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史博館舉辦傅申、何懷碩收藏書畫展

晚清時期,蘇州望族顧文彬(1810~1889)及其家族均致力於古籍與文物書畫的收藏,百餘年間歷經幾代人所集得書畫為數甚眾,然一秉蘇東坡所言:「書畫於人,不過是煙雲過眼而已」,遂將蓄藏之處取名「過雲樓」,成為至今仍傳頌不已的藝壇佳話。

百年過去,台灣書畫藝術史學者傅申、書畫家兼評論家何懷碩及幾位愛好書畫的朋友,雖自謙並非收藏家,但在過去數十年間或出自個人喜好,或為學習與研究,各自都收藏了一定數量的書畫作品,創作年代更是橫跨古今上下千年。此次不祕於私,在台北歷史博物館舉辦「滄海一粟──古今書畫拾穗」展,從唐人寫經、歷明清以迄近現代名家,共計三百餘件,一方面是向前賢看齊之意,另一方面也讓觀者得以透過賞鑑展品,印證與增進對中國書畫藝術的瞭解,頗具意義。




10月31日下午的開幕典禮上,傅申表示自身所收書畫多屬一時遇合,雖然並非盡屬大家,摩挲玩賞之趣、與古人神交之樂卻未減半分。他舉其收藏的兩件翁同龢〈行楷勸課寄懷〉七言聯為例,表示過往裱畫店經常藉由揭裱的方式,把一件書畫作品一分為二,售予不同藏家牟利,機緣巧合讓他得以將兩件一併收入,正好拿來充當活教材。細看之下,果然可見夾宣揭裱下層之作不僅墨色明顯淡了許多,導致款識文字多漫漶不清,就連鈐印也盡數未見,卻不能稱之為偽作。經此說明,在場人士也對書畫鑑定又多了一番認識。資深藏家黃天才則笑著說,這事聽傅申講了十年,他一直未見實物,故總抱持懷疑,今日得見才總算一掃多年困惑。

立意不作收藏家,以免為收藏所苦的何懷碩,則以其所景仰、敬佩的書畫家作品為主要蒐藏目標,以作為自我進修的憑藉。像是與之同宗的何紹基,書法用筆上下波動,落墨遲澀,所作往往力道渾厚、氣勢雄渾,向來有「晚清第一人」之譽,便令何懷碩心折不已,多年來從香港、台灣等地的書畫商處費盡心力才收到數件。此回一口氣展出,可說大飽觀眾眼福。另外,臺靜農寫贈的〈臨石門摩崖隸書聯〉雄健茂密,另件〈隸書五言聯〉則以「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形容何氏,可說再貼近不過,均係用心之作,值得細賞。

【典藏古美術2008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