科長時也同時擔任屏東縣同鄉會蔡潔生理事長的總幹事,所以這些兩黨要員私底下都是有深交的好朋友,他們共同的志業就是拼命愛台灣愛鄉土,這從陳哲男和柯文福的為人處事都在不分黨派的大原則下為國盡忠為黨盡義為台灣盡天責而不影響私人交情之天長地久。

柯志恩和陳其邁就是在這樣愛台灣愛鄉土的家庭中薰陶長大,故後來就是成為「政二代」的官宦權貴子弟、然其身上亦看不出權貴世家子弟的傲骨與傲態(這在柯文哲身上就非常強烈濃厚),他們都學有專精也都有為台灣做最大奉獻的熱忱,他們在國會議員的表現都可圈可點,所以在我看來他們的階級成分都非常類同,也都是台灣非常珍貴的高級人力資產,台灣社會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栽培這些菁英以蔚為國用;尤其是國民黨若真想在台灣爭到一席之地一定要好好栽培像柯志恩這種學有專精又認真工作熱愛鄉土的人才,既然徵召她回高雄爭取服務的機會就要克服困難團結全黨與民進黨做個君子之爭,萬一這次沒順利達陣也要提供其他資源讓她能夠有在高雄繼續經營基層的動能,吾人竭誠希望這些精英人才都能有機會擔任高雄市長,認真負責忠勤廉能的為高雄市民為台灣這塊土地服務貢獻所學,這是人民之福也是國家之福。(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