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餐廳再添一軍

走進四樓,其實就堪為一件蔡明亮的裝置藝術作品!2007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蔡明亮以《是夢》這部20分鐘的影片,結合裝置藝術,成為台灣館的代表藝術家之一。他從童年家鄉馬來西亞的一座大戲院,拆下了20張椅子搬到了北美館,搬到了2007年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按蔡明亮的說法,就是要坐在他的椅子上看《是夢》,才有感覺。這樣的一件藝術裝置,就擺在典藏咖啡館的四樓,而且,設計師劉潼更進一步將這件藝術裝置的概念,融入了整體環境。未來,咖啡館的來客,坐在椅子上,看著不同的老電影,每個人,都能做出自己的夢。

在咖啡館內欣賞電影藝術

劉潼將四樓打造成一座小型的懷舊電影院,復古的舞台上,令人熟悉的紅絲絨布幔垂吊在四周,讓人想起童年在電影院度過的快樂時光。典藏藝術家庭餐飲部經理郭靜倫表示,為了善用這間懷舊電影院,未來每周將推出一到兩次經典懷舊電影欣賞,希望吸引愛好懷舊電影的消費者,在享用咖啡與輕食之餘,能在這個懷舊的場域裡,找到自己想要的寧靜空間。

為什麼選擇經典電影播放?除了蔡明亮導演提供重建老電影院的點子外,同時也是藝術收藏家的劉潼認為,現在的電影販賣的是一種商品文化,觀眾看電影就像是走進便利商店買罐裝飲料,打開就喝,喝完就扔。但是世界上還有經典電影存在,值得一再播放,相較於一般商業電影以票房為導向,典藏咖啡館透過咖啡館提供的舒適自在氣氛,試圖拉近藝術電影與一般消費者的距離。

既是以電影藝術為主題,除了四樓塑造的電影懷舊氣氛外,二到三樓的消費空間,劉潼特意蒐集各類電影中的特寫鏡頭,以海報或是巨幅相片呈現,除了懸掛在四周牆壁,也高高低低垂掛在天花板上,消費者抬頭就有頂上風景可觀賞,這種看似在頂上,其實卻高不可攀的裝飾手法,正是設計師為了呈現「電影已死」的寓意,以呼應蔡明亮導演對老電影已逝的感慨。

再好的藝術終究只能為咖啡館的氛圍加分,即使是藝術咖啡館,也得回歸咖啡館本身在餐飲上的經營之道。郭靜倫表示,典藏咖啡館八德店因為位於東區,消費客層偏向愛好文藝人士,除了延續分店經營方式,提供義大利咖啡豆的研磨咖啡外,也推出早午晚三餐及輕食的選擇;而為了降低藝術電影欣賞的門檻,消費者只要點套餐加50元,就可以升級到四樓的懷舊電影院,坐在沙發上邊看電影邊用餐,彷彿置身在家中一樣舒適愜意。

至於有哪些經典電影播放?典藏藝術家庭行銷企劃主任陳柏谷表示,目前已經獲得放映權的電影有蔡明亮後期的電影之作,包括受邀為坎城影展60週年拍攝短片《是夢》在內,以及法國新浪潮大導演楚浮的系列經典作品,未來還會陸續推出其他經典電影,以饕大眾。

無形薰陶勝過刻意接近

在打造了幾間藝術餐廳與咖啡館之後,劉潼提到,有一天他和蔡明亮在其中一家藝術咖啡館聊天時,正好館內服務生送上飲料,聽到他們談話內容後表示,她原以為藝術是沉悶的,但是其實並不令人討厭。「當時我聽了愣一下,立刻感覺到我們要有改造社會的責任。」劉潼說。當時他深深感覺到咖啡館的確為藝術打開了一扇門,無論是消費者或是在裡面工作的服務生,都因為有了這扇門得以接近藝術,而且是在潛移默化中感受到。

劉潼說,藝術這件事你愈刻意接近,反而愈不容易接納它。但是把藝術懸掛在咖啡館裡,即使你走進來只是為了喝一杯咖啡,或是與友人聊天,而聊天總有空檔,喝咖啡總會發呆,這個時刻不經意往四周瀏覽一下,也許哪天牆上懸掛的藝術品吸引了你,給予你無形薰陶,那就夠了,就已經達到藝術生活化的目的了。