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父紀念館「再現渡海三家──藝韻風華」

溥心畬(1896~1963)、黃君璧(1898~1991)與張大千(1899~1983)是民國以來傳統水墨國畫中老一輩畫家的代表人物,後因時局之變,從大陸先後渡海來台,他們的後半生和台灣有著密切的關係,並給予台灣水墨畫壇深厚的影響,為最具影響力的水墨宗師,合稱「渡海三家」。

在建國百年之際,2月17日至3月13日於國父紀念館展出「再現渡海三家─藝韻風華」,回顧大師之風采光華。該展展品多數為原黃君璧「白雲堂」舊藏及藝界友人互為饋贈之作品,共有黃君璧創作50餘幅、溥心畬及張大千贈與黃氏的畫作、張黃兩氏致贈前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何浩天的畫作等計百餘件作品,質量豐美。

國父紀念館「再現渡海三家──藝韻風華」
黃君璧少見的人物畫〈聽笛圖〉1961年創作,工筆雅致設色妍麗,氣韻柔和典雅。

其中又以黃君璧作品,最為齊備,面目多元。除了廣為人知,並得張大千「雲瀑空靈,吾仰黃君璧」贊言的雲煙飛瀑外,更有黃君璧少見的人物仕女畫、花卉翎毛等各類作品。1961年創作的〈聽笛圖〉人物脫胎於五代南唐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工筆雅致,設色妍麗,氣韻柔和典雅。張大千之作除潑墨潑彩大作,亦有粲然可觀的少見作品。張大千1978年作〈松雪二士〉,僅以水墨作畫,於濃淡乾濕間變化,墨韻萬千,體現出中國的墨分五色之道,其上題識:「試吾家豐吉所製鳳梨紙,潑墨留筆,不減乾隆內庫御用」,這以鳳梨皮做原料的紙張,獲得大千的高度讚譽,認為可與乾隆皇帝的御用紙張相媲美,也可看出台灣手工造紙業的功力。另在,1981年於今師範大學美術課程示範的〈行吟圖〉、〈長江高士〉,雖是課徒之作,然線條遒勁、筆墨精準,更見深厚功力,彌足珍貴。溥心畬作品數量於該展中雖最少,然而1949年的〈小手卷〉、1958年的〈嶗山〉山水畫作,於小卷中見遼闊天地,筆墨精善;1949年送贈于右任的白描〈觀音〉,線條暢利。眼尖的觀眾還可發現,黃君璧1954創作的〈策杖尋幽〉,乃渡海三家之合璧。此作具溥心畬、張大千二人款書,其中張大千還寫到與黃君璧相約觀瀑看泉之事,為三人於日本因緣際會相遇之作,見證了三人情誼,意義非凡。

國父紀念館「再現渡海三家──藝韻風華」
展覽最大功臣:黃君璧入室弟子張福英。

如此難得的展覽,其作品皆由台北市黃君璧美術獎助文教基金會所提供,且幾乎皆為該會創辦人張福英的收藏。張福英19歲入白雲堂門下習畫,師從黃君璧大師長達三十餘年,為「飛瀑煙雲畫派」第一人,並捐資創立了「黃君璧先生美術獎助文教基金會」,資助兩岸美術院校貧苦優秀學生,熱心公益。她生活儉樸,身上穿得衣服絕不超過新台幣50元,她說:「我只愛畫,別的什麼都用不到,你拿個鑽戒說三百萬、三千萬的,我把它當石頭,沒興趣。但是,畫逃不過我眼睛。」該會冬季時並將於國父紀念館舉辦黃君璧115歲紀念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