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北故宮新任院長周功鑫

隨著總統大選結果出爐,內閣改組名單眾說紛紜,藝文界最關心的莫過於何人將執掌國立故宮博物院,最後黑馬出線,由資深故宮人周功鑫回籠披甲上陣,擔當重任。

周功鑫,博物館管理之實務經驗與專業學養俱足,且深諳故宮內部人事與運作,可謂接掌台北故宮的不二人選。其自巴黎第四大學藝術史與考古博士畢業,學成歸國後即進入故宮,自基層導覽人員做起,先後擔任蔣復璁、秦孝儀兩任院長秘書,之後更擔任展覽組組長長達16年,籌辦展覽無數,此外還負責教育推廣工作和公共事務。之後於1996年兼任政治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副教授,講授博物館教育、藝術史、博物館管理、博物館展覽、器物學等專業課程,更於2002年於輔仁大學一手創辦博物館學研究所並擔任首任所長迄今。人事消息發布後,周功鑫於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所長辦公室內接受本刊專訪,暢談其對博物館管理的理念以及未來任內台北故宮的走向。

當年為培養博物館專業人才而離開

任職台北故宮多年後轉任教職,期間台灣的政治與社會環境經歷巨大的變化,隨著身分與角度的轉換,周功鑫談到對故宮的觀察與想法,她表示,會離開任職多年的故宮,主要是因為發現培養博物館專業人才的迫切。會有此發現實歸因於自己特殊的機遇——27年當中從導覽解說的基層工作開始,然後進入秘書室跟隨學界、政界地位皆高的蔣復璁與秦孝儀兩位長者,看到兩位在經營管理層面各自的長處與領導方式,不禁思考要如何才能培養出專業的博物館人員。早期博物館人員的養成是師徒制,透過經驗傳承而取得相關職能,在那樣的環境中,看到了箇中的侷限性;而在展覽組16年展覽策畫、教育推廣以及公關事務的實際操作,過程中益發深切感受到各種人才的需要。

1999年決定了規畫中的生涯轉變,周功鑫回到母校輔仁大學募款籌辦博物館學研究所。在課程設計、師資聘用上皆以「適任」作為核心考量。她認為要成為博物館的適任人才,不僅要對博物館有廣泛的認識,同時須具備個人的專業能力。從典藏、研究、展覽、教育、保存維護等博物館經營五大考量中尋找個人的興趣與能力。歷經九年的耕耘,益發發現欲令一博物館發揮功能所牽涉的事情實在很多,而放眼21世紀,各國的各大博物館莫不為多元化經營。台北故宮在台灣扮演龍頭角色,在世界中則為中華文化典藏最佳的博物館,經營的重點便落在如何在這樣的角色下發揮最大的功能。

專訪台北故宮新任院長周功鑫

定位為漢文化博物館

只有對博物館認識夠深,才能全方位顧及所有的需求,也才能經營出真正的現代化博物館,並發展出自己的特色,受到世人的肯定。面對文化,多元包容的態度很重要,千萬不可以意識形態掛帥,否則博物館會失去它的多元面向。周功鑫指出,以故宮所代表的漢文化來說,這部分對台灣而言是很重要的,因為它存在眾人血脈中,是無法用意識去除的,重要的是如何從漢文化中走出自己的文化,令年輕人知其過去,然後從中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東西,這便是未來想要善用故宮典藏以成立「文創育成中心」的動機和目的。在台北故宮可從漢文化獲取靈感,在台灣其他博物館則可從殖民文化或原住民文化獲取靈感,唯有從多元資源中創造出不同的面貌,才能真正創造出豐富的台灣文化並突顯台灣的獨特性。相反的,千萬不可在箇中作取捨,使台灣的文化面貌支離破碎,個人於其中無所適從,更無法獲得全面的認同。

面對觀眾,需要非常開放

除了上述的文創育成中心,周功鑫認為,面對觀眾時,故宮需要非常開放,她說:博物館需要有開放的態度去迎接所有的觀眾,不論是一般民眾、相關背景的專業人士、學生、國外觀光客等,不同的需求皆須納入考量,進行不同的安排,這樣藏品才能充分發揮效能,各階層的民眾也才能從中擷取其想要的東西。再就台北故宮的角色觀之,故宮擁有漫長的歷史,從1965年在台北外雙溪開放,更早可推到1960年在台中北溝的小小陳列室,至今也有近50年的歷史。因成立時間早且資源豐厚,在台灣博物館界扮演龍頭角色,故宮應在經營管理上成為模範,運用豐富的收藏與資源協助其他博物館,並且分享專業,共同提升。至於就國際角度而言,台北故宮擁有最好的中國藝術收藏,量或許不及人,但質卻是第一,只要善加利用,可輕易與國際合作,達成國際交流與文化外交。其過去在故宮展覽組任內便成功舉辦過1993年法國瑪摩丹博物館收藏的「印象派大師莫內與其同時期畫家聯展」、1995年「羅浮宮博物館珍藏展覽──16至19世紀西洋風景畫展」、1998年畢卡索博物館收藏的「畢卡索的世界」以及1998年於法國巴黎大皇宮展出的「國立故宮博物院瑰寶──帝國的回憶」等國際交流展。而與中國大陸之間兩岸的交流則須視政府政策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