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秋拍,面臨市場盤整的北京4強

至本刊截稿前,2011年北京各大拍賣公司的秋拍成績已經陸續出爐,統計華辰、誠軒、嘉德、東正、翰海(依拍賣日期先後排列)等拍賣公司,一共締造出人民幣71.48億元(以下幣值皆為人民幣)。這個成績明顯比今年的春拍遜色許多,而整體拍賣市場的成長曲線也難得呈現往下走滑的趨勢。

盤勢走滑,誰也逃不掉

以個別拍賣公司的季度表現來看,今秋華辰總計拍出2.98億元,比同年春季的3.82億元還要減少約8,400萬元。又,表現略顯出色的誠軒,今秋累積出的4.87億元,也比春季的6.08億元減少了1.2億元。而頗具指標意義的嘉德,儘管今秋一馬當先闖出傲視群倫的38.58億元,但也比春季的53.23億元佳績,猛然銳減了14.65億元。至於初生之犢的東正,雖然秋季的專拍場數比春拍還多2場,但秋季成績3.85億元,也比春季的4.56億元短少了近7,100萬元。此外,今秋表現相對穩健的翰海,雖然以21.2億元保住了20億元關卡,不過仍舊比春季的24.6億元,減短了3.3億元。綜合上述5家的總體表現,2011年北京秋季拍賣,在其他秋拍活動還未全然結束之際,市場產值就瞬間蒸發至少20.7億元的情況下,北京藝術拍賣市場今秋所遭遇的劇烈震盪,簡直可以用行進間突然失去動力的升降梯來形容。

動力的消失,也讓原本被寄予厚望的部分專場黯然失色。就以嘉德的「姚黃魏紫─明清古董家具」專場為例,是項專場其實包括(一)與(二)兩部分,而且都被安排在夜場,由此可見嘉德對它們的重視。事實上,11月12日的晚間8點不到,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的紫金大廳南廳就早已擠滿了洶湧的人潮,首場拍賣官徐軍眼見此番熱絡景象,也信心滿滿地正式開槌。拍賣一開始,前3件拍品皆順利成交,但從第4件開始,特別是連被安排在第5件的重要拍賣也陸續流標後,現場的氛圍也開始轉趨觀望,而隨著時間的快速流逝,誰也沒料到,許多重要的高估價拍品最後竟多以流標收場,例如編號2928的清乾隆〈紫檀龍紋羅漢床〉,預估價1,800萬元到2,600萬元,然而當拍賣官喊出1,000萬元起拍價後,現場應價舉牌的買家並不熱絡,以致勉強挺進到1,700萬元時仍只能黯然流拍。只有少數如清乾隆〈紫檀雕西番蓮「慶壽」紋寶座〉,最後還能以5,750萬元掄冠,但得標者卻是來自電話委託的神祕買家。總計這兩場家具專拍的成交額只達2.3億元,成交率分別為34%與46%。換句話說,人潮等於錢潮的既定概念,這次並沒有在家具專拍中發揮預期的理想效應。

北京秋拍,面臨市場盤整的北京4強
齊白石〈山水冊〉其中一開,今秋在嘉德以人民幣1.94億元成交。

除此之外,向來買氣紅火的書畫市場,嘉德今秋的表現也不如以往亮麗。其中除「天隱堂藏珍」與「悅目─中國古代書畫」等專場的成交率皆未達6成,另一場拍前備受關注的「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專場,全場59件拍品也只成交40件,成交率僅達67.79%。若不是該項專場中的齊白石〈山水冊〉與王翬〈唐人詩意圖〉,最後分別以1.94億元和1.265億元的高價成交,提升不少喜悅氣息,否則整場10.73億元的成交額,恐怕還得再打折扣。

個別佳績,聊備一格

誠軒2011年秋拍,縱然也是以大軍壓境之勢一口氣推出12項專場,但總體成績卻遠不如春季的9場總成交額。綜觀誠軒所推出的12項專場中,成交額最高的個別專場由「中國書畫(二)」以1億2,439萬元作收,而成交率只有53%的「ARMSTRONG珍藏之紅印花郵票」專場,成交額卻僅達353.4萬元。至於在今年春季於古董器物部分締造亮眼成績的東正,今秋也是一股腦兒推出7項專場,而且根據多數市場人士的觀察,一般咸認為東正的徵件水準誠然不俗,但無奈整體大環境不如從前,以致包括「文房清玩」、「匠心雅趣─古代象牙雕刻」、「寄閑樓珍藏─書摘華物」以及「翡翠瑰麗」等專場在內的總成交率俱掉落在6成以下,所有專場中僅一件表現尚稱不惡的明宣德〈青花輪花壽帶扁壺〉,最後以2,243萬元成交。

而整體成交率達7成的翰海,雖然來自官方所發布的數字指出翰海今秋的拍賣成績比原預估價還要多出3成,而且諸如以9,315萬元成交的齊白石〈芭蕉書屋〉,乃至刷新吳湖帆書畫作品拍賣紀錄的吳湖帆〈富春山居圖〉最後以9,890萬元易手,甚至同樣也創下傅抱石書畫作品拍賣新紀錄的〈毛主席詩意冊〉最後亦以2.3億元的高價拍出。但不能否認的事實是,這樣的個別佳績加總起來,還是比春拍的總成績減少了3.3億元。

宏觀眺望2011年的北京秋拍表現,整體成交結果明顯不如預期,似乎也透露一些市場訊息,儘管截至本刊出刊前,部分拍賣公司的秋拍活動仍在持續舉行,但大趨勢的走向已然如箭在弦上,因此也就不致影響對市場的綜合判斷。筆者以為,北京今秋拍賣成績未臻理想的主要原因,首先與全球經濟的疲弱不無關係;其次,多數拍品預估價普遍偏高,可能也是拍賣公司錯估形勢的另一項主因。拍賣公司拉高預估價的做法,或許有部分難為外人道的不得已苦衷。好比說,賣家受先前市場氛圍過度高漲的影響,以致紛紛拉高拍品的委託價。特別是中國大陸行家近年有轉趨年輕化的趨勢,而年輕人敢衝、敢拼的特性,在市場好的時候,或許還能加速拉抬市場的買氣;但如果市場買氣轉趨觀望,那麼市場產生的反噬力道恐怕也足以讓人難以承受。總之,長期挾著水分向前滑行的中國藝術拍賣市場,如今已面臨再次盤整調節的時候了。至於盤整的規模能有多大,那就看所有的市場人士用什麼樣的態度去正面迎擊了!

北京秋拍,面臨市場盤整的北京4強
明宣德〈青花輪花壽帶扁壺〉,今秋在東正人民幣2,243萬元成交。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