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銅獸首,只有一套?

圓明園鼠兔二獸首,印度聖雄甘地遺物,今年2月底3月初,先後在巴黎和紐約的拍賣會上出現,中國、印度兩大新強,民族情感同時爆發……

兩場拍賣,異曲同工,結果不同。

2月25日的巴黎,大皇宮博物館,佳士得「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藝術收藏」專拍,正進行圓明園鼠首與兔首銅雕拍賣,現場一千二百人無人舉牌,兩尊銅獸首皆有三位買家競標,結果各以1,400萬歐元成交,加上佣金為1,570萬歐元(約人民幣1.4億元),在場外一片中國人抗議聲中,兩件被要求撤拍歸還中國的圓明園遺物,終於還是天價落槌……事因未落,中國廈門古董商蔡銘超召開記者會,宣布自己就是兩件獸首的得標者,但是,為了「民族大義」,他將不會付款。3月5日,佳士得和委託方貝爾傑(Pierre Berge)共同決定,將原本七天內付款的慣例,延長到一個月,屆時買家再不付款,貝爾傑將把兩獸首帶回家,二件圓明園遺物,或許難回故國……

3月5日,紐約,安帝古倫(Antiguorum)拍賣行,拍賣一批印度聖雄甘地遺物,包括一副金屬邊圓眼鏡,一塊懷錶,甘地親手做的一雙皮涼鞋,及他被謀殺前最後一餐所使用的盤和碗。現場共有來自澳洲、德國、奧地利、印度、加拿大、美國等12人參加競標,還有30位買家透過電話及網路出價。短短4分鐘內,價錢由1萬美元飆升至180萬美元成交(加上佣金為200萬美元),由印度富豪馬爾亞買下,隨即宣布將把這批文物交還給印度政府,聖雄甘地遺物,終能再見家園。 兩場拍賣,拍品皆有著歷史背景的傷懷與沉澱,拍賣之前,委託方都曾與對方政府有過直接或間接接觸。

3月5日,中國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表示,佳士得先前的確曾表達過願與中國政府合作的積極態度,但從未提議以低價向中國政府轉讓兔首與鼠首銅像。而物主貝爾傑在拍前面對中國強力施壓要求終止拍賣時曾表示,只要中國重視人權,讓西藏人民獲得自由,並對達賴喇嘛表示歡迎,他願將這二座銅獸首送給中國。 甘地遺物拍賣前,印度政府表達抗議,聲稱此次拍賣是將甘地遺物「粗暴的商品化」,而擁有這批遺物的美國收藏家歐提斯(James Otis)表示,事前曾與印度政府代表在紐約的印度總領事館進行談判,他提出條件,只要印度政府同意將掃除貧窮的預算,由國內生產毛額的1%提高到5%(約500億美元),他就讓拍賣喊停。但印度外交部高級官員夏瑪在新德里否認了這項協議,他說印度政府不能接受這種涉及特定領域資源分配的協議。
同為流落海外的歷史遺物,同樣有過事前的溝通,但最終,仍在拍場叫賣,只是前者前途未卜,後者已順利回鄉。

有趣的是,中國對獸首銅像的反應似乎更加激烈些,這當然包含了150多年來遭受西方蹂躪的「國恥」激憤。衡諸今日凡事「講價」的功利社會,則這二件當初被掠奪的銅獸首竟訂價如此之高(預估價一件800萬歐元,約人民幣7,000萬元),擺明就是認定中國人一定會如前幾年出現的五件獸首高價買回,因此要在150餘年後再「剝削」中國人一次,這就真讓中國這個氣喲不打一處來。試比較一下,印度聖雄甘地遺物一批,估價不過2至3萬美元,即使成交價達200萬美元,卻也遠遠不及二件獸首各超過千萬美元的估價;同樣是歷史重要文獻,西洋人偏要將中國人當凱子削,這也難怪讓中國人神共憤了。

圓明園銅獸首,只有一套?

冷靜想想,這圓明園銅獸首,從2000年在香港拍場出現後,即成為民粹式民族主義宣洩的對象,一座又一座的高價買回。西方人是資本主義至上,你鬧得愈凶,愈想要回「國寶」,他就樂得估價上翻,反正知道你非要不可,就海削一番。事實上,或許這麼說吧!圓明園獸首的高價,是中國人中了西洋人的招,自己哄抬起來的!大家可別氣,試想,如果冷靜面對這個問題,以這些獸首的「藝術性」而言,平心而論算不上是精美的「藝術品」,西方藏家不太會爭藏,而獸首的歷史文獻價值,則才是中國人應該重視的。由這點觀察,再參考印度聖雄甘地遺物的200萬美元成交價,就可以知道圓明園獸首若以金錢衡量,應有的價值在哪兒了。

這十二生肖大水法銅獸首,當初的製造與設計並不是以「藝術品」的角度看待,而是以「實用器」的需求製作,這點,應是無庸置疑的。這12個銅獸首,由西方人設計,銅質與工藝技法都與中國傳統不同,推論極有可能是在歐洲製造完成後再運回中國安裝,這點,還有待專家繼續考證。

倒是有個合理的推論比較有趣,這兒可先聲明,純粹只是推論,作學問嘛!總是有了疑惑就去推論,再由大家一起來考證,中國歷史文化及藝術的偉大,不都是如此而來嗎?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