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嘉德香港首拍

備受關注的中國嘉德(香港)國際拍賣有限公司首拍―「中國嘉德(香港)2012秋季拍賣會」訂於10月7日在香港文華東方酒店(中環幹諾道中5號)舉行,10月4日~6日預展。此場拍賣會將呈上300餘件中國書畫佳作,和40餘件明清古典家具及庭院陳設精品,全部來自海外藏家珍藏。

中國嘉德董事總裁王雁南表示:「伴隨著中國嘉德業務的發展,為滿足國際業務拓展的需要,中國嘉德在香港成立『中國嘉德(香港)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將於10月初在香港舉辦首場拍賣會。香港是亞洲金融中心也是國際自由貿易港,相信這將為公司的業務發展提供助力;同時,香港交通便利,商業環境具備特殊優勢,能夠更好地滿足海外客戶的需求。中國嘉德也希望透過這次拍賣會,借鑑國際先進經驗與操作模式,鍛鍊和儲備國際型拍賣人才,為全球的藏家帶來更加豐富的拍品和更便捷、周到的服務。」

此場拍賣中國書畫部分有300餘件佳作亮相,涵蓋古代和近現代名家名品,其中不乏精彩之作。

齊白石〈早年山水圖冊〉為日本書畫藏家須磨彌吉郎舊藏,須磨氏曾於1927至1937年間出使中國,擔任機要之職。在此期間特殊的身分使其有機會接觸並結交畫家,僅十年之功,便建立了日本收藏家中最為可觀的中國近現代書畫收藏。在須磨大量的中國書畫收藏中,齊白石作品占據著重要的分量,齊白石〈早年山水圖冊〉為須磨氏直接得自畫家本人,是其藏品的重中之重。全冊共十開,未署年款,據白石老人贈送時言明此冊作於1922年,時為其「衰年變法」的關鍵時刻。該年創作的山水作品頗多,變革十分明顯,與同時期的花鳥畫相比更加成熟。此〈早年山水圖冊〉極具匠心,各幅都畫截取式山水,綴以遠帆、樹林、屋舍、翠竹、曲路、橋等。自創構圖,多勾少皴,敢於著色的特點,基本是沿襲中年形成的風格,但較之12年前的〈借山圖〉、〈石門二十四景〉,這套冊頁已經放開膽量,空間經營更富變化,筆墨強悍而簡潔,色墨渾然一體,厚重有力,已初步完成了齊白石在山水畫史上由「小寫意」到「大寫意」的歷史性飛躍。

李可染〈雨後斜陽〉以毛澤東〈菩薩蠻.大柏地〉詞意為題所畫。畫家緊扣樂觀中見抒情的主旨,捨卻千里行軍、紅旗招展、關山遠隔的描寫,也揚棄重彩濃墨的設色法,反而突出抒懷輕盈的一面。畫面自左至右以赭石色漸漸圖染,以示雨後斜陽撒照下的關山美景,雖色淡卻仍見色彩層次,既對應了詞中起首這句意,也是點綴畫面色調的和諧之筆。斜陽裝點下的「關山」、隘口、山脊、房屋、樹杪都披蓋著斜陽的瀟照,山巒密蔭經雨水洗刷,煙塵滌盡,更呈蒼翠麓綠,一片清閒氣象。這種雨後斜陽的處理手法,在畫家1960年代中期創作中已運用嫺熟,本幅畫面上再一次引證了渾然融合的效果。

徐悲鴻擅畫鷹禽,此次亮相的〈松鷹圖〉即為其此類中的精品佳作。由該作題款「芸樵先生雅正」和「丙子歲闌悲鴻錄老杜詩句」可知,該作為1936年徐悲鴻41歲之際為當時的湖南省主席何鍵所畫。此圖上方寫一展翅雄鷹,下方則畫虯曲蒼松,整作筆墨精湛,造型準確,鷹眼目光如炬,側目之勢,益顯志翮凌雲的英姿,剛健有神,捷銳威猛。鷹的羽毛呈片狀,緊密光滑,用沒骨法寫之;下頜、胸、腹等呈毛狀,運用墨色濃淡乾濕,力透紙背;飛羽長而硬,能長時飛行;濃墨及焦墨並用,以顯其堅挺。鷹是古往今來畫家的愛物之一,但是沒有多少畫家畫鷹能如悲鴻先生一般得鷹之神髓,非筆墨之無能,究其原因,是精神裡缺乏鷹的敏銳和霸氣。觀〈松鷹圖〉,感受畫家在藝術界的遼闊胸襟,以及在藝術求索上的峻極至德,真人如其畫,畫應其人。

謝稚柳作於1946年的〈梅竹幽禽〉,從具體的畫面來看,此作畫面兼備「老蓮體」與「宋元體」兩種面貌,而以後者尤多。鳥兒的描寫頗有宋人林椿畫禽鳥的遺風,梅枝的畫法更容易讓人聯想起王詵筆下的鹿角枯枝,而工整細筆、婉麗優雅的韻致卻又似出離兩宋院體之外。細細品味,整作所體現出來的氣息,較陳洪綬之作而言,更多的流露出清新秀逸、豐腴秀雅宋元古風,少了幾分老蓮獨有虯媚與冷僻。統觀全圖,其靈動飄逸的用筆、奇簡放逸的墨法、格調高貴雅致的設色,可見此作實為謝稚柳融貫古今的獨特花鳥畫風格的絕佳典範。

溥儒〈水月觀音〉為其山水人物畫的典型代表作。作品以典型的「馬一角、夏半邊」的模式構圖,僅寫山之一角、水之一崖的景色,餘處皆以留白處理,從而給觀者以無限的遐想。畫家以線條勾勒出山石之形狀,用筆方折,起收筆明顯,特別是收筆能留得住,運筆頓挫而行,顯山石之剛硬崢嶸;又用斧劈皴和拖泥帶水皴皴出山石紋路肌理,並注意控制筆墨的乾濕濃淡,而使整個畫面顯得秀潤不乾澀,正合其以北宗筆法運南宗畫意的繪畫創作宗旨。水月觀音純以白描筆法畫出,將略加轉折的鐵線描和釘頭鼠尾描的線描技法融合於一,其線能剛能柔、似急實緩、亦虛亦實,手腕翻轉運轉之間,開臉福泰、面容安詳的水月觀音,便盈盈躍然於紙上了。縱觀本幅〈水月觀音〉,山石、人物均用筆拙中帶秀,畫意蘊蓄豐厚,畫中洋溢著濃厚的「文人書卷氣」,當為溥氏山水人物畫之上品佳構。

王鑑〈仿董文敏青綠山水〉作於丙辰(1676)年,為畫家皴染兼施作設色山水,畫面散溢出清雅靈秀的氣息,風格華潤,頗有董其昌之筆墨意趣。高遠構圖,中間一峰凸立,苔點密綴,山巒多以披麻皴製,爽朗空靈,運筆細勁,又匠心渲染而墨色潤澤。岩澗順勢蜿蜒而下,匯流成河,岸上松木聳立,水影鱗鱗。仰望山岫,樹木叢蓊,疏密奇正,谷壑之間,薄霧飄渺,山徑通幽,又有屋宇樓閣隱現於林木間,唯不見人蹤,空靈孤寂,古韻流之。近景以雙鉤繪松幹,蒼鬱臨風,有沉雄古逸之長。統覽全幅,文人之氣沛然其上,皴法近師思翁,上溯董、巨之文人畫正統,乃王鑑晚年力作。

「瑰麗萬華-明清古典家具及庭院陳設精品」部分則涵蓋40餘件海外珍藏,包括明式黃花梨以及清代宮廷紫檀精品,可藏可賞。
其中,清乾隆〈紫檀嵌象牙山水人物大座屏〉以精選紫檀木製成,兩側立柱由浮雕纏枝花卉站牙抵夾,兩蹲間設二根橫棖,橫棖中裝絛環板,下設披水牙子,絛環板及牙子皆鏟地浮雕螭龍、花卉、蝙蝠及壽字紋等圖案,屏框亦以象牙嵌福壽紋,寓意吉祥多壽。屏芯以象牙鑲嵌山水人物,布景深遠有致,一派「可居可游」的文人意象。近景亭閣掩映,溪澗奔流,其間雅士正等候客來,石橋上一位尋幽訪友的雅士,步履風生,書童相隨;中景岸坡起伏、溪水平闊;遠景山巒起伏,逸致橫生。紫檀木色呈深紫,用料寬厚,屏芯山水人物意境深遠,具有濃郁乾隆時期宮廷製作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