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晚期官窯‧藏瓷入門首選

清代晚期官窯‧藏瓷入門首選

有清一代的瓷器工藝發展,自御窯廠正式燒造的康熙朝算起,歷經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共九朝,大致上恰好以每三朝為一個發展階段,清三代康雍乾盛世為清早期,嘉道咸三朝則為漸衰的清中期,同光宣就已是強弩之末、國衰祚危的清晚期了。

清代官窯瓷器的巔峰期,在清三代康雍乾時期即因國勢壯盛而達於頂峰,三帝在位的134年,比嘉慶後六帝加起來的國祚還長上18年;自乾隆晚期盛極而衰的國勢,及清代中晚期六帝在位時間的短暫,即可窺知宮廷內苑的紛擾,加上鎖國政策下的顢頇自大,終使晚清成為世界列強瓜分蹂躪的紙老虎,而官窯瓷器的工藝技術,也隨著清代國力的日衰而逐步退化了。

中國官窯瓷器的市場,清初三代的官窯一直以來都是歷久不衰的熱門收藏品項,只要品相完好的精品一出,不分地域皆能吸引藏家買主競藏,尤其對歷代官窯具有系統性規畫的藏家,更是不可或缺的版塊。相較於清三代官窯在文物市場上的門庭若市,清代中晚期官窯瓷器就顯得門可羅雀,落寞許多了。尤其在1950年代至2000年這半世紀間,清朝中晚期官窯的市場行情除了少數精品,的確是「居低不上」。

從市場區塊的分布來看,倫敦、紐約、香港、台灣等地,由於藝術文物市場發展較早,運作機制較有規範,市場結構性較佳,收藏家心理較成熟,收藏較有系統性、規畫性,眼光也較挑剔,所以在清官窯的選項上,自然就以康雍乾清三代為首選,嘉道咸精品或因量少亦受青睞,至於晚清同光宣三朝官窯,在這些成熟地區就顯得乏人問津了。

回顧過去20年來的全球中國官窯瓷器拍賣,僅出現過一次晚清官窯的專拍,即佳士得於1997年3月30日在新加坡舉辦的「養志堂晚清官窯瓷器」專題拍賣。養志堂主人關善明為香港收藏團體「敏求精舍」的中生代主要成員,為著名建築師,收藏方向極具個人風格,對不受時人重視的品項經常精心蒐羅,而在香港、台灣較為冷門的「晚清官窯」,就成了關善明眾多收藏品類中的一大系統,達數百件之多;這場在新加坡推出的專拍,即篩選出近二百件晚清官窯佳作,在當年的中國文物市場的確引起注意。而選擇新加坡作為拍賣地點,似乎也有市場性考量,因為港台藏家多以清三代官窯為尚,而新加坡則屬新興藝術文物市場,可塑性高,晚清官窯正好可以作為吸引新興藏家的入門品項。此外,當年正逢香港「九七回歸」,香港人心惶惶,房市股市不穩,不少多金人士都有遠遊甚至移民的想法,此時在香港辦一場「非主流」的拍賣,的確客觀條件較弱;而新加坡政府正欲提升星國的藝術文化水準,亟須夠分量的海外文物藝術品到新加坡展出,據說當時還推出鼓勵政策,如收藏家願將所藏文物於新加坡博物館借展五年,即可獲得星國公民居留權,據知也確實吸引了港台藝術文物界的人士響應。

由於客觀條件的合拍,使得這場少見的晚清官窯專拍順利在新加坡完成。此場拍賣估價最高的二件拍品,一為編號366道光〈白地綠彩纏枝花卉瓶〉(高27.8厘米),一為編號383光緒〈黃地墨彩牡丹魚缸〉(徑53厘米),皆估在4萬~6萬新加坡幣,約合人民幣20萬~30萬元;而大多數拍品則估價在數千至1、2萬新加坡幣,也就是人民幣10萬元以下。這樣的市值,對人民年平均所得達3萬美元、富裕的新加坡來說,的確吸引了不少入門藏家進場,算是一場成功的晚清官窯專拍,也為這個不太受重視的品項找到一個新的出口。

1993年,是蘇富比拍賣公司進軍香港的20週年慶,特別出版了一本紀念圖錄,蒐集了1973至1993年間各類書畫文物及珠寶的重要成交拍品。在歷代官窯瓷器中的清代官窯,絕大部分都是康、雍、乾精品,清中晚期的官窯瓷器極為少數,只有五件出現,依年分依序為1980年11月26日編號339道光〈白釉印花雙獸環三足碗〉(徑26.8厘米),成交價8萬2,500港元;1990年5月15日編號253嘉慶〈粉彩山水人物瓶〉(高27.8厘米),成交價77萬港元;1990年5月15日編號276嘉慶〈胭脂紅地粉彩花卉碗〉一對(徑9.2厘米),成交價176萬港元;1992年4月28日編號179嘉慶〈粉彩山水人物瓶〉(高31.4厘米),成交價66萬港元;1992年10月27日編號199嘉慶〈珊瑚紅御題詩菊瓣式盤〉一對(徑16.7厘米),成交價46.2萬港元。

可以發現,這五件皆屬清中期官窯,一件道光,四件嘉慶。嘉慶官窯沿襲乾隆,器貌外表與乾隆晚期極似,稱「乾嘉器」,而嘉慶力求儉約,縮減預算,御窯燒製官瓷經費也一再縮減,嘉慶十五年十二月更下令停止官窯燒造,這也是嘉慶官窯瓷器雖不若清三代工藝精良,但相對較為稀有,也因此在「物以稀為貴」的心理下仍吸引不少買家出手。至於道光一朝,則是清代正式步入衰敗的時期,內憂不斷,道光二十年(1840)鴉片戰爭更讓中國開始進入列強蠶食的半殖民地時代,而御窯廠依定例燒造官窯,則是在道光二十七年才恢復的,但預算較嘉慶時更少,並無任何創燒物件。一般來說,嘉慶朝官窯在乾隆太上皇時期的嘉慶四年前所燒造者較為精緻,即屬「乾嘉器」;另一類是嘉慶十一年大幅削減預算後的成品,則與道光朝所燒近似,就被稱作「嘉道器」。因此,清朝中期官窯在成熟文物市場中的買氣,自然要以嘉慶為尚了。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典藏古美術2008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