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人在天堂,錢在銀行」

自從中國市場崛起之後,每年春、秋拍飛赴中國藝術市場重鎮──北京拍賣會,便成了例行的工作,在此期間目睹耳聞了為追求投資獲利,各種推陳出新、匪夷所思的商業操作手段,不可不謂大開眼界、瞠目結舌。之後每每和港、台、歐、美、日等藝術市場成熟地區友人聊起時,大家莫不在全力試圖了解之後,卻只得無奈地接受這個無法改變與撼動的外境。

猶記得去年(2010)中國嘉德春拍,與台灣頂尖古董商一同等待即將以人民幣1億80萬元、打破當時中國近現代繪畫世界拍賣成交紀錄之張大千潑彩作品〈愛痕湖〉上拍前的一段對話。這位古董商聊起了他一位十分富有的收藏家朋友,日前竟在如廁時中風過世,感嘆旦夕禍福的不可預測,還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語重心長地說,人活著時要好好把握當下,否則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賺錢上,最後卻落得「人在天堂,錢在銀行」,就太沒意思了。後來便談到自己年過五十,對人生和許多事情有了不同的想法,望著氣氛沸沸揚揚的拍場,他感嘆地說:現在的中國藝術市場,所呈現的就是一個「貪」字!貪欲橫流!實在應該將從藝術市場賺到的錢,拿出一部分來從事公益慈善事業!這一番談話,與當時不絕於耳的拍賣競價聲背景環境音對比之下,真令人有種十分超現實、耳目一新的感受,但卻比任何天價藝術品,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看著拍賣會上前仆後繼、一擲千金的中國買家們,爭相競標高價藝術品,彷彿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出手之頻繁猶如進了購物中心般大肆採購,而且為了想像中的未來財富,在拍場上殺紅了眼,競價絕不手軟。因此,每季各地的拍賣會成交價破聲連連,例如甲地創下的歷史紀錄,以往新的紀錄要數年、甚至數十年才能突破,如今可以不到一個月的光景,就被乙地所刷新,其刷新紀錄的頻繁程度讓人對「破紀錄」這件事,幾乎到麻木無感的境地。

中國市場帶起風起雲湧的藝術投資觀念,徹底顛覆中國藝術市場的生態,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只要從金錢的角度去思考,答案便八九不離十。過去曾經和大陸拍賣公司負責人聊起,中國買家面對中國藝術購藏,為何只信仰金錢這件事?這位對中國觀察甚深的前輩,一針見血地道出了箇中關鍵:「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啊!」然後,他告訴我有關「文化大革命」時,連基本溫飽都無法被滿足的悲慘故事,而當中國進行改革開放之後,首批富有的人多是只為求生存競爭、但卻欠缺文化素養者,原因是整個社會原本信仰的是共產政黨,然而「文化大革命」徹底摧毀了對黨的信任,共產主義既不信仰宗教、也摧毀了傳統,那就只剩下金錢了,這就是我們面對的中國藝術市場。

那這些在其他領域致富成功、溫飽有餘的中國買家,為何還不滿足地要從藝術市場裡致富呢?除了潛在的生存陰影驅使,應該還誤以為追求財富能夠獲得幸福吧!這大概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通病。英國發展社會學家拉吉.帕特爾(Raj Patel)在其所著之《價格戰爭──評估地球價值的新方式(The Value of Nothing:How to Reshape Market Society and Redefine Democracy)》中指出,金錢能夠滿足我們的基本需求,購買商品與服務並花時間使用,幸福感的確能油然而生,然而許多研究顯示:追求財富無法創造幸福,貪得無饜則會造成心理傷害。當財富能夠負擔住宅、糧食、用水與能源等基本需求之後,更多金錢所帶來的幸福感,則將奠基於與同儕比較消費水準的高下之上,儘管財富的淨值確實增加,但如果發現自己被對方比下去,幸福感便會大打折扣。全球化與國家政策所導致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使得社會不公平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各種「地位財」的價值膨脹,使得自己和社會都因此清楚你的社會地位;而表徵意義強烈的藝術品,在現今市場風氣令金錢作為唯一的衡量指標時,便屬於「地位財」的一種,藝術市場成為了超乎想像的巨額財富競技場,有許多投身藝術市場的人士,便在名利之間患得患失,愈想從金錢的追求中獲得幸福,結果卻反而是與幸福愈加背道而馳。

欲知更多詳細內容,請見第221期《典藏‧古美術》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