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牆疫魔1】全球逾57萬囚犯染疫 暴動、自殘下的監獄日子

【穿牆疫魔1】全球逾57萬囚犯染疫 暴動、自殘下的監獄日子

文字撰稿:蔡碧月
主圖說明:台灣疫情控制良好,但國外疫情已經從圍牆外衝進圍牆內,一發不可收拾。pixabay提供

去年COVID-19爆發,WHO隨即警告,病毒一旦進入監獄後果嚴重。果不其然,疫魔奪命無聲無息,受刑人恐慌暴動,歐美等122國很快淪陷,到今年7月為止,57萬名受刑人確診、4千人死亡。然而,擁擠、狹小是全球監獄困境,各國第一時間禁止會客,但高壓防疫引發自殺升溫,接種疫苗壓不住疫情,特赦回家服刑,又有新問題發生!在人命(人權)、輿論與防止脫逃之下,圍牆後的世紀瘟疫是不少國家難以解決的燙手山芋。

【穿牆疫魔1】全球逾57萬囚犯染疫 暴動、自殘下的監獄日子
日本受刑人在工廠縫製口罩。(翻自日本法務部)


日本:確診者一人一室 反而使染疫風險更高

去年4月5日,日本傳出第一起獄方人員確診案例後,所採取的防疫大方向和多數國家一樣,像是停止個人會客、新受刑人須單獨隔離2週、全員戴口罩、注意通風換氣等,但這些根本無法阻擋無聲無息的疫魔,獄方人員只要被感染,就會傳播病毒,因此監所群聚感染至今仍未平息。

關注人權的「HUMAN RIGHTS WATCH」調查發現,日本監所的照護服務不足、醫療設備老化,一位關了超過1年的犯人無奈地感嘆:「感冒就醫要等兩個星期,等到可以看病時病也好了,所以就算感冒了也不會說。」

囚犯戴口罩哀喜難辨

日本電視台(日テレNEWS24)報導,櫪木女子刑務所的受刑人平常一樣要在工廠工作,用餐方面,則從大食堂的群體用餐,打散成少數人一室、面壁吃飯的做法;現實上,監所防疫負擔加重,獄方人員要注重個人消毒、用餐時間禁止交談,每日還多了以往沒有的環境清消工作,而且因為口罩阻礙了表情判讀,受刑人管理變得困難,倘若受刑人有自殘行為也看不出來,一旦在口罩下咬舌,很難第一時間察覺。

橫檳刑務所是日本群聚感染最嚴重的矯正機關,從去年12月到今年2月,才短短3個月,確診高達146人!為此,關了889名受刑人的橫檳刑務所,火速將200人送到其他監所收容,讓受刑人得以一人一室減低居住密度,但是像這樣疏散「降載」的做法是特例,其他染疫的獄所只能自己想辦法。

【穿牆疫魔1】全球逾57萬囚犯染疫 暴動、自殘下的監獄日子
日本橫濱刑務所。(翻自日本法務部)


九州地區唯一收容女性受刑人的麓刑務所,今年5月爆出疫情,為了空出38間牢房讓確診者獨居,反而使其他牢房從原本一間收容3、4人提高到6人,人與人的連結反更加密集,染疫風險大增。

或許礙於輿論對於罪犯的觀感,即使人權團體呼籲跟進歐美國家讓犯人回家服刑,日本法務省毫不考慮,連受刑人接種疫苗也是一直到今年6月才安排。日本監所人口擁擠,受刑人高齡化,正是COVID-19的高風險群,既要防堵疫情,又要防止犯人逃脫或自殘,對原本人力不足的監所基層來說,更是壓力沉重。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