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羨林辭逝留鉅產

被世人封上「國學大師」、「學界泰斗」、「國寶」等三項桂冠而不受,一句:「三頂桂冠一摘,還了我一個自由自在身。」大陸著名學者季羨林,於7月11日在北京病逝了。 出生於滿清王朝被推翻的那一年;與好友胡適之一別半世紀,再別只見一杯黃土,季羡林走過中國近代史,可以說是「五四世代」最後一位學貫中西的大文士,他淡泊名利,實則精通梵文、巴利文、吐火羅文、古代印度史、佛教史等領域,並勇於在文革時期翻譯古印度史詩《羅摩衍那》,更是全世界少數幾個懂得吐火羅文的學者。

因著如此的身分地位,季羨林辭世後留下為數可觀的龐大遺產,不僅價值連城,以文學及藝術的角度來衡量,更是無價。其弟子錢文忠分析,季老先生的收藏品與財產,可粗分為五大類。

第一類為眾人目光的焦點,即1950年以前收藏的古字畫,其中收藏的齊白石作品又多又精,其餘收藏亦數量龐大,名家聚集,堪稱明清字畫史的精品圖錄,若上拍場,價格可擬天文數字。例如,齊白石作品在拍場紀錄中,最為價昂的一件作品為去年北京歌德拍賣公司拍出的「花卉草叢冊頁(十二開)」,成交價為2464萬人民幣。季羨林尚在世時,曾將部分字畫捐贈北京大學,沒想到因此鬧出盜賣字畫的羅生門事件,讓季羨林晚年遭受不少流言風波,由此更可見得這批遺物的絕世珍貴。

其遺產第二類為其他珍藏的古籍、古墨、名人信札等;第三類為歷年來友人相贈的字畫、藝術品,名家包括啟功、范曾、歐陽中石等;第四類為季羨林本人所書寫的字、手稿等,記念意義濃厚;第五類為季羨林的著作,不論稿費與版稅,光論季老先生的滿腹經綸所化作的文字記錄,都足以堆砌成一系列的文學典藏。 由於季羨林未留一字遺書,目前這批龐大的遺產將如何處理仍未定案。其任教的北京大學除了辦理後事只保持沉默,而季羨林妻子已經亡故,在盜賣字畫風波中乍然現身的獨子季承,也來不及和季老先生在臨終前說上一句話,甚至在19日於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舉行的送別儀式上,還冒出一位「乾女兒」,揚言要說出「一切的真相」,看來隨著季羨林的辭世,這筆龐大的遺產繼承糾紛反而愈演愈烈。

曾經瀟灑摘下三項桂冠,只求自由一身輕的季羨林,無論是他留下這批讓人驚艷的文物收藏遺產,或是他在學術上的成就貢獻,都足以代表一個時代的光輝,而民國初年那動盪又激盪人心的年代史詩,隨著季羨林的辭世,也悄悄的闔上最後一頁,光輝遠逝。

【典藏今藝術2009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